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一份档案寄托一生亲情

作者:黄斌 吴冰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3-01 星期三

    2016年12月中旬的一个早晨,一位老人和一位中年妇女急匆匆地走进安徽省档案馆,希望帮助查阅民国时期的有关档案。

    原来,这是父女二人,老人姓胡。坐下后胡大爷缓缓向档案馆工作人员诉说,他是安徽舒城县人,曾是县林业局干部。20世纪60年代上级组织政审,审查出自己的父亲胡显富是国民党的一名军官,所以作为后代的他被从城镇下放到农村接受改造,随后母亲病逝,自己一生务农,现在年老了也没有经济来源,只有依靠子女生活。年轻时,他曾经上访多年,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胡大爷说,曾听母亲讲父亲有可能当过国民党安徽省保安八团的军官,幼年时自己与母亲逃难去了武汉,解放后又回到了安徽,当年父亲离家外出之后就下落不明,父亲长什么样子也记不清,父亲的身份因为缺少事实依据也成为一个谜团,成了心结。一天,胡大爷听说家中有一个亲戚到省档案馆查过档案,说省档案馆里有许多民国时期档案,于是他又燃起了心中的希望,由女儿陪着早上6点多就坐车赶来省档案馆。

    根据胡大爷提供的线索,省档案馆调阅室两名工作人员一边热情接待安慰大爷,一边立即着手查找民国时期档案。调出了“安徽保安司令部全宗”,一卷一卷看,一页一页查,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终于在《军官佐履历表》及《军饷配发登记表》中找到了胡大爷父亲胡显富的登记表。据这份1936年初的档案记载,“胡显富,24岁,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毕业,现任安徽省保安第八团第三大队第十一中队少尉分队长”,左上角贴有一张发黄的二寸黑白照片,表中还有其他详细的记载,包括出生时间、家庭住址、任职时间、父母姓名、配偶姓名等。当这页发黄的档案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父女二人怔怔地盯着,工作人员指着姓名一栏,轻声问道:“是吗?”胡大爷默默地点了一下头,没有说出一句话。这时,胡大爷女儿在一旁兴奋地说:“真找到了?这就是爷爷吗?还有照片,这么英俊!”胡大爷对着父亲身着军装的照片沉思了许久,又捧起档案反复地看,久久不肯放下,眼里充满了泪水,喃喃地说着:“终于找到了!”

    如同大海捞针般,能在众多历史档案中找到这份档案实属不易,尤其还有一张照片,工作人员也为胡大爷一家高兴。经过请示领导同意,特批父女二人对这份民国档案照片进行翻拍,女儿说:“我家里只有奶奶的照片,现在终于有了爷爷的照片,我要把两位老人照片放大并排挂在家中。”胡大爷说,解放后家中没有得到过有关父亲的任何讯息。遗憾的是,省档案馆工作人员继续查阅了大量民国档案,还是没能查到胡大爷父亲后来的情况,是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阵亡了?还是远走台湾或客死异国他乡了?不得而知。

    离开省档案馆前,耄耋之年的胡大爷紧紧握着档案馆工作人员的手,激动地说:“太感谢你们了!虽然还不能查到我父亲最终的下落,不管怎么样,能查到他当年的档案,有了他的照片,已经了却我心中几十年来的愿望,父亲的身份搞清楚了,虽然曾经是一名国民党军官,一家人也受到很多牵连,但是我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在我心中永远是最慈爱的父亲。”

    一份档案寄托了胡大爷一生的情感,一份档案了却了他最朴实的愿望,父亲的身份确认了,胡大爷终于解开了心结,终于可以平静地享受晚年生活。世上最珍贵的感情莫过于亲情,档案见证了人世间这份弥足珍贵的情感。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2月27日 总第3033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