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交流 > 兰台榜样

“档案编研达人”的多彩人生

——记河南省通许县文化局档案员陈维

作者:实习记者 李 聪 特约记者 杨宝章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4-11 星期五

河南省通许县文化局档案员陈维    实习记者 李 聪 摄

    对很多人来说,档案编研很枯燥,也很艰难。可对河南省通许县文化局档案员陈维来说,似乎很有趣,也很简单。否则,他不会在30年的档案工作中编研不辍,成果累累:参与编研各种著作15种,独著5种130万字,担任特邀编辑参与《通许县志》等7种2500万字大型志书的编研,拍摄文化、城建、农林等档案照片上万张。于是,“档案编研达人”的美名不胫而走。当记者采访陈维之后,又对这位“档案编研达人”多了一份敬意,因为他还有如下头衔:中国残疾人作家协会、河南楹联学会、开封市作家协会、开封市摄影家协会会员,开封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开封聋人协会主席,通许县民间文化遗产保护协会秘书长。不错,陈维是位残疾人,他双耳失聪,记者对他采访主要是用“笔谈”!

迎着艰辛踏浪来

    陈维是如何走上编研之路的呢?他告诉记者,20世纪80年代,通许县艺术档案没有作为一个单独的档案门类立卷归档,艺术档案编研工作更无从谈起。他下决心要填补这个空白。于是,他首先从征集平时文化工作中产生的各种档案资料开始,并抽空下乡走遍全县,进行调研,请老艺人、老文化工作者撰写回忆录,征集各种老照片……在征集过程中,陈维感受到了民间历史文化的厚重,更发现很多民间文化研究都是空白。陈维的档案编研也就从此开始了。

    有人说,“想折磨一个人就让他研究历史”。档案编研其实就是研究历史,所以,档案编研很苦,苦在务必“保真、求真”,不能“戏说”。1991年,河南省文化厅转发文化部关于征集对联的通知,在没有经费的情况下,陈维查找地方史志,或实地考证,或写信求教,用两年时间收集拍摄了1000多幅对联。对联的收集比陈维想象的要困难得多。开封历史上河患频繁,战乱不断,古迹古书损毁严重,对联在旧文人眼中是“小技”,地方史志大多不作记载。陈维有时为辑注一个人名查找数百万字史料仍无斩获;为考证对联,他骑车往返数百里入村串户,甚至深入人迹罕至的荒地查考古碑刻。因为耳聋与人交流困难,在调查中必须随身携带笔、本、相机。遇到无法笔谈的老人,他就邀请局里的年轻人一起去,帮忙记录谈话内容。查考过程中,自行车数次丢失;长途车上两次遭遇割包盗窃,弄得他连返程的路费都没有;有一次,去偏僻农村考证路遇雷雨,他扛着自行车走了七八里泥泞的土路。就这样,用“口加笔”的方式与人沟通,他走遍了开封市和开封市所属的5个县的人文古迹。当年没有电脑,凭着顽强的毅力,陈维用业余时间10年磨一书,完成了37万字的书稿《开封名胜古迹对联揽胜》,收录了开封园林、寺庙、老字号等对联近1000副,集开封名胜古迹与对联介绍为一体,具有知识性、资料性、导游性。此书一经出版,社会各界反响强烈,其中800副被收录于文化部民间文化抢救工程《中国对联集成·河南卷》;部分章节在《中国楹联报》《对联》等报刊发表;2001年马来西亚《光华日报》刊发了一个彩色整版。至今,开封市各个旅游景点都有此书,为通许县的经济建设、旅游开发、文化传播发挥了很大作用。

    开封市诗词学会副会长、著名楹联家张自善为鼓励陈维特作一首诗:“历尽辛酸十二年,栉风沐雨永登攀;蹉跎岁月失聪酷,坎坷生涯举步艰。欲得真知探学海,为求佳作入书山;古都揽胜情无价,一片丹心照九寰。”

不待扬鞭自奋蹄

    什么是自觉?自觉就是自己有所认识而主动去做,体现自我意识,更能感知人生的深刻内涵。陈维就是一个非常自觉的人,尤其是在档案编研上,他不是等着领导安排了才去工作,而是主动找活干。

