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交流 > 业务园地

档案工作与纪录片创作的联姻及互哺

作者:张桂麟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8-14 星期四

    档案工作和影视纪录片创作分属于不同领域,档案专家们因其“专”,对某一档案涉及的问题看得精准到位;纪录片创作人员选题方向十分宽泛、多样性,注定了纪录片创作者知识面“杂”。如果将两者的“专”与“杂”有机结合,往往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2003年,中央电视台著名编导钟里满启动了纪录片《光绪帝之死》的拍摄工作。最初采访的资深医疗专家在研究光绪帝死因时,更多地依托了光绪帝的医疗档案和起居注等史料,视角囿于史实,因此得出了光绪帝属于正常死亡的结论。当时,钟里满并没有根据医疗专家的访谈妄下断言,而是将视角转向了清西陵管理委员会的老专家陈宝荣先生1981年出版的图书《夜盗珍妃墓》,并从中发现了上世纪80年代初一位军医曾为光绪帝“验尸”的细节。随后他顺藤摸瓜找到了这位军医,了解到这位军医当时并不具备进行尸检的能力。于是钟里满进一步拓展思路,协调了中国原子能研究所对光绪皇帝的头发、遗骨、遗物等进行了检测,并联系北京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进行了尸检,用摄像机进行全程记录,留下了宝贵的第一手视频资料。另外,钟里满查阅了光绪帝死亡前后《申报》的相关报道,以此为线索深入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调阅并拍摄了相关档案,从中发现了光绪帝死亡前后起居注与档案记载的细节方面难以吻合的纰漏,最终得出了光绪帝死于砷中毒的结论。当钟里满将各方面研究成果汇总提交到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时,令戴逸先生大吃一惊。

    央视《探索·发现》栏目作为一个侧重于历史文化的纪录片栏目,自2001年7月9日开播以来,将近乎80%的创作力量积聚到了对历史档案的重新整理发掘中。该栏目选题方向之一的考古节目,不但需要借助已有档案对历史上的重大历史事件、典型人物进行考证调研,同时运用电视手段记录下了正在进行的考古过程。该类型纪录片比以纸张和图片等更为直观的电视手段,重新将其转变为固化信息,成为留给后人的档案资料。

    无论是《探索·发现》还是其他历史文化类节目,其调查研究、采访记录活动,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档案资料的搜集、整理、利用。档案资料为纪录片提供了丰富的创作源泉;同样,无论是历史题材还是现实题材的纪录片的创作,既激活了史料等固化的档案信息,在某种意义上为此后的档案工作提供了线索和参照。

    在新媒体时代,影视手段日新月异,纪录片创作与档案工作进一步“联姻”成为一种趋势乃至必然。二者一旦深度合作,便可以发挥各自在人才、物力等资源上的优势,建立起一种互相促进、互相滋养的互哺关系。

    纪录片创作与档案工作有意识的联姻,一方面使尘封已久的档案资料更直观地展现在观众面前,极大地增强了纪录片的真实性、客观性、严谨性和观赏性,更好地体现了档案的史料价值和现实价值;另一方面,纪录片创作中的考证调研,不但使一些长期无人问津的档案资料浮出水面,得到重视,并由此刺激了相关档案资料的重新整理发掘。从某种意义上讲,档案与纪录片之间一旦联姻,便会形成一种相辅相成的互哺关系。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8月14日 总第2647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