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穿越专题

花费40万两银子用时一年多建成,票价相当于当时4个烧饼的钱,3年涨价24次致乘客越来越少 花费40万两银子用时一年多建成,票价相当于当时4个烧饼的钱,3年涨价24次致乘客越来越少

百年前南京人就坐上了“小城铁”

作者:江苏省档案局 嵇梅 袁光 南京市档案局 王菡 记者 李冲

来源:江苏省档案局

2014-08-15 星期五

  南京西站停运之后,南京市民用各种形式表达怀旧之情。众多怀念文章中,有关“南京小火车”的回忆文章映入扬子晚报记者的视野。早在一百多年前,南京人就已经在乘坐“地面地铁”了。1912年孙中山先生就是从上海乘坐沪宁铁路列车到下关车站后,换乘小火车直达督署站,进入总统府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此段小铁路纵贯市区,从下关江边到白下路,再延伸到中华门,从诞生到不复存在只经历了半个世纪的风雨,但却永远留在了爷爷奶奶们的记忆中……百年前的“地铁”究竟是什么样子?运营情景如何?当时的市民坐车是怎样的众生相?扬子晚报记者查阅了南京市档案馆中各种泛黄的历史档案,于细微琐碎处,带读者一起实现跨越百年的地铁穿越。

                          上世纪30年代的市内小火车壹号机车

                   丁家桥站,是原国民党中央党部所在地。李冲 翻拍

  揭秘 1:花费40万两银子用时一年零两个月

  南京小火车从江边开到白下路

  在南京市档案馆一堆厚重的历史资料中,记者寻觅到了此条小铁路的“前世今生”。清末,1907年,端方任两江总督时,南京城郊辽阔,南京的繁华之地集中在城南的秦淮河一带,鼓楼尚属城市北郊,而更北面的下关码头,商业日趋繁盛。此地距离市区太远,而交通工具只有少数人力车和马车,市民旅客颇受跋涉之苦,客货转运很不方便,又因城郊常有劫匪出没,很不安全。于是,端方奏请朝廷,请求紧接着沪宁车站,建造一条直达市区的铁路,名为“宁省铁路”。

  南京市档案馆副馆长王菡曾经专门研究过“小铁路”,他对记者说:“这条铁路建于1907年,实际上是从沪宁铁路分出的支线,起自下关江边,过惠民河桥,由金川门入城,经三牌楼、丁家桥、鼓楼无量庵,沿北极阁南麓,经两江师范学堂墙外,过珍珠河后南折,经两江总督署东侧,到中正街(今白下路)止。沿途有江口、下关、三牌楼、无量庵(后改鼓楼)、督署(后改国府)、万寿宫(后改中正街、白下路)等六个车站。全线长计工部尺23里(合7.3公里),成本花了40万两银子,用的时间也不多,当年10月动工,次年12月竣工,只有一年零两个月。聘请英国人格林森为总工程师。”

  “小火车在宣统元年通车,第二年达到极盛。”王菡对记者说,这主要与南洋劝业会有关系。原来两江总督端方考察欧洲回国后,奏请朝廷在南京开办了南洋劝业会。“当时小火车每月载客数十万人。”

  揭秘 2:“小火车,跑得快,坐一坐,真痛快。”

  票价相当于当时4个烧饼的钱

  “当时小火车作为市内主要的交通工具,实实在在给南京人带来极大方便。”已过古稀之年的南京民国文史专家时盛麟对记者说。时盛麟退休前在铁路系统任职,并研究南京铁路长达十几年。他曾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苦苦研究了三年,在他撰写的《南京铁路史话》中展示了“小火车”称呼的由来。时盛麟介绍,小火车因其机车与车厢比一般的火车机车和车厢略窄,加之这列火车线路短,站与站之间距离近,设施简单,车速也比较慢,因此,市民亲切地称其为“小铁路”、“小火车”。

                            宁省铁路从金川门进入内城

   时盛麟表示,宁省铁路配备英国机车两台,头等二等车厢合用1节,三等车厢4节,邮政和行李厢各2节,另有木质篷车、铁质水车、花车等共17节车厢。花车装饰精致,富丽堂皇,为总督的专用车。为了加强管理,无量庵站还设有管理总局,首任总办为建造者王燮。在当时,宁省铁路堪称全国各大城市唯一的小铁路,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同时也是南京城区现代化公共交通事业的发端。营运初始,市民颇感新鲜,加之票价低廉,客流量较大,当时流行一句顺口溜:“小火车,跑得快,坐一坐,真痛快。”

  记者从南京市档案馆的一篇铁路内刊中,找到了当时市民乘坐小火车的“痛快”感觉。这是一篇《闲话小火车》的小文章,文中写道:“小火车这个名儿,怪好听的,连小娃儿多知道,从城南开到城北,穿过两座城门,一日到晚,来来去去,开个不停。吸一支香烟功夫,已经停过了二、三个站头,票价又低,在南京城里,真是最经济最便利的交通工具,反正闲的无聊,坐上去兜风,顶好顶好……”

  南京小火车的票价是多少呢?时盛麟告诉记者,1936年,京芜铁路建成后,市内铁路由白下路向南展延至中华门。当时,从起点站下关到终点站中华门,票价只相当于当时4个烧饼的价格,非常便宜。具体说来,三等客平均为每站五分,全线单程三等票价为二角,二等四角,头等八角。记者还在档案资料中看到了南京解放后市民写的一篇文章:“坐黄包车,从中华门到下关,十张火车票钱,还不肯拉,坐上两个钟头,闷的你发昏。小火车一张票,只有金圆四分六厘六,这几个钱,替你跑上二十多里地,又稳快,又便利。”

