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你的满意是我最大的满足

作者:王碧莲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11-29 星期二

    在大多数人眼里,企业档案工作主要是为企业的生产、经营、管理服务,似乎与民生关系不大。然而,通过我在企业档案室10多年的工作经历,特别是近年来工作中发生的几件事来看,我觉得企业档案同样与群众的利益息息相关,同样能为群众排忧解难。

家属工的晚年生活有了保障

    正式职工的妻子或子女经其工作单位同意并实际参加了工作的人称为家属工。20世纪70年代,单位根据国家政策办了一些大集体或小集体性质的企业,安置了一些家属工,这些家属工与正式工的差别很大,随时可以辞退或自行离职。经过近些年的发展,大集体或小集体由于经营不善,导致这些家属工们自行解散,生活没有了保障,有的家属工生活过得极其艰难。

    2012年的一天,家属工们得知政府正在着手解决他们的社保问题,但前提是要到档案室查看当年名单记录并出具证明。于是,他们便满怀希望地来到公司档案室查找当年的务工名单。但遗憾的是,因为当年他们不是正式职工,单位对他们的档案未引起足够的重视,我在人事、文书档案里均未找到他们的任何信息。看到他们失望的样子,我想即使当年是临时工,但每月总得发工资吧,于是把目光投向会计档案,开始静下心来,不厌其烦地一张张、一页页地仔细查找。经过几天连续作战,终于找出了每位家属工的名单。他们手持名单复印件及证明激动地说,档案让他们的晚年生活有了保障。

老人的养老有了着落

    去年3月,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从河北来到江西九江,想查找20多年前他被单位除名的文件。当年,他因严重违反单位劳动纪律,被单位按照有关规定给予除名处理。此后,他回老家务农至今。他说:“我现在看到曾经一起工作的同志退休后老有所养,追悔莫及啊,为了养老能有个着落,我要找到当年的除名文件。”原来,当年他被单位除名后,他的个人档案寄往他现居住地档案馆,他到档案馆查找那份文件,结果没有查到。最后,他怀着一丝希望来到曾经工作过的单位档案室查找这份文件。

    我问清楚他被除名的大概时间后,便打开人事记录系统帮他仔细查找,结果没有关于他除名的任何信息。我想当年他被除名可能不是以人事命令而是以文件的形式下发的,于是又在文档系统中仔细查找,最终在1994年5月的一份文件中找到了他被除名的记录。老人手拿文件,连连向我表示感谢。今年5月,老人特意打来电话告诉我,他今年4月已经领取第一笔养老金了。

老人的心终于安定下来了

    2012年,一位70多岁的老人来到单位办公室,说自己当年被单位无故精减,对他造成极大损失,现在他要越级上访,其言辞激烈,给单位正常工作秩序造成不良影响。原来,老人于1963年被精减,其后几十年来常以被错误精减为由长期上访。单位历届领导对此事高度重视,多次召开会议,专题研究其上访问题。本着“实事求是,尊重历史”的原则,单位一方面耐心细致地为其做政策解释工作,另一方面从照顾他本人的生活困难着手,为其解决了一些实际问题。但是,没想到,2012年,他又带着老问题来到单位办公室大吵大闹。为化解矛盾,办公室工作人员带他来到档案室,我问清楚情况后,先后查阅了《国务院关于精减职工安置办法的若干规定》等20多份相关政策文件以及40多年来单位对其问题的处理意见。在这些文件面前,老人激动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无声地低下头,最后表示停止上访,保重身体,回家安享晚年。

    一页纸代表历史,几行字关乎未来。在关键时候,一纸档案能够影响到一个人,甚至影响到一个家庭。10多年的工作经历,让我深深认识到沉睡的档案被唤醒后的独特作用和意义。我总是把利用者当作“考官”,无论是电话查档还是到档案室查档,无论是认识的人还是不认识的人,我总是急利用者之所急,想利用者之所想,尽心尽力为他们呈上一份满意的“答卷”。每次为利用者查找到他们所需的档案,看到他们满意而归,我都会感到欣慰和满足。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11月28日 总第2996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