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穿越专题

职责就是组织学生们活动,上世纪二十年代的《苏州儿童》揭秘“素质教育往事”

民国小学生校内选“市长”和“警察”

作者:江苏省档案局嵇梅袁光   苏州市档案馆林忠华   扬子晚报记者张磊

来源:江苏省档案局

2014-08-29 星期五

  地处长三角核心地带的苏州,自古重教、人文荟萃,近来更以素质教育全国先行而闻名。鲜为人知的是,民国时期苏州素质教育的风气便雏形初显,在中国近现代教育史上留下影响深远的一笔。本期《档案穿越》,扬子晚报记者带你走进上世纪二十代的姑苏,亲览近一个世纪前,传统教育与新式教育在这块土地上的碰撞交融。

   开放的思想碰撞:倡议游戏教学获通过,增加代数几何被否决

  在苏州市档案馆内,一份成文于1928年的《师范区教学研究会报告》,似可视作当时处于萌芽状态的“新式教育理念”冲击“传统教育体系”的佐证。

  纵观馆藏档案,诸如小学教师向教育主管部门、协会、研究会著文表达教育方法变革需求的文件多不胜数。如有老师提议“小学低年级教学宜用表演方法”,认为“游戏为儿童之本能,如以高年级研究讨论教法必至兴味索然,催眠而后已。采用表演式适合儿童心理,应当大力推行”;有的学校则提议“删汰算术科内容”,因为“算术科目之主要目的,在处理日常生活之数量问题,但书馆教科书受系统思想束缚,致内容复杂,日常经验从未有应用,学之何益?”

  记者注意到,这些提案建议最后多被采用通过。相反颇觉有趣的是,一则具名“太仓胡企霞”认为“小学教科用书应由教育馆审令各校统一采用”的提议,和“常熟郑宗瀚”建议在小学课程中增设代数几何的提案,最终都被否决。

  在接受采访时,苏州市档案馆征编处刘凤伟处长告诉记者,辛亥革命后,各小学以“留意儿童身心之发育,培养国民道德之基础,并授以生活所必需之知识技能”为宗旨,旧教育影响较以往淡化。“在苏州,读经讲经科被取消,各科教材的内容和排列,以儿童个人兴趣为主,增加了音乐、自然、卫生、英文等新科目。”

    宽松的学校氛围:小学生校内选“市长”和“警察”

  没有家庭作业,小学生自组许多“社团”

  其实在彼时的苏州,除了执新式教育理念的老师、学校反对“照本宣科”,孩子们同样对此深恶痛绝,确属上文所提“兴味索然,催眠而后已”。

  “我哥哥就是因为上书学校,反对老师‘照本宣讲’,被劝退学的。”94岁的苏州老人张寰和是民国才女张充如的弟弟,记者本为采访另一件档案故闻而去访他,却无意间和老人聊起其儿时旧事,殊为有趣。

  张老出身名门,父亲张冀牗是苏州私立乐益女中的创办人,对儿女的教育理念素来“开放、自由”。从小熏陶,让张家姐弟很早就接触了新式教育,而对传统教育方法越发抵触。“哥哥那时还上小学,就自己写信给校长,要求开除一位‘成天就知道照本宣读’的老师。”这次抗争的结果是,张老的哥哥被学校劝退回家,“父亲没有责骂他,什么也没说就给哥哥重新选择了学校。”

  老人自己就读于百年名校苏州实验小学,在他的记忆里小学主要在“游戏”中度过。印象最深的就是“学校里成立一个‘三尚市’,由学生自己选‘市长’和‘警察’”。所谓“三尚”,即“自由、平等、博爱”,“市长”职责无非是学校搞一些活动时负责联络和通知等,但却让做过几次“市长”的张老至今难忘。

  而由于“没有家庭作业”,孩子们课余时间几乎都用来玩,“踢球、远足或者自己写点东西”。有趣的是,当年还只是10岁左右的小学生们,已经会成立一些“社团”,“女孩们喜欢成立一些诗书社,搞文学创作;男孩子们就凑在一起运动、踢球、玩闹。”至今仍住在苏州九如巷的张老,当年所创社团就叫“九如社”。

