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剑哥”的逐梦孤旅

作者:张小雪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7-28 星期五

    “剑哥”,本名胡剑,四川省南充市蓬安县人,现供职于四川省南充市档案局馆。10多年来,“剑哥”以笔墨为刀剑、用文字行走江湖,在他的黑白世界里且行且吟、亦歌亦舞,书写了别样的风流与潇洒。

怡然入兰台 潜心做文章

    为了拥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守望精神家园,做他喜欢的事情,2003年,蓬安县人大时任办公室主任的“剑哥”,在朋友和亲人的不解中来到南充市档案局馆工作,由此开启了新的旅程。

    10多年间,“剑哥”在档案局馆兢兢业业,埋头“故纸堆”,在卷帙浩繁、汗牛充栋的馆藏资源中寻觅岁月痕迹,在历史与现实、人物与故事之间独自穿梭,捕捉细节,讲述档案中的故事;解读留存在档案里的黑白影像,探索那些鲜为人知的史实,挖掘照片背后的故事,描绘时过境迁的风土人情,亦庄亦谐,或情或景,让人感受到那些凝固的风景是如此的精彩生动。在他的文字中,我们仿佛能听到穿越历史的隆隆炮声、琅琅书声、阵阵歌声,感受到过往岁月的激情点滴。

付出甘之如饴 所得归于欢喜

    多年来,“剑哥”从不同的视角和层面,反映南充档案工作的最新动态,研讨档案事业的改革与发展;以翔实的文史资料,充分展示档案与社会、历史、人文的密切联系。他先后在国家和省级档案报刊上登载编研文章200余篇,撰写的《对南充市建市十周年档案工作的回顾与思考》和《扬长避短再创佳绩》两篇文章分别获得第四届“新世纪之声”征文二等奖和《中国档案报》征文二等奖,编辑的《南充地区抗日救亡运动全景展示》被选入《四川抗战档案研究》一书。

    “剑哥”了解到,清代南部县衙门档案是南充市档案馆的镇馆之宝,于是,他拂去浮尘、静心研读,先后撰写了《清代南部的县政管理格局及县官的任用》《清代基层地方政权缩影》《清代南部县官的回避制度》《解读两封115年前的清代家书》《雨水未能如“祈”而至》等多篇研究文章。“剑哥”看到,有一些民国时期的老照片,它们在档案馆中沉睡了半个多世纪却一直无人问津,于是,他通过潜心钻研、认真考证,撰写多篇编研文章,唤醒人们关于何香凝、宋教仁、胡兰畦、戴安澜等重要历史人物的记忆。

持笔行天涯 闲情寄山水

    “剑哥”自号“孤旅游侠”,“孤旅纵情山水,游侠浪迹天涯,远离尘嚣洗铅华,笑傲声色犬马。”“孤”,是精神上的独善其身、遗世独立,是一种坚守、一种执着,是一种努力寻求理想靠岸的境界。“剑哥”不忘初心,始终坚守和执着于最初的梦想,深居简出,笃定文字,在喧嚣的人潮中笔耕不辍,在档案的世界里痴痴以求。

    “剑哥”还称“游侠”,是位游吟诗人。闲时,他会带上相机与亲人同行或好友相邀,行走天涯、游吟山水。每行至一处,他都会从自己独有的视角,用相机和笔墨留下痕迹。

谦谦真君子 微处显性情

    卸下“文人”和“诗人”光环,徒有“剑”名与“侠”号的“剑哥”,如朋友所言,“外表却委实只是温文尔雅的读书人,素来只有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儒雅,无剑客之凌厉锋芒”。

    生活中的“剑哥”,不懂麻将规则、不解“赌”情,顺乎天性,追从志趣。与“剑哥”相谈,总能感受到一种历经岁月洗礼之后的恬静、阅尽雨雪风霜之后的淡泊、看过沧海桑田之后的豁达,令人愉悦。

    “剑哥”有情趣,废弃的纸盒也能被他挥洒成一幅幅意趣盎然、别有韵味的水粉画;“剑哥”喜欢整洁,他的办公室干净整洁,办公桌的物品摆放井井有条。“剑哥”秉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宁愿忍受为文半生养成的烟瘾,也从不在女同胞面前抽烟;他坚守君子美德,偶尔与我们小聚,谈笑风生间从不言及他人是非。

    朋友眼中的“剑哥”,是一个“乐天派”,他积极乐观、为人热情、待人真诚;同事眼中的他,“亦师亦友、古道热肠”。“剑哥”是一个好父亲,《爱女远嫁后》一文充满着喜悦与惆怅;他是一个好外公,《家有乖孙》一文洋溢着幸福与挚爱。我们可以从《关于你》《失落的玫瑰》文章中感受他的多情,也可以从《金秋蓉城同学聚会》领悟他的率真;可以从《体育旅戏叠罗汉》忆起孩提时的愚顽与天真;也可以从《韶华易逝 岁月如流》发出青春不再的唏嘘和感慨……

    就这样,“剑哥”把自己活成了想要的模样。余生漫长,有梦未了。现在,即将步入耳顺之年的“剑哥”在他的逐梦孤旅上继续奔跑,奔向他的诗和远方!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7月27日 总第3097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实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