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年轻档案人的文化之旅

作者:孙国俊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4-13 星期四

    窗外浮云遮月,霓虹灯下映辉;独伏案边,今夜我来思;藉幽难抒客绪,静听雨霏霏。在人生旅途中的每一天,我们都在书写着档案,档案里也保存着我们的记忆,而这走过的岁月,更像是如影随形的一段文化里程。

    我的大学时代是在秦皇岛度过的,渤海湾旁,碣石脚下,闲时登上碣石山或追思曹孟德“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或回忆汉武帝“行自泰山,复东巡海上,至碣石”……后来,与同学们一起到李大钊纪念馆进行入党宣誓,对着共产主义的先驱、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李大钊同志的雕像,瞻仰有着“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情怀的我党早期创始人的风采,郑重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对党忠诚,积极工作……”,时至今日,誓言仍激励着我,要做一名合格共产党员。

    我工作的第一站是一个历史文化古镇。隋唐时期,浙江省天台山僧人行脚于此,见平原大地独显此山,遂筑庵于土山之上,山名天台山,村镇由此得名天台山镇,后建筑寺院,名天台寺。我当时多次好奇地沿着传说去寻找那座土山,所谓土山和寺早已淹没在历史尘埃中,但外围墙的遗址尚存。在那里,我喜欢“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为此,我还学着画了幅墨竹,时而有竹叶清新的味道,时而陷入竹根的盘根错节。那是走向社会的一节综合全科课堂,时光在忙碌中度过,也在磨砺中成长,此时,我已初识档案。

    印象中,基层工作人员流动很快,因此,档案收集保管也显得很重要,每次人事调整,最重要的是把手中的文件材料整理出来交给镇档案员保管,避免丢失。记得有一次村民集体上访,涉及镇原有林场土地补偿金一事,因为当时双方租种协议是在20多年前签订的,早已无处可查,双方各执一词,成了很棘手的信访问题。现在想来,如果历届政府都有较强的档案意识,如果人员调动时能把文件材料整理移交作为必要程序,所有档案都能妥善保存好,许多上访案件自然会有据可查。我在基层曾负责文化宣传,又是在文化古镇工作,连居住之地也在镇文化站旁,由此接触了档案,并初次领悟到档案的重要性。

    后来,我调入省档案局工作。那段时光是匆忙的,刚到机关,就背起行囊走进了位于平山县的档案战备后库,那里有承载红色文化的山脉,更有与“新中国从这里走来”的西柏坡一乡之隔的红色土壤,虽交通不便,但却是做学问长知识的好地方,没有外界干扰,可以沉下心来踏踏实实学些东西。那时,我认真学习了档案业务基础知识,参与了民国高法档案编目、档案整理、案卷电子目录录入等工作,开始正式认识档案。后库虽远离繁华都市,红色文化血脉却紧紧相连,这里有平山早期党组织主要领导人之一栗再温、“子弟兵的母亲”戎冠秀等英雄人物,还有响彻全国的“太行山上铁的子弟兵”平山团。

    回到机关,我有了更多机会亲密接触档案。一张张泛黄的照片、一页页陈旧的纸张,记录了当时的铁马冰河,再现了历史时空,穿越于历史和今天。“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收起这段记忆,继续我的文化之旅。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4月10日 总第3051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