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热忱为档 初心不忘

作者:谭映辉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7-14 星期五

    我喜欢档案工作。20世纪90年代末,我毕业后被分配到基层国土所工作。工作的第一天,所长热情地对我说:“小谭,欢迎你。”说完,他指着放在办公室左墙角那些堆成小山似的散乱资料说,“这是交给你的第一份工作,好好整理这些档案啊!”“好的,所长,我很乐意。”初来上班,就有事情做,还是我喜欢的事情,当时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当天晚上,我拿出曾经在学校学过的《档案管理》一书,把“档案整理”这一章节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又看了一遍。

    第二天,我早早地来到办公室,径直来到堆放在这里的档案资料前,它们有的页面已经泛黄、有的卷了角、有的沾上灰尘与泥水印。我小心翼翼地把它们分成文书类和专业类(建设用地报批、耕地保护与规划等),再将每类档案分别进行整理,用纸片把破旧的档案修补好并压平,将纸张裁剪一致,再分别夹好并打上3个装线孔,装好线,接着编上页码,写好目录。那时候,办公条件简陋,没有电脑,只能用钢笔书写,想着自己的笔迹要留在档案上,心情真是既紧张又兴奋,工工整整地在目录上和卷皮上写下了文号、标题、日期、全宗号、案卷号、保管期限等内容。最后,分类摆放到档案柜里。终于,我把全乡的国土档案全部整理好了,利用者再查找利用就方便多了。

    几年后,我被调到县国土资源局工作,成了局档案室的档案员。第一次走进档案室,约120平方米的档案库房,16组手动密集架、图纸柜、除湿机、温湿度监测控制仪、复印机、电脑等设备一应俱全,这是当时全县首屈一指的档案库房。看到国土档案在这里有这么好的保管条件,我满心欢喜。我翻阅着一卷卷档案,每天面对着它们,仿佛与它们交谈着国土成长的历史。

    国土资源档案是反映当地经济建设利用土地情况的历史记录,它直接关系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记得有一次,一位三塘乡的村民来到档案室问我:“我的土地批复丢失了,你这里能帮我找到存档的原件吗?”询问了他当年办手续的时间,以及乡村组名称,我很快找出用地档案目录,按年份翻阅查找,生怕遗漏,一遍又一遍,20分钟后,找到了他的土地批复有关档案资料。看着他高兴的笑容,我也开心地笑了。

    还有一次,几位千冲乡和龙形市乡的村干部,分别拿着村里开的介绍信找到我请求查询档案,说是千冲乡高塘村与龙形市乡邓家村有些界线纠纷,由于乡、村干部几次更换,现在大家手中都没有文字依据,所以矛盾一直未得到解决,村干部们告诉我,他们跑遍了很多单位,都没有结果,抱着最后的希望来到县国土资源局。我听后,一边劝他们不要着急,一边胸有成竹地找出了1992年和2008年全国土地调查资料《千冲乡权属界线认定书》,从中找到高塘村与邓家村界线资料,指出文字与地形图的分界说明,其交界处共有10个拐点,分别记录了每一个拐点的具体位置以及作为标记的房屋、树木、山脉、小河。村干部看着眼前的档案资料,热泪盈眶,双手颤抖地握着我的手说:“太好了,终于找到了,村民们多么需要这份档案啊,没有档案为凭,两地村民都互不来往,伤了多少和气,这下好了,谢谢你,谢谢你们把档案保存得如此完整!”此时此刻,我忍不住内心的激动,为我从事的档案工作感到骄傲与自豪。

    可有一件事让我对当时的查档方法充满了困惑。2012年冬,一位来自深圳的律师来查档,他提供了被查询人的姓名,要求查询该人的土地使用权证的办证手续。因为他提供的信息太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相关的资料。无奈,我只好对他说:“对不起,查不到哦!”听我说完,他很失望,并认真地对我说:“你们这里应该建数字档案室,这样的话,只要输入利用者提供的姓名,就可以快速查到相关档案资料,非常方便。”他的话让我思考了许久,要是能建成数字档案室该有多好啊!

    此后,数字档案室像梦一般在我脑海里萦绕,没想到梦想成真的事儿说来就来了。2013年12月,县国土资源局通过招投标和技术公司达成合作,正式启动数字档案室建设,今年1月,通过了第二期数字档案室建设,完成了全部数字档案室建设。截至目前,已完成用地、耕地保护、交易、征地拆迁等各类档案的扫描入库,共扫描160多万页,检索条目达12.56万条,整理归档5092盒,全面实现了档案数字化。县国土资源局数字档案室建设工作多次得到有关方面领导的一致赞扬,既树立了档案利用服务的新形象,又推动了国土资源事业的发展和进步。

    此时此刻,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期待与兴奋,期待档案事业发展更美好,为我与国土档案共成长而感到兴奋和骄傲!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7月13日 总第3091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