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交流 > 兰台榜样

老骥犹存千里志

——记四川省珙县档案馆原馆长刘乐华

作者:本报记者 秦海庆 特约记者 高 勇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4-14 星期一

四川省珙县档案馆原馆长刘乐华    本报记者 秦海庆 摄

    “近日,经省文明办审核,‘四川好人’刘乐华同志入围2012年12月敬业奉献类‘中国好人榜’候选人。刘乐华,男,1941年生,中共党员,1972年调至四川珙县档案馆工作。2001年刘乐华退休时,他主动申请退而不休,每天整理档案,每晚夜间值班。11年来,在珙县档案馆义务整理、编写、抢救历史档案……”这是四川省档案局2012年下发的《关于开展向刘乐华同志学习活动的通知》中的一段话。

    刘乐华,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他身上有着怎样鲜为人知的故事?他又为何退而不休坚守兰台呢?前不久,记者带着这些疑问走进了四川省珙县档案馆,随着采访的不断深入,一个甘于清贫、乐于奉献、勤奋敬业、坚守平凡的刘乐华在记者心目中逐渐丰满清晰起来……

选择兰台,他终生无悔

    说起当初为什么会选择档案工作时,刘乐华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那是1969年,我从部队转业到地方,被分配到珙县公安局革命委员会人保组负责档案管理工作。在一次清查敌伪档案时,发现一个人的档案被虫蛀了,导致上面‘甲长’两个字笔画残缺不全,看上去很像‘军长’,于是在整理卡片时就写成了‘军长’。如果以此定性,当时这个人会被列为清理对象。幸好后来在自贡查到了另一份档案,他才逃过一劫。从那时起,我知道了档案对一个人来说有多重要,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坚持做档案工作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珙县档案馆,和刘乐华共事时间最长的就是现任管理股股长王建琼。刘乐华退休后,王建琼一直尊称他为“刘叔叔”。她对记者说:“刘叔叔是我最尊敬的一个人。记得2007年夏季的一天夜里,凌晨1点多我接到了刘叔叔打来的电话,由于档案馆地势低洼,洪水已漫进了室内。当我赶到馆里时,洪水已经快到膝盖了,我看到刘叔叔正忙着把电脑、档案和其他东西往桌上搬,后来水位越来越高,我们一起干了一个多小时才把馆里的东西搬到安全的地方。在这个过程中,60多岁的刘叔叔没休息一分钟。这么多年,为了档案他付出了自己全部的热情和心血。”刘建琼说像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只要在老馆长身边工作,受他影响,自己也会时刻严谨、认真地对待工作。

    “我选择做档案工作,终生无怨无悔,因为我热爱这份工作!”刘乐华对记者如是说。

为了档案,他甘守平凡

    从1972年到珙县档案馆工作后,刘乐华就养成了每天早晨5点起床便到档案馆的习惯,然后根据当天天气情况决定是否开窗为档案库房通风。他说:“那时档案馆里的条件很简陋,没有除湿机,如果不经常通风,库房的湿度就会很大,档案就容易生虫、霉烂,特别是夏天,库房里的温度超过30摄氏度,所以必须每天早晨坚持开窗通风,到上午八九点时再关上。谁知这一坚持就是30多年。”刘乐华的同事还告诉记者,后来在刘乐华的带动下,大家都会早早地来到单位和他一起做这项工作。

    “我到档案馆工作才两年,但在来之前就听说过老馆长刘乐华,来后也听同事讲了很多关于他的事,其中有一件事给我印象挺深的。1974年,县委组织部想把老刘调到巡场镇麻岭公社任革委会副主任,后来还有调任其他乡任乡长的机会,他都没有动心,而是一门心思坚守在档案战线。虽然这看似一件小事,但对于个人来说能做到却是很令人敬佩的。”现任珙县档案局局长唐金同对记者说。

    王建琼接着对记者说:“刘叔叔任馆长时,他和大家一样,做着档案的收集、整理、管理和利用工作,就连打扫卫生也和大家一起干,他的责任心强是出了名的,比如每年春节时,大家放烟花爆竹时,他就特别注意,一听到有放爆竹的声音,便赶紧跑出去到库房周围查看,特别是晚上,天那么冷,他经常一个人站在楼顶上看烟花的降落点,生怕烟火落到档案馆周围。虽然这都是些小事,但他能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真是让人感动。”

    平凡也是一种力量。“我们大家都是在干着自己平凡的工作,在我心里,档案就像我的孩子,谁想让自己的孩子受伤啊!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刘乐华这简单朴实的话语让人顿生敬意。

退而不休,他情系兰台

    2001年7月,刘乐华从档案馆馆长的位置上退休。但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他主动申请退而不休,继续坚守兰台。大家都知道老馆长是难以割舍近30年的兰台情愫。

    王建琼对记者说:“每个季度的大扫除,每天的查阅档案,每晚的夜间值班等等,刘叔叔一直延续着他退休前的工作状态,一点也没变,但唯一变了的是他的工资变成了退休金,从正式工作变成了义务帮忙,可他毫无怨言,仍然默默无闻地工作着,一直坚持义务值班。一次,我生病了,已退休的刘叔叔不顾自家地里该收的油菜,一直在馆里替我值班,当我上班后他去收油菜时,油菜已烂在地里了,我听说后非常感动。”

    老馆长的三儿子刘勇对记者说:“从我记事起,爸爸就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他脾气好,有思想,对妈妈和我们兄弟几个都很好。其实,我们也都劝过他,让他退休后回家享享清福,但他放不下档案工作。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妈妈突然生病,我跑到档案馆时,他正在整理档案,得知妈妈病了时,他虽然很着急,但还是把正在整理的档案快速收好放回原来的地方,这才和我一起向家里跑去。从这件小事上,我看出了爸爸对工作的负责态度和他对档案的感情,后来他申请退而不休,我们全家人都很理解他,所以支持他,让他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2001年退休时,刘乐华在珙县档案馆已工作了29年。2004年,刘乐华开始了他退休后在档案馆接手的一项重要任务:开展抢救重要历史档案工作。从那时起,刘乐华就开始带着六七个人不分节假日地鉴定、裱糊、装盒。“由于工人是从外面请来的,刘叔叔就一个个手把手地教他们,因为方法得当,我们档案馆共抢救出民国档案1000多卷件,为此,省档案局馆还给我们馆发了1万元的奖金,上级领导对刘叔叔的评价是,他用最原始的工具,裱糊出了最好的档案。”王建琼向记者介绍说。

    问起当年有机会调走为什么选择留下时,老馆长说:“说实话,那时年轻,谁不想发展得更好更快啊,但自从我接触到档案就再也放不下了。我是从农村一步步走出来的,能有个工作就不错了,对待工作不能挑肥拣瘦,况且档案工作很重要。到今年,我已做档案工作42年了,从没后悔过自己当初的选择。”

    “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就要为档案馆奉献一天。因为热爱这份工作,所以为它尽心尽力是值得的!”刘乐华指着满屋子挂着的几十份已裱糊好的档案说,他要做的工作还多着呢。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4月14日 总第2595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段立琳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