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拉贝日记》影印本内容选登

作者:李 宁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12-18 星期一

     约翰·拉贝于1882年出生于德国汉堡。1908年来到中国后,他受雇于德国西门子公司,在北京、天津、南京等地开展业务活动。1937年12月日军攻陷南京前,他与斯迈思、费吴生、贝德士等十几位留宁外籍人士共同组织、建立南京安全区,并担任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留宁期间,他竭尽全力与日本大使馆和军方周旋寻求突破,还冒着生命危险阻止日军对中国人民施暴,挽救了安全区内20余万名中国平民的生命。同时,他以客观而又饱含深情的笔触完成了《拉贝日记》,逐日记录日军的残暴、中国人民的凄惨,以及血雨腥风中不分国界、守望相助的人间真情,形成了一部“南京大屠杀铁证”。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拉贝因曾经的纳粹党员身份而受到审查,并失去了经济来源。后因在中国做过“卓有成效的人道主义工作”免于背负纳粹分子的骂名,但一直生计无着。南京市民了解到他的窘迫后,为他募捐数千美元并按月寄送食物,帮助其度过了晚年生活。1950年1月5日,拉贝在德国逝世。

    2016年4月,约翰·拉贝之孙托马斯·拉贝将《拉贝日记》(南京卷)手稿(6册)捐赠给中央档案馆。为了更好地“让历史说话,用史实发言”,在第四个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之际,国家档案局组织各方力量出版的《拉贝日记》影印本正式面世,以告慰无辜殒命的30万中国同胞,警示世人珍爱和平。

    本期档案公布刊登部分收入《拉贝日记》影印本的档案,敬请读者铭记历史。

    约翰·拉贝

南京安全区地图

    1937年12月8日,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发布《告南京市民书》,划定安全区边界,即“东面以中山路北段从新街口到山西路广场为界;北面以山西路广场沿西到西康路(即新住宅区的西南界路)为界;西面以由西康路向南到汉口路交界(即新住宅区的西南角),又向东南成直线到上海路与汉口路交界处为界;南面以汉中路与上海路交界处到原起点的新街口为界”。

    南京外国侨民统计名单

    1937年12月21日,南京外国侨民留下了这份宝贵的签名单。

    南京安全区难民收容所统计

    1937年12月17日,南京安全区内20处难民点共收容难民5万余人。

    拉贝致日本大使馆参赞福田德康函

    1937年12月16日,拉贝致函日本大使馆参赞福田德康,希望他采取预防措施,制止日军暴行。

    日本士兵在南京安全区的暴行

    《拉贝日记》中详列了经过核实的日军暴行:“1937年12月14日夜晚,许多人向我们诉说,日本士兵闯进中国居民的房子,强奸或强行拖走妇女……

    1937年12月15日,安全区卫生委员会第二区的6名街道清扫工在他们位于鼓楼的住所被闯进的日本士兵杀害,另外一名清扫工被刺刀严重刺伤,日本士兵没有任何明显的理由……”

    拉贝在欢送会上的答谢致辞

    1938年2月21日,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工作人员为即将离宁返德的拉贝先生举行了欢送会,感谢他为南京人民所做的一切,拉贝致辞答谢。在致辞中,拉贝感谢了委员会的每一位外籍工作人员,并强调“如果说我们外国人现在取得了一定成绩的话,那我们有很大部分要归功于——这点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忠实友好地帮助我们的中国朋友们。我们委员会各部门的实际工作都是中国人做的,我们必须坦率地承认,他们是在比我们冒更大危险的情况下进行工作的”。

    一位中国妇女的遭遇

    这名年轻妇女被日军从南京安全区的一个草棚中带走并拖至城南,在那里被关押了38天。在此期间,她每天被强奸7至10次。

    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发给拉贝的汽车通行证

    南京保卫战期间,拉贝曾与贝德士、施佩林等人拜会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请其保证将军事人员和指挥所撤出安全区,以满足日方提出的安全区内不得部署中国部队的条件。唐生智表示,将在权限范围内满足拉贝的要求。此为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司令部发给拉贝的汽车通行证,确保其私车拥有与军车同样的通行便利。

    (本版档案选自最新出版的《拉贝日记》影印本)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12月14日 总第3155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