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父亲的家谱

作者:李舒琪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11-11 星期五

    父亲退休后并没有闲着,而是应邀和村里几位退休的教师组建了一个替村里义务修族谱的团队。他几乎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了这份“工作”中。

    父亲这次算是续修家谱。据村里老一辈的村民说,早在民国初期,族里曾经修过一次族谱,但因年代久远又逢战乱等原因,当时修的族谱已经遗失,至少在本村已经找不到了。因为缺少这本重要的“原始档案”,大大增加了父亲和他们团队的工作量。父亲和团队成员们只好一边向村里的老一辈收集一些重要信息,一边努力寻找这本“原始档案”。他们走家串户,只要听到一丁点儿线索就马不停蹄地去查找,终于在相隔近百里的另外一个镇里找到这本“原始档案”。原来,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有本族村民迁到外地生活,将这本“原始档案”比较完整地保存了下来。犹记得父亲和我们讲述他们找到那本“原始档案”时的高兴劲儿,简直可以用手舞足蹈来形容。有了这本“原始档案”,祖上的支脉清晰明了,父亲修谱有了更加准确可靠的依据,大大提高了工作时效。

    父亲在修族谱时发现,族里曾有分支外迁到另外一个城市(湘潭市),需要到湘潭市去采集相关信息。但是旧族谱提供的地名却是上百年前的古地名,经过近百年的变迁更替,老地名早已不复存在。虽然现在交通便利,但苦于没有确切地址而无法前往。于是修谱小组发动大伙儿想法子,有的上网去搜寻;有的拜托在湘潭工作的同学去查找;有的建议联系当地的档案馆查找历史档案……大家辛苦了近1个月却没有结果。最后,父亲决定亲自前往湘潭市档案馆查询当时的档案资料。经过档案工作人员的帮助,终于在档案馆的州志里找到了古地名的现今地址。从湘潭回来后,父亲深深感慨:“如若没有这些历史档案资料,我们的修谱之路真不知会多困难!”

    看着父亲为了修谱日夜奔波劳累,我们做子女的很心疼,母亲也颇有怨言。后来发生的两件“小插曲”,让家人对父亲的修谱工作理解并支持起来。一件事是远在台湾的舅爷爷听说族里正在续修族谱,在打给父亲的电话中激动得热泪盈眶,他说自己漂泊在外一辈子,但总觉着自己的根还是在故乡,现在年纪大了,总想着落叶归根,族里修谱总算能让他有个念想,并一再叮嘱父亲,等族谱修好后,一定要第一时间给他邮寄一本过去。另一件事是一位远在外地工作的高校女教师回老家看望亲戚,当了解到这次修谱女性也可全名列于谱内时,很是激动。她对父亲说,过去女性是上不了族谱的,这次修谱能够与时俱进,女性也能在族谱里留名,不仅让她觉得得到了尊重,更使她有种强烈的归属感。她十分感激修谱者付出的心血和努力,也钦佩老一辈人心怀责任、挑起修谱重担的担当。

    是啊,当大家伙儿都支持甚至赞赏父亲的修谱工作时,作为家人的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支持呢?正如父亲在族谱上的子孙序中所写:“族谱是一个姓氏薪火相传的历史印记,是一个姓氏的迁徙史,更是一个宗族的荣耀史。历代先贤,名留族谱,激励后代再创辉煌,去追逐祖先前进的足迹,鼓励后人勇往直前,干出一番成绩。”我想,这是父亲修谱的动力所在,也是“家族档案”的魅力所在。

    这些是父亲修家谱的二三事,却折射出民生档案在普通百姓生活中的点滴融入。档案离我们普通人并不遥远,一张老照片、一本家谱、一封旧书信、一件衣物、一套宝宝的成长相册……这些都是我们身边的档案,每一件物品都能牵出一个温暖的故事。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11月10日 总第2988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