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坚持到底”励我行

作者:沈秋农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6-28 星期二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之际,我想起了“坚持到底”4个字。

    这4个字是1944年5月毛泽东为中央军委军事工业局局长、陕甘宁边区特等劳动模范李强的亲笔题词。这幅题词是作为奖品颁赠的。原因是李强自1938年初从莫斯科回到延安后,一直从事军工生产,军事工业从一穷二白到成就显著,有力地支持了抗日战争。“坚持到底”也就成了李强参加革命斗争、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座右铭。“文革”期间,在外贸部副部长岗位上的李强不时受到造反派的冲击、干扰,李强将这幅“坚持到底”的领袖墨宝压在办公桌玻璃板下,既是对造反派的震慑,也是对自己的鼓舞。

    我清楚地记得,1993年5月我在京城拜访这位心仪已久的革命老人,请他谈谈当年参加学生运动、创建中共常熟特别支部的经历时,老人侃侃而谈。他告诉我,1923年初,他在上海南洋路矿学堂读书时,不但认真阅读《向导》《新青年》等进步杂志,还经常去上海大学听瞿秋白、恽代英等著名共产党人的政治宣讲,接受革命思想的熏陶与浸染,也在心灵深处埋下了献身革命、追寻真理的种子。五卅运动爆发后,他超群的组织能力在同学中崭露头角,很快加入了上海学生联合会并被推选为学联执行委员、军事委员会委员,1925年6月加入共青团,8月转为共产党员,成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忠诚一员。老人不无骄傲地跟我说:“我这叫火线入团,火线入党!正是在五卅运动的高潮中,我开始走上了革命的道路,逐步成为一个职业革命者。”1996年9月,李强生命的年轮终止在91岁。哲人虽逝,懿德长存。几年后,他的档案捐赠给了常熟市档案馆,作为一份宝贵精神财富和难得的红色教材,遗爱家乡,惠泽后人。

    虽然我同这位从常熟走出去的革命家的初次见面是在1993年,但早在1981年我就知道他的大名并拜读他在常熟播撒革命火种的回忆文章,可说神交已久。在他去世后,我还参加了他的百年诞辰纪念会,主编了《李强纪念文集》,接收了李强捐赠的档案,所有这些都给我留下清晰深刻的记忆,而“坚持到底”就是他革命生涯的真实写照。最初我将“坚持到底”只是理解为中央领导对李强从事军工事业的肯定,是对他工作精神、工作业绩的鼓励。随着研究的深入,在我内心深处顿觉豁然开朗,这岂止是对李强工作精神、工作业绩的肯定,分明是对李强对党的信仰无比忠诚、对革命事业的信念无比坚定的肯定。中央对他的评价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他不仅是革命家,而且是科学家和经济专家,是我党一位难得的复合型人才,在科研领域、军工生产领域、广播电讯领域和外经贸领域都做了许多奠基性或开创性工作。评价之高,堪称党员楷模。没有忠诚不渝的共产主义信仰,没有百折不挠的坚定信念能做出如此卓越的贡献吗?“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李强不但始终如一、坚持不懈地做好事、做实事,尤为重要的是做了许多奠基之事、创新之事、开拓之事。李强逝世已经20年了,但只要提起他、追念他,我的仰慕与钦敬、感恩与感悟,依旧高山仰止,心向往之。正是在李强“坚持到底”精神的激励下,我对党的忠诚,对事业的追求落实在为党管档、为国守史、为民服务的具体工作之中。虽然我已退休数年,但依然关注着档案事业发展,依然奉献着一个花甲老人的夕照余晖,不为别的,就为“坚持到底”这4个字。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6月27日 总第2931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