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交流 > 学术前沿

浅析外国档案学术共同体的沿革(三)

作者:张 盼

来源:甘肃省一级期刊《档案》

2014-07-31 星期四

    2.现代古典档案学术共同体

    20世纪初至20世纪30年代,是西欧档案学理论的发展时期。这一时期,“西欧各国的档案学家率先对法国档案改革中提出的一些理论问题,以及19世纪80年代以前提出的档案整理和分类原则进行了系统研究和论证。”在近代档案学术共同体的基础上形成了以谢拉里•詹金逊、阿道夫•布伦内克、埃•卡萨诺瓦、查理•萨马兰等为代表的古典档案学术共同体。之所以称为“古典档案学术共同体”,是因为他们把古典档案学理论发展到了顶峰,成为指导当时欧洲各国档案管理实践的重要理论。其中以谢拉里•詹金逊、埃•卡萨诺瓦最为著名。

    古典档案学术共同体又可称之为詹金逊学派,它与现代档案学派相对应。古典档案学术共同体接受、拓展并普及了荷兰手册的主要思想。如詹金逊认为档案证据的神圣性,和荷兰三位学者一样,“他认为档案的整理与编目必须确切反映其形成者的原始行政机关组织机构和文件保管体系”,档案工作人员仅仅是证据的忠实守护者,而非制造档案。古典档案学术共同体普遍受19世纪末20世纪初流行的“编史实证主义”和以事实为依据的“经验主义”哲学思维的影响。他们普遍认为档案原则主要来自对解决历史文件整理和编目问题的经验总结。从意大利档案学家卡萨诺瓦的著作《档案学》中,可以看到当时哲学思维影响的痕迹。

    3.现代档案学术共同体

    20世纪40年代后,外国档案事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档案事业格局的定型,新型档案的出现,档案及机构门类的丰富,档案管理活动的现代化,档案法规体系的形成,档案教育和学术研究的发展,这一切要归功于以西奥多•谢伦伯格、厄恩斯特•波兹奈尔、米歇尔•迪香、休•泰勒、戴维•比尔曼等为代表的现代档案学术共同体。

    现代档案学术共同体完成了古典档案学向现代档案学的转变。谢伦伯格开创了现代档案学理论,克服了以詹金逊为代表的古典档案学派的局限性。他提出的档案的新定义、档案双重鉴定理论以及档案学研究的新方法都对古典档案学术共同体提出了质疑和批判。现代档案学术共同体的研究对象更加全面,其把视野从古典档案学者关注的馆藏档案转向现代文件——集现行文件、半现行文件和档案于一身的广义的文件。现代档案学术共同体促进档案学研究的内容更加丰富,除了馆藏档案的管理外,还涉及到进馆前文件管理的所有内容——文件的收集、归档、整理、著录、鉴定和处置等。他们不仅研究纸质档案,还研究各种新型载体的档案。现代档案学术共同体的学术研究的一个最大的特色是更加全面化和细致化。如档案鉴定这一问题就有许多学者对其进行研究,如谢伦伯格的文件双重价值论、菲斯本等的“利用决定论”、以及一些学者提出的“宏观鉴定论”等。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