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科威特国家档案的一叶小史

作者:张 宁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01-29 星期一

科威特赛义夫宫保存的政府档案文件被毁情景

    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访学期间,我有幸认识了来自科威特的优秀档案工作者萨卡娜·艾阿拉维女士,她受科威特政府资助目前在美攻读博士学位,学成回国后将参与科威特国家数字档案馆的建设项目。她是一位贤淑、勤奋、睿智的女性档案工作者。通过与萨卡娜的交流,并研读了她的硕士学位论文《海湾战争前后,科威特国家档案现状的文献研究》,我对科威特国家档案工作有了一些新的认知。

    所谓“国家不幸诗家幸”,科威特国家档案的重要性是因为海湾战争而凸显出来的。

    海湾战争发生之前,科威特很多珍贵的历史文献与档案材料分散保存于不同的机构,包括科威特中央图书馆、外交部、部长委员会、达斯曼宫和科威特王宫。这些机构保存的历史文件和档案种类是不同的,比如外交部专门负责保存外交国书和相关历史文件,达斯曼宫则收藏其他方面的历史文件。这些档案机构中最重要的是科威特王宫,凡与科威特建国、历史、统治者有关的历史档案均保存于此。科威特王宫设有历史文件中心,该中心是根据1984年科威特最高统治者艾哈迈德·艾贾比尔·艾萨巴赫颁布的命令设立的。该中心是集中收集、保管科威特历史、人民、文化,以及与阿拉伯半岛历史有关文献档案的场所。在海湾战争以前,历史文件中心汇集了相当数量的档案资料,包括一些奥斯曼王朝历史档案的复制件,从世界各国档案机构,如英国、美国、俄罗斯、法国等收集到的档案复制件,以及科威特国家统治者若干年前的一些讲话稿和通信记录。该中心所保存的上述档案资料在其他地方没有任何备份。虽然,科威特法律规定政府部门官员必须保存其形成的档案文件,但这些法律并没有得到具体落实,很多政府档案文件仍然处于混乱和不知所踪的状态。还有一些政府部门以缺乏规定为由,认为其产生的档案文件属于本机构的财产,不予移交。

    海湾战争爆发之后,科威特的权力中心成为入侵者的主要攻击对象,其留存的档案自然也在劫难逃。一些具有珍贵历史价值的国家档案被伊拉克入侵者有目的性地作为战利品掠走,如科威特王宫历史文件中心的大量馆藏、科威特中央图书馆保存的一些书籍和缩微胶片,均被洗劫一空。没有被掠走的部分档案则在战火和由战争引发的库房坍塌中毁灭殆尽。

    海湾战争结束至今,科威特国家档案工作的一个重要使命就是追讨伊拉克军队在战争中掠夺走的档案资料。科威特政府认为,档案是一个国家证明其历史、认同其作为独立国家身份的基础和重要凭证。没有了档案,国家、政府和人民的合法性和权力将会受到严重侵害。从1990年开始,科威特请求联合国安理会发布了多项决议,并采取了多种协调措施,敦促伊拉克归还其掠走的科威特档案。在1991年至2006年的15年间,归还档案的状况不尽人意。其中,1991年至1998年,无任何档案归还;1999年,科威特政府认定仅归还了10%的照片档案(无底片);2000年,科威特驻联合国代表公布了科威特政府拟追回的属于科威特王宫、部长委员会和外交部的档案清单;2002年10月,伊拉克按照联合国有关敦促归还科威特财产的决议,向科威特移交了包括国家安全情报处、外交部、内政部、石油部、国防部、科威特公民部、科威特博物馆和古物部的部分档案文件,以及科威特民航飞机登记册、伊拉克与科威特边界文件、科威特公民证、科威特公民记录等有关档案文件,还有科威特新闻部、外交部、科威特国家银行以及科威特报纸的部分缩微胶卷;2009年,伊拉克归还了属于科威特信息部的若干箱声像磁带。

    在此后的若干年中,伊拉克政府承诺寻找并归还战争中掠夺的科威特档案,但目前来看,结果并不乐观。据了解,很多被掠夺的档案至今下落不明,或者已被混入伊拉克档案之中管理,或者已被销毁,或者被移至其他国家等等。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秘书长2014年公布的一份安全理事会决议指出,“科威特国家档案已经四分五裂,可能散落在各部的档案之中”,且“科威特官员注意到迄今发现和归还的物品都没有重大的情感价值或历史价值”。至今,由海湾战争引发的科威特国家档案归还工作仍在进行中。

    战后科威特自身的档案重建工作也与战前存在较大不同。1998年,科威特决定将战后成立的科威特研究与学术中心作为收集和保管政府档案文件的政府机构。自成立以来,该中心已经收集了大量的书籍、地图、历史文献,并从事关于科威特、海湾战争、阿拉伯湾及阿拉伯半岛等问题的研究成果的出版工作。该中心的主要职能为:围绕科威特历史、文化、经济、社会等方面开展研究;承担图书馆功能,收集、保存与科威特有关的出版物(不限语种),并提供利用;收集和保存从各种来源获得的关于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档案文件和研究成果;持续关注世界上各种与科威特有关的出版物。在以上工作范畴内,该中心开始收集、整理、保管相关档案文件材料,同时开展科威特政府部门档案文件的登记、接收项目。

    从功能上看,科威特研究与学术中心实质上是图书馆、档案馆和博物馆“三位一体”的机构。其档案部门拥有专门的档案库房,配有专业人员负责档案的收集、登记、整理、分类、保管,部分档案还被扫描并存储在磁盘内。尤为值一提的是,该中心在外国专家的帮助下,成功恢复并抢救了一批破损档案。目前,该中心可以直接接收来自科威特政府官员、政府部门、私有或公有的、营利或非营利机构的档案文件,以及来自家庭和个人的档案原件或影印件。迄今为止,该中心馆藏已达2000万件。

    通过上述介绍,我们大致了解了海湾战争前后科威特国家档案工作的发展简史。无论从伊拉克掠夺科威特档案还是科威特要求归还档案的行为来看,我们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档案对于一个国家历史、独立、发展传承的重要意义。在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档案理论著述中,经常会看到一个关键词“认同”,与不同的对象组合,可以扩展为国家认同、机构认同和个人认同。其意义就在于,在强调个体独立性和流动性的现代社会里,一个主体存在的合理性、合法性、独立性往往依赖于其他主体对其地位或身份的认同。而要实现认同,档案是最为重要的证据和凭证,失去了档案,或许就意味着失去了该主体的历史、权力和独立性。有位档案学者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图书可以被比喻成为某件事,而档案则可以被比喻成为某个人。”图书可以任意地根据需要进行编辑、剪切而丝毫不损害其价值,而档案则像一个人,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必有其来龙去脉。

    (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1月25日 总第3173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