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吴文生和他的“女儿们”

作者:罗海山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02-05 星期一

    吴文生,海南省儋州市人,1970年开始参加工作,历任海南省儋县那大镇镇长、海南省儋州市水利局长、海南省水务厅副处长、海南省松涛水利工程管理局局长等职。除了官员身份外,他还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协会会员,曾担任海南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随海南省档案局馆音像档案处的同志一同来到吴文生家中,拜访吴文生和陪伴了他30多年的“女儿们”——照片档案。

初识闺中“女儿们”

    一间不到30平方米的房间里,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正握着放大镜仔细地观看一张张略微发黄的黑白照片,并用钢笔在小卡片上工整地写上说明文字。

    寒暄过后,吴文生把我带到他的“女儿们”的闺房——摄影器材和照片室。只见30平方米的房间里,一个古色古香的木柜里面摆满了各种门类的书籍,一个1米多高的防潮柜里面整齐地摆满了各种相册、胶片及胶卷。

    由于工作繁忙,面对上万张照片,吴文生一直无暇整理。2012年退休后,他和老伴从海口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家乡——儋州,开始为心爱的“女儿们”梳妆打扮(整理归档)。

    翻开这些相册,映入眼帘的不仅有江泽民、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儋州(原儋县)视察的照片,还有反映儋州各时期经济发展变化及西沙群岛永兴岛风光的照片等,这些都是吴文生的宝贝“女儿们”。

    受到中华传统文化的熏陶,吴文生自幼便爱好书法,他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书法家。而迷上摄影,则缘于20世纪60年代末当地驻军的一次支农行动。当时,100多名军人到吴文生的家乡帮助插秧苗,在田埂上,一位约30岁的随军记者穿着一身合体的军装,身上挂着一部“海鸥牌”相机,展现出英姿勃勃的风采。“咔嚓、咔嚓、咔嚓”的声音如同美妙的乐曲一般飞入吴文生的心中,“帅呆了,我以后也要当个摄影家。”吴文生心想。

    这一刻,摄影便在吴文生的心中扎下了根,并随着岁月的更替逐渐开花、结果。参加工作后,吴文生省吃俭用,用节省下来的钱买了一部“海鸥牌”相机,这在当时可是奢侈品。自从拥有了自己的相机后,吴文生的生活便开始变得丰富多彩。无论是上班时,还是因公出差,无论是酷日炎炎,还是狂风暴雨,他总是随身携带相机,忙里偷闲去拍身边有意义的事……一个个振奋人心的历史瞬间在他按下快门键的那一刻定格:党和国家领导人到儋州视察、儋县撤县建市、儋州升格为地级市、海南万洋高速工程动工等一张张照片生动地展示了儋州大地的发展变化和祖国的繁荣昌盛。

    功夫不负有心人。1984年至今,吴文生有数百幅摄影作品在各种报刊上发表,有多幅摄影作品入选省级、国家级影展,并荣获奖牌。同时,他还获得海南省和全国“德艺双馨”优秀摄影家称号。

“女儿们”的身世

    吴文生如数家珍地向我们介绍他收藏多年的宝贝,并从标注有“中央领导”字样的相册中小心翼翼地抽出一张黑白照片拿到我眼前。“习老!”看到照片中的人物,我惊喜地喊道。“是的,这是我在习老到儋县视察工作时拍摄的,这张珍贵的照片已经珍藏了几十年。”吴文生回答。

    吴文生面带笑容,向我讲述起了照片背后激动人心的往事:“1988年1月,习仲勋同志来海南视察工作。我当时是儋县那大镇副镇长,由于工作关系,有幸与县领导一起陪同习老视察工作。那天晚上,县委、县政府为习老和陪同的领导干部们举办了专场演出。演出结束后,习仲勋同志走上台来,与全体演职人员亲切握手并合影留念。我赶紧抓住机会,‘咔嚓、咔嚓’连续按下快门,才得来这张珍贵的照片。”

    “习老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他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让人难忘。”吴文生感慨地说。

    对档案工作,吴文生有他自己的理解。他说:“档案工作很重要,是我们开展各项工作的基石。每个机关事业单位都有自己的档案室,而且都设在办公室内,这就足以说明档案的重要性。”

    面对拍摄的上万张照片和留存的底片,如何才能将它们永久保存好,并发挥其应有价值?吴文生灵光一闪:档案馆!

    吴文生脑海中浮现出他任职时曾与省档案局档案工作检查组交谈的场景。检查组工作人员曾说:“档案工作是维护党和国家历史真实面貌的重要事业,是党和国家各项建设事业必不可少的环节。档案馆是党和国家永久保管档案的基地,是科学研究机构和各单位利用档案史料的中心。档案馆有先进的保管设备,同时,档案馆也面向社会征集有价值的文件资料,使之能够永久保存并向社会提供服务。”随后,他立即与省档案馆取得联系,表示愿意把自己珍藏的上万张照片和底片无偿捐赠给省档案馆。

    为让“女儿们”体面地出嫁,吴文生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照片整理中。他按照照片档案的整理要求,戴上老花镜仔细审阅,反复核对,对纸质照片进行一一标注说明,对数码照片进行备份并加注说明。

    日前,吴文生精心整理好的照片已全部进馆。吴文生感慨地说:“女儿们终于嫁入好人家了。”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2月1日 总第3176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