国家档案局主管
|
中国档案报社主办 档案行业新闻门户网站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2019-7-17 星期三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互动话题>>“甲由之争”与学术商榷
   
 
 
 
 
 
 
 
 
 
 
 
 

“甲由之争”与学术商榷
文章作者:管先海 来源:中国档案报 添加时间:2014-1-17 点击:1049
 
      一本杂志上刊载了一幅题为“甲由之争”的漫画,很有意思。漫画的内容很简单,包括两部分:其一是甲乙分别站在一张桌子的两旁,争论一个字的读法,争得面红耳赤,甲说读“甲”,乙说读“由”;其二是甲乙交换位置后继续争论这个字的读法,不过气氛缓和多了,甲说:“我仍然坚持这个字读‘甲’,不过你说读‘由’也有一定道理。”乙说:“我仍然坚持这个字读‘由’,不过你说读‘甲’也有一定道理。”
      看过这幅漫画第一部分的可能大有人在,看过第二部分的恐怕就很少见了。看过第一部分后,我为甲乙两人坚持自己观点的执着精神所感动,因为他们都说了真话,坚持了“真理”(或相对真理),这种精神确实很值得我们学习;看过第二部分后,我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甲乙两人明明看着这个自己所在位置应该读“由”“甲”的字,仍然固执己见,睁着眼睛说瞎话,虽然他们都承认对方的读法也有一定道理。这使我想到了我们的学术商榷争鸣文章,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比如档案定义的概念之争,有一位档案界学术前辈在一篇文章中虽然承认“文件”作为档案定义的属概念有一定局限,但仍坚持档案定义应以“文件”为属概念。时代是发展的,“文件”作为档案定义的属概念在一定时期也许是比较恰当的选择。如今时代变了,仍然以“文件”作为档案定义的属概念是否合适,就很值得商榷了。马克思曾预言:暴力革命会首先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发生。后来的列宁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事实证明,马克思的预言与史实大相径庭,但是谁也没有因此而否认马克思预言的正确性,因为时代变了。当然,俄国十月革命胜利之时,马克思已经作古,不可能再修正自己当初的预言。
      1994年《档案学研究》第二期有幸同时刊载了我与老师王金玉教授的两篇文章,王老的文章中有“赵匡胤于979年结束了五代十国的分裂局面”一句。随后不久与王老见面时我提及此事:“赵匡胤死于976年,怎么可能于979年结束五代十国的分裂局面呢,是不是编辑给搞错啦?”王老却说:“不是编辑的问题,是我搞错了。”我一时也难以相信,身为历史系教授的王老不可能会犯这样的错误。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然而,王老不推卸责任且勇于在学生面前承认“己错”的风范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愿我们的档案学研究队伍中涌现更多的像王老这样实事求是的专家学者,果如斯,则我们的档案学研究就会大有希望!愿我们的档案学术商榷争鸣中杜绝类似于“甲由之争”漫画第二幕的景观,果如斯,则我们的档案学研究就会更加富有活力、健康向上!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1月17日    总第2561期    第三版

  主管单位:国家档案局 | 主办单位:中国档案报社 | 网站管理:中国档案报社网络工作部
联系电话:010-63150625 010-63150602 电子邮件:charne@vip.163.com
单位地址:北京市宣武区永安路106号 邮编:100050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京ICP备090766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