  “一开始有机会接受新式教育的孩子不多,大多是张老这样有一定地位或经济实力的家庭,才能送孩子到新式学校。但随着新教育的推广普及,这股风潮吹遍苏州。”刘凤伟处长告诉记者,相比较现在,“那时的孩子学习很轻松,摆脱了传统教育束缚,学校的课程设置也丰富多彩。”

  在苏州市档案馆馆藏中,有一册4期创刊于1927年的《苏州儿童》。那是一份当年面向苏州小学生们发行的报纸类刊物,2个铜板一本,据说很受孩子们欢迎。记者细细翻看发现,刊中内容极为丰富,有科普类诸如“我们为什么要种牛痘”;童话类如“小花猫坐包车”。每一篇的行文总会以讲故事的形式,开篇往往来一句“苏州儿童们,今天要讲的是……”浅显易读。

                             《苏州儿童》版样。张磊摄

                             费孝通当年投稿《苏州儿童》 

  虽然只是寥寥4期,但从孩子们的投稿中仍可粗略勾勒出当时小学生活的面貌——“今天学校组织远足,到灵岩玩”,“今天自然课到郊外上,先生带我们到虎丘研究植物”,“连续上了几个星期课,我们疲惫不堪提议学校搞‘同乐会’,校长同意了”……

  采访时和张寰和老先生说起《苏州儿童》,老人已难记起,但对刊中“同乐会”却记忆深刻。“其实就是现在的联欢会,我们那时最喜欢建议学校搞各种‘同乐会’,然后学生们自己准备节目,唱歌跳舞弹琴……非常开心。”

    真实的作文表达:当年的小学生优秀作文都很“真”

  妈妈缝衣裳,妈妈给糖吃 都写进了《小妹妹的杂记》

  记得在不久前,一则关于民国时小学生作文水平远胜今时的新闻传播颇广且引发诸多感慨。在《苏州儿童》中,记者也看到了多篇当年小学生们创作的文章,确如网友们所评价的那样,“贵在自然流畅,真实情感和快乐心境坦然于字里行间。”

  记者最喜欢的是一篇署名“绍昌”的小女孩所写的《小妹妹的杂记》,节选部分如下:“母亲给我做件新衣裳呀,又美丽,又服帖……我穿了这件新衣裳真是欢喜得什么似的。我在地上跳,母亲坐着只是笑。我告诉母亲,前几天晚上我在灯下读书,你总是坐在我旁边替我缝新衣,现在我要穿了新衣裳给你讲故事,我的故事真多呢,你要听吗?母亲只是执了我的手,向我笑,我自然倚在母亲的身上,母亲的热吻真使我好过呢……母亲又给我一块糖,这是一块又香又甜的可可糖。母亲问我欢喜吃吗?我自然欢喜吃的,就是一块不香不甜的东西,我也欢喜吃的,因为是母亲给我的;何况又是一块又香又甜的可可糖。母亲真欢喜我啊,我也真欢喜母亲啊。”

  还有一位“城中小学六年级顾之亘”,他在《灵岩游记》中这样描述灵岩的景色,“柳哥儿穿着绿色的衣裳,时时拥抱着桃姑娘接吻,桃姑娘的脸羞红了。蝴蝶妹妹们的舞蹈,黄莺姊姊们的歌唱。”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只有18岁的我国著名学者费孝通,也经常给《苏州儿童》投稿,记者刚好“撞”到他一篇长达千余字的《南园》。当时费老用仍显稚嫩的文字,热情洋溢地向“小朋友”们推荐一处叫“南园”的所在,说那里如何如何好玩,是“苏州城里一块青天浩荡、宽阔的田野”,读来很是有趣。

  记者在一份题为《儿童读物目录》的馆藏档案中看到,除了《苏州儿童》,民国时苏州发行的儿童读物极为丰富,各种科普、童话、历史类书刊不一而足,可谓百花齐放。而用张寰和老人的话说就是,“城里有一个书店叫小说林,非常有名。可以送书到家里,也可以到店里面站着看,各种书都有,我是经常看的……”

  所看书目和所写文章,无疑反映出那个年代孩子们的文化水平和精神面貌,而更重要的,“它是整个社会教育状态的体现,在现代看来有很好的借鉴意义。”刘凤伟如是说。

    本期协办单位 苏州市档案馆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