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冬日最爱灌香糖

作者:张 坤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01-23 星期二

    冬天闲来无事的时候,我最喜欢逛街。逛街不是为了看琳琅满目的商品,也不是为了看熙熙攘攘的人群,而是想走到卖糖炒栗子的小摊边嗅一嗅糖炒栗子的浓香。

    走在街头,阳光正暖,卖糖炒栗子的摊贩无处不在,香甜的气息随着北风四处蔓延,在人群里形成一种幸福的“骚扰”。嗅足了香味,然后再买一包刚炒好的栗子回家去,让家人一饱口福,感觉幸福的生活也不过如此吧!

    栗子,也称板栗,是我国土生土长的一种山果,自古以来就受到人们的喜爱,其果实肥厚甘美,香甜可口,营养丰富,食法更是多种多样。如冬天的早晨煮上一锅栗子粥,再如烹制“板栗牛肉”“板栗排骨”“板栗黄焖鸡”等冬季时令美食。《红楼梦》里,袭人连宫里赐的糖蒸酥酪都不理会,却说“我只想风干栗子吃”。汪曾祺在一篇名为《栗子》的散文中写道:“风栗子肉微有皱纹,微软,吃起来更为细腻有韧性。不像吃生栗子会弄得满嘴都是碎粒,而且更甜。”风栗子就是风干栗子,它的做法很简单,就是把栗子放在竹篮里,挂在通风的地方吹几天,就做成了。

    在栗子所有的食法中,我最爱吃糖炒栗子。据民间记载,糖炒栗子秘诀为“和以濡糖,藉以粗砂”。新鲜的栗子,在大锅里和糖粒、粗沙一起均匀翻炒,不多时,一颗颗栗子裂开了口,香气便弥漫开来。拿起一颗刚出锅的栗子,剥去褐色外皮,露出热腾腾的栗仁,吃到嘴里甜甜的、软软的,让人回味无穷。

    糖炒栗子的别名不多,灌香糖是一个。古诗《灌香糖》生动形象地描绘了糖炒栗子的热闹场景:“堆盘栗子炒深黄,客到长谈索酒尝。寒火三更灯半灺,门前高喊‘灌香糖’。”灌香糖讲究一个现炒现卖。寒夜灯火将熄之时,走在冷风劲吹的街巷,隐约听到一声声“灌香糖,刚出锅的灌香糖”的吆喝,人的胃口会被吊得老高。寒夜客来,以茶当酒。糖炒栗子不仅宜作茶食,还能引发思念。比如,老舍在重庆创作《四世同堂》时,糖炒栗子的悠悠浓香是他不尽的乡愁,其中写道:栗子“裹着细沙与糖蜜在路旁唰啦唰啦地炒着,连锅下的柴烟也是香的”。

    此时,仿佛又闻到了糖炒栗子的香味儿……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1月22日 总第3172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