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走马钓鱼城

作者:胡 剑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12-06 星期三

    最初听说合川钓鱼城是在20世纪70年代。我的中学语文老师余基铭是重庆合川人,他对钓鱼城了如指掌。记得有一次农忙假,我们在四川蓬安县锦屏镇帮助农民收割麦子,中途休息的时候,他指着嘉陵江对岸的燕山寨对我们说:“燕山寨原来叫运山古城。蓬安的运山古城与南充的淳祐故城,都被誉为与我们合川钓鱼城齐名的‘抗蒙八柱’之一。”他还提到了当年南宋合州(合川古称合州)军民凭借钓鱼城天险,与大汗蒙哥(元宪宗)殊死搏斗那段辉煌的历史。

    几年前10月的一个周末,我终于来到了神往多年的钓鱼城。原以为历经700多年的沧桑岁月,此处也同运山古城和淳祐故城一样,只有几处东倒西歪的残垣,几幅字迹模糊的石刻,几丛枯萎衰败的荒草,游人可以随意来访。可几十元一张的门票、络绎不绝的游人,以及山寨门前的景区导游图提醒我,这里并非我所想。

    从导游口中得知,此处之所以叫钓鱼城,是因为在这座山顶上有一块平整的巨石。传说远古时期,有一位神仙曾坐在巨石上垂钓嘉陵江中之鱼,以解当地百姓饥馑,人们便将此山取名“钓鱼山”,建在钓鱼山的这座城池,自然就叫“钓鱼城”了。如今供旅行团队停车的场地,就是当年钓鱼城的练兵场。练兵场旁边是当年钓鱼城驻军的步兵营遗址,由9座兵营相连而成,称作“九连营”,已经在清代毁于战火,目前在原址上又仿照古军营样式重新建起了9座为游客提供服务的房屋。

    钓鱼城是著名的古战场之一,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据史料记载:13世纪,蒙古帝国的铁骑东征西讨,所向披靡。1258年,蒙古军以西征欧亚非40多国之余威,分3路侵略宋朝,大汗蒙哥率领号称“无敌之师”的10万大军进攻四川,兵临合川钓鱼城。他们对这一弹丸之地不屑一顾。岂料合州军民凭借钓鱼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优势浴血奋战、拼死抵抗,致使蒙古军队屡战屡败,大汗蒙哥最终丧身在钓鱼城守军猛烈的火炮中。自诩为“上帝之鞭”的大汗蒙哥,竟摧折于小小的钓鱼城下。此后,钓鱼城守军在主将王坚与副将张珏等历任守城将领的率领下,历经36年计200多次抗蒙之战,牢牢牵制着当时中原的战局,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被史学家称之为以一城“独钓中原”。钓鱼城保卫战在中外战争史上写下了罕见的以弱胜强的光辉战例。

    放眼望去,钓鱼城岩壁上的题字石刻和摩崖造像比比皆是,历代文人墨客在此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墨宝。沿着景区内的指示牌一路走去,可以清晰地看到,虽经多次炮火洗礼和漫长岁月的剥蚀,整个古战场遗址至今基本保存完好。全城占地面积约2.5平方公里,现尚存有内城、外城、皇城、天池、演武场、插旗山、元帅府、护国寺等遗址和古建筑,有王坚记功牌、“独钓中原”牌坊、站佛、卧佛和千佛岩等景观,还有元、明、清遗留的大量诗赋辞章、浮雕碑刻。钓鱼城峭壁千寻,雄伟险峻,嘉陵江、涪江、渠江三面环绕,乃兵家雄关,有“全蜀关键”之称。鼎盛时期,钓鱼城的城墙长达16华里,它不但有构筑在陡峭山岩上的内外两道防线,还有纵向延伸的水军码头、暗道出口和与城墙相连接的补给粮草的专用通道,并有青华、正西、东新等八大城门。1982年,钓鱼城被列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

    游览途中,导游滔滔不绝地讲述着几百年前那些动人心魄的故事。循着脚下长满苔藓的斑驳石级,凝视那依山逶迤的坚固城墙,但见护国门上危楼高耸、旌旗猎猎,我试图穿越时光的隧道,寻找那失落的辉煌。遥想当年金戈铁马、烽火硝烟的壮观场景,一种历史沧桑感油然而生。合州军民坚持抗战数十年,威武不屈的民族精神与民族气节雄浑悲壮,令人感叹和景仰。

    据说,明代的文人雅士们曾在钓鱼城内指点了有名的“鱼城八景”,包括“峰顶白云”“天池夜月”等。然而,这些景点所勾勒的都是如诗如画的田园风光,与当年那场旷日持久的抵抗战争没有任何关联。由此可见,人们是多么向往那种远离血腥、铸剑为犁、宁静祥和的桃源氛围。

    是的,遗忘战争,正是意味着渴求和平与安宁。如今,游人往来穿梭的脚步踏破了古战场的沉寂和肃穆,星罗棋布的农家乐里欢声笑语此起彼伏,林间晃晃悠悠的吊床上斜躺着怡然忘忧的人们,他们在尽情地享受着美好的生活。

    钓鱼城古战场的狼烟与炮火早已成为历史教科书中的一个片断。虽然,我们今天仍不时会从地球的某些角落闻到火药味,但和平、和睦、和谐已成为当今世界不可逆转的发展潮流。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12月4日 总第3151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