    揭秘 3:停靠站台时常有人跳车逃票

  因人员拥挤坠车事故也不少

  王菡在整理档案时对记者说,当年的南京小火车,运行速度相对于人力车和马车而言是比较快的,但档案记载,民间有“汽车跑的比火车快”,并将此称为南京之“一怪”。

  火车为何比汽车跑得慢呢?王菡介绍说,小火车的车门在车厢中间为推拉门,作为在车厢左右两侧为长条形,中间站人,车顶有拉手,和今天的地铁车厢差不多。“乘客上车时只需用手抓住拉手用力向上蹬,下车时则纵身往下跳。小火车行驶在闹市区,沿线道口多,站距比较近,刚启动不久又要减速,因此车速不快。”

  正因为车速较慢,且可以直接纵身往下跳,因此,常有市民不买票,直接逃票来坐车,因为人多拥挤以及跳车所造成的事故频出。

  20世纪40年代,当时的《首都晚报》曾经报道过拾煤渣的三女孩跳车发生了惨剧。报道中显示:“今晨8点23分,京市小火车第706次车,由白下路驶下关,到国府车站,尚未停稳时,适有拾煤渣小孩二十余人,由车上跳下,有三女孩跳车时不慎被辗,造成一死二伤。一个被‘腰斩’,一个腿被辗断,还有一个被‘破相’。”报道中,该站站长说:“铁路秩序,甚难维持,军人无票乘车,无法制止,其他学生及拾煤小女孩,亦无票乘车,见查票员时,竞相跳车,视此情形,危险之极。”

  而在当时南京市铁路管理处的档案资料中,对于跳车事件的报告也层出不穷。1946年7月23日,丁家桥工作人员做的报告资料显示:22日晚10点13分,车尚未停稳,有一军人由车上跳下并滑下月台,所幸未被轧死。

  因人员拥挤坠下车的事故也有不少。铁路档案资料中中一份35年7月的签呈显示:“26日,忽然发现有一着白褂子黑裤乘客跌卧轨侧,经急救扶入室内,询其致跌之由,竟茫然不知所答,围观者或云‘为鬼所迷’,经击以二记耳光,方始清醒……”

  揭秘 4:1936年又延伸三站,后因多次调价致乘客越来越少

  1946年至1949年竟涨价24次

  小铁路从1912年起不断更名,先是改名为“江宁铁路”,1927年又更名为“京市铁路”。1936年,“京市铁路”向南延伸3.8公里,与江南铁路接轨,增设了建康路、武定门、中华门三站。从此,小铁路南至中华门,北达下关江边,每天行车30次,大大方便了南京市民的出行,差点赶上了今天南京地铁一号线。

  1948年12月,《南京人报》发了一则加开京市号快车的稿件。文章中说,为便利远程旅客起见,昨日起加开京市号头等快车,经下关直达白下路,全程仅需29分钟即可到达,每日上下行对开各六次,票价每位四元,凭票上车,秩序良好,座位疏通,行驶稳快,旅客均称便云。

  根据历史记载,这条铁路发挥的最大作用,是在著名的南京保卫战时的调兵遣将,输送军火。南京被日军占领后,京市铁路沦入敌手。小铁路成了日军运输的牺牲品,占领者只顾使用,不谋改善,线路、机车、车辆已破烂残缺,几不成路。

  抗战胜利后,南京市内小火车在很短的三个月曾一度盈利540万元,但此后每况愈下,月月亏损。为弥补亏损,后来,自1946年1月至1949年3月竟调整票价24次,由于价格越来越高,乘坐的人越来越少,亏损也越来越严重。

  档案记载,南京解放后,小火车获得新生,再度风靡发挥效用。“然而,此路纵贯全城,穿行闹市,全线平交道口达30多处,对南京市的交通安全、噪声环境和城市发展影响较大。所以,后来应各方要求,1958年进行了拆除。从此在南京市区运行了近五十年的小火车消失了。”文史专家时盛麟说。

    如今,有年轻网友骑车 重走“小火车行驶路”

                   当年南京小火车从下关江边到中华门的行驶路线图

  历史深处的小火车,让一些老南京人怀念不已。西祠网友枫林细雨在挥别南京西站时,写下了回忆文章《我坐过南京的小火车》。记者联系到他了解相关情况。他姓钱,第一次亲密接触的火车就是小火车。“1957年我11岁,上小学六年级,当时南京团市委曾组织过一次全市部分少先队员坐小火车观光的活动,当时命名为‘儿童专列’,实际上这也是唯一一次为儿童所开的专列。”钱先生还回忆说:“市内走火车,乃南京一奇。火车行驶很慢,我们经常耳朵贴在铁轨上,听火车。听着火车呜呜的声音传来,内心充满了新奇与兴奋。”

  钱先生说,因为当时只有南京的市内有小火车,所以市民一说起它,就充满自豪之感。“1958年时鼓楼一带已经比较热闹了,但是听闻在铁路建造之前,那里还是一片荒凉,可见小火车在南京城市建设中的作用。”钱先生说。

  老年人怀旧的心绪,也拨动了年轻人的心弦。为了“感觉”当年的小火车之旅,有一名叫“火车怪客”的网友,怀揣着小火车行进路线图,骑车重走京市铁路,还在西祠胡同发帖讲述了他不平凡的旅行经历。也许在他走过的路上,依稀还能传出小火车车厢内叫卖报纸、油条、茶叶蛋的吆喝声,家庭主妇闲聊声和公司职员的窃窃私语声……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