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暖暖的心 浓浓的情

作者:李国忠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11-22 星期三

    今年9月,华北大地风和日丽。数路人马从全国各地向着河北武安聚拢集结。他们从祖国的四面八方走到一起,只是为了一个目的——重走南下路,寻找前辈红色足迹,弘扬长江支队精神!

    我作为一名长期工作在基层一线的档案工作者,为了更好地采集、研究、挖掘南下干部档案,弘扬长江支队精神,有幸参加了福建长江支队“二代”联谊会组织的这次“重走南下路”,目的就是寻找前辈红色足迹,用档案见证历史,用影像告诉未来,让这些“红色档案”最终成为档案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一个重要内容。

    前辈向南,一脉相传,“二代”接班,忠诚依然。重走路上,大家彼此倾诉,惺惺相惜,有泪水也有欢笑。重走路上,“二代”们讲述着一个个令人感动的故事,述说着一件件如梦初醒的事情,道出了一桩桩藏在内心深处的往事。

母亲的遗嘱

    重走南下路上,勾起了孙建山大哥对母亲杜荣华深深的思念。他母亲归属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二大队二中队。老人家已经去世3年了。

    一个儿子对母亲的怀念是任何语言文字无法尽述的。大巴车上,孙大哥泪流满面地把母亲留下的遗嘱一字不落地读给我们听:“我杜荣华去世之后,遗体包括全部器官都捐赠有关部门作医学研究,或者帮助有需要的人。做这个决定不是一时的冲动,是经过很长时间深思熟虑的一个愿望。我亲生父母从山东逃荒到山西,在安泽县府城村一个又小又破的房子里把我生下来。亲生父母养不活我,就把我送给了我的养父母。养父母不能生孩子,把我当成自己的亲女儿养。1958年,我任福建建阳县城关妇联主席,工资22级。县委以没有文化、工作能力不强为由,要求8个县领导的家属全部自动退职,老孙回家劝我,我退了。1959年复职,先后在劳改队、检察院工作,工资待遇变成24级。后来调到晋江工作,组织上认为我最低也要到23级,就给我定到23级。我一辈子不争,有没有加工资从来不问,组织给什么待遇就什么待遇。‘文革’期间,我家老孙挨斗,我更苦,他挨斗到哪,我带着孩子跟到哪,我人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县委书记要求我跟老孙离婚,我坚决不干。老孙没有贪污,没有腐化,我为什么要离婚?所以,我这辈子问心无愧。现在,我每月退休金6000多元,孩子们十分孝顺,我很知足,很满意。我的愿望是活到百岁,如果百岁前离世,请把我的党费按现在的标准交到100岁……”

母亲怀我去南下

    在长江支队4600多名队员的身影中,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她们忠于信仰,跟随丈夫,毅然告别亲人,离开生养哺育她们的故乡,加入南征之途。这个群体人数较少,文化与职务也较低,似乎不太起眼。但是她们却跟每一个男队员一样,肩负着同样的行装,走着同样的南下路,忍受着同样的风餐露宿。她们比男队员更加困难的是有生理期的困扰,个别人还怀有身孕。

    这次重走南下路期间,跟我住在一个房间的牛辉大哥出生于1949年11月。一天晚上,牛大哥含泪告诉我,他母亲叫桂槐志,是山西沁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二大队一中队队员。1949年2月,有孕在身的母亲从沁县报名南下。母亲那略显娇小的身影,随着南征大军的洪流坚定地一路向南。母亲在世时曾多次讲怀着牛大哥一路南下的故事,披星戴月、饱经风霜。牛大哥说,北方的天气与饮食习惯跟南方截然不同,他妈妈挺着大肚子在人前人后总是坚忍着,即便有时实在难受,也不会让别人看到泪水。起初是厌食、呕吐、反胃、烦躁等,到后来,诸多的不适时时出现。但是母亲一想到腹中的孩子在南下路上一天一天地成长,就会忘掉痛苦,忍受,忍受,再忍受……

    “所以我从小就十分虚弱,身体也一直不是太好”。牛大哥说,68年前,在母亲的肚子里南下,今天有幸重走南下路,让他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母亲当年南下之路的艰辛。

老照片唤起虎丘故地情

    重走南下路的第九天,我们来到苏州的虎丘剑池。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地方成了重走队员最“热门”的合影地。

    原来是一张老照片的魅力。1949年夏,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四大队二中队在苏州培训期间,组织队员参观了虎丘山。93岁的王秀英老人当年就是在虎丘剑池旁边与4位长江支队战友合影留念,其中3位男战友穿着同样的军服,胸前有“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字样的胸牌。王秀英老人的女儿捧着母亲68年前身着军装在虎丘剑池边合影的大幅老照片,模仿老照片上的场景,拍下一张又一张跨越时空的照片。

档案义务宣传员

    “请把我们父辈留下的‘红色档案’存放在家乡档案馆,因为这些档案呈现的是长江支队的精神,讲述的是南下干部的故事。档案馆是我们最放心的红色记忆存储库!”9月14日,在重走南下路最后一天的大巴车上,长江支队“二代”、福建汽运公司退休职工张华手持话筒给参加重走南下路的45名长江支队“二代”们普及了档案知识。

    据了解,张华的父亲叫张书田,山西省泽州县大阳镇人。1937年2月投身抗日救国,194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2月,张书田报名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随军南下,过黄河,渡长江,挺进八闽大地。1984年5月因病逝世。张华既热爱长江支队精神研究,又十分热衷于档案征集工作,不仅把父亲留下的红色档案分别捐赠给家乡档案馆和她父亲生前工作过的地方档案馆,而且还为研究长江支队精神,深入部分健在南下干部家中征集了大量的珍贵档案。多年来,她义无反顾地宣传档案工作重要性,让我这个从事档案工作近30年“老档案”深受感动。

    缅怀革命先辈,传承对党忠诚。福建长江支队“二代”联谊会组织这次重走南下路意义非凡。特别是我有幸加入这个团队,对于日后做好霍州市爱国主义教育工作更加有内容、更加有信心、更加有激情、更加有力量。作为档案人,我要把这些记忆留住,让它们成为文化和精神的财富。“记录南下”,就是用档案见证历史,用影像告诉未来,最终成为“国家相册”中的一个重要内容。

    档案人,重任在肩,舍我其谁!重走南下路上的感动、无私、淳朴、大爱、阳光、包容,都成为定格,成为我们永久的记忆。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11月20日 总第3145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