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档案有什么用?

作者:树红霞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9-13 星期二

    档案有什么用?也许,在很多人的心中或多或少有着这样的疑惑。对没有接触过档案的人来说,档案还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有点好奇却又相距甚远,似乎和自己毫无关系。即使是因为偶然机缘接触过档案的人,恐怕也不能比较全面地了解档案的作用。

    为了让档案走进寻常百姓生活,由福建省档案局主编的《档案有什么用?》一书不久前与读者见面了。书中选择了不同类型的档案利用实例,以微观的方式呈现档案原本就具有的鲜活一面。看过档案在毕业生就业、获取补偿金、办理退休社保、解决山林和房产纠纷等关系个人工作生活的具体实例,你会深切地体会到:“沉睡”的档案,关键时候却能决定一个人的前程命运;看上去薄薄的档案,有时却意味着“真金白银”;而生活中的许多困难和烦恼事,原来只要一纸档案就可迎刃而解。

八闽知青的福音

    20世纪六七十年代,福建省共有30多万名知识青年到农村插队落户。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陆续返城。如今,他们大多已到退休年龄。但在办理退休手续时,有些知青发现个人档案中竟然没有当年上山下乡的原始记录,于是他们想到了档案馆。

    为了更好地为知青服务,福建省档案馆专门建立了“福建省知青专题档案数据库”,经过数年不懈努力,该数据库已拥有16万余条文件目录数据、近25万条知青名录数据和4100多张照片。

    “‘福建省知青专题档案数据库’是依全省各市县区档案馆上报的目录整合而成,老知青们只要提供姓名等信息,就可以快速准确地查出其知青档案的存放地点,为他们查档提供了极大便利。许多老知青根据该数据库所提供的线索,找到了证明他们知青身份、上山下乡时间、参加工作时间的档案,解决了他们退休后的医保、社保和养老金等问题。”福建省档案馆保管利用处负责人说。

档案再现先人英姿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民众通过查阅档案,追寻先辈足迹,追忆一段往事。档案馆里经常上演着“档案再现先辈英姿”的动人场景。

    在抗战史上曾有过一支赫赫有名的陆军铁甲兵团,这是中国最早的德械化陆军装甲部队,于1937年淞沪会战中首次亮相,最初的战斗颇为顺利,后因没有协同作战,遭受日军火力的轰击,二连连长郭恒健以身殉国。数十年后,郭恒健被追认为烈士。70多年后的一天,郭恒健的儿子来到省档案馆,只为求得一张父亲的照片,留给郭家后人。在工作人员的努力下,终于在馆藏黄埔军校第十期同学录中找到了郭恒健烈士的照片,看着父亲的照片,他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抗战老兵喜相逢

    平和籍的林慕理老先生曾多次来省档案馆查阅档案,每次均有收获。今年年初,他再次走进省档案馆,看看档案里有没有平和籍抗战老兵的相关内容。

    1944年,抗日战争进入战略反攻的关键阶段,当时尚在南靖师范就读的苏宗正和100多名平和籍青年投笔从戎。苏宗正在武平县训练6个月后,被编入青年军209师626团3营机枪3连,随后随部队转战福建、四川、湖北等地,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才退役回乡。

    苏宗正保家卫国的壮举深深打动了同乡好友林慕理,他决定通过档案帮助苏宗正找回其抗日的证明。福建省档案馆工作人员在馆藏档案《青年军209师626团复员纪念刊》里找到了相关档案记载。之后,在工作人员的指点下,林慕理又到福州市档案馆查档,在《209师626团协助市政府普查户口官兵名册》中找到了苏宗正的抗战记录。

    在查阅过程中,林慕理还在档案中找到了苏宗正的同乡兼战友何顺从等多名平和籍抗战老兵的记载。虽然苏宗正、何顺从两位老兵都在平和县生活,但是几十年来虽近在咫尺却不知对方近况。正是因为有了珍贵的档案,两位老兵才得以重聚,还获得了抗战老兵专属慰问金。

    去年,通过查阅馆藏档案资料,另一位老人张秀卿的抗战老兵身份得以确认,并且领到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9月12日 总第2964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