    曾任文化局党组书记、现任县档案局馆长的杜蔚芝对记者说:“现在文化局档案室存放的家谱档案、艺术档案、图书档案以及照片档案,都是陈维收集的,特别是艺术档案更是他1984年担任档案员之后建立并丰富起来的。这些档案的建立都是陈维自己凭着一个档案人的本能职责额外弄起来的,没有谁要求他这样干。更重要的是,他还能激活这些档案资料,使‘死档案’变成了‘活信息’,档案室变成‘百宝库’,利用这些档案资料编研出了大量对经济社会发展非常有益的东西。”

    1993年,陈维对馆藏家谱进行了编研,他多次骑车下乡走访老族长,到田间地头抄录古碑刻,6年间征集到家谱资料90多种,编研家谱资料30多万字,其中5万多字被《通许县志》采用。2003年,河南省开展旅游资源普查,陈维一人承担了通许县110个单位普查表的著录工作,加班加点完成了10多万字的撰稿任务。他利用10多年来征集、编研的档案资料与图片,使普查节省了财力、物力,并且考证严密,史料充分,受到省验收小组组长、河南社科院研究员单慕远的高度好评。2005年以来,陈维利用收集的档案史料,完成了3个省级、9个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申报工作。尤其是2010年,陈维根据多年收集的档案资料,撰写出43万字的《厚重通许》一书。原通许县委书记王子全亲自作序言,称赞《厚重通许》是一本探究与展示通许历史文化的著作,集文献编纂、旅游开发、图片展示、研究成果于一体,是一项通许地域文化的探源工程、抢救工程和积累工程,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与收藏价值。王子全在序言中还赞扬陈维是“在历史的断层中寻找闪光的琥珀, 向我们打开了通许历史文化的一扇窗口,印制了一张通许历史文化的名片,为通许文化事业、旅游开发作出了贡献”。该书出版后广受青睐,在宣传通许、招商引资等工作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每当夜深人静,别人都在梦乡时,此时则是陈维文思泉涌、伏案写作的时候。很多次一抬头,东方欲晓。有多少个不眠之夜,陈维的老母亲夜半敲着窗户说:“还不睡,天都快亮啦,费脑子费电……”很多人都觉得陈维是个工作狂。当记者问他为何总有使不完的劲儿、累不累时,陈维轻描淡写地说:“喜欢,实实在在地干点自己喜欢干的事,也不觉得累!”

大智若愚多彩路

    有一个词叫“大智若愚”,想必大家都知道这个词的含义。被人们称为“书呆子”的陈维,谢顶头、小眼睛、个不高、耳朵聋,加之不修边幅,有谁会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人,不仅在档案编研上成果颇丰,而且在文学创作、摄影书法、艺术设计等方面也颇有研究。

    据不完全统计,迄今为止,陈维在各类报刊上发表各种文章,诸如学术论文、诗歌散文等,计30多篇8万多字。他的摄影作品曾多次获奖,他在艺术设计上表现出的天赋也得到人们的一致认可,他设计的通许一高涡河西支河岸300多米石刻、通许文化广场艺术石刻“风追秦汉”、岳家湖生态产业观光园石刻等作品成为通许县城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如今的陈维,别看其貌不扬,但在通许这个地界儿,绝对算是个“角儿”,找他帮忙的单位或个人还真不少,可陈维热心肠,有求必应,于是,陈维又多了个头衔——大忙人!

    “书呆子”陈维一心做学问,自然“冷落”了老婆孩子。一开始,家人不理解,问陈维这样到底图个啥?面对要“罢工”的妻子,陈维有自己的“绝招”。他先是向家人“示好”:下班回家后家务活抢着干;节假日带上相机到公园为家人拍照;来了稿费带着老婆孩子“撮一顿”;外出回来捎点礼物“笼络人”。尔后,随着一本本获奖证书展示在妻子面前,妻子慢慢地理解了,进而支持了。于是,书桌上凡是有字的纸张,她告诉女儿都不许动;陈维熬夜写东西,她就默默端上一杯热茶;陈维下乡调查,她就提前准备好下乡的生活用品;买相机要花钱,她就省吃俭用一起凑钱……所有这些,让这个“书呆子”成就了名声。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4月11日 总第2594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段立琳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