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全国政协委员李捷建议

善用档案铁证夯实制度自信 真正认识协商民主

作者:本报记者 崔珍珍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3-10 星期四

全国政协委员李捷   本报记者 甄学宝 摄

    “用档案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用档案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用档案让百姓充分认识中国的协商民主、破除西方式民主盲目崇拜,用档案充分集中民意民智、发挥资政功能”,这是全国政协委员、求是杂志社社长、中国史学会会长李捷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档案工作提出的建议。

    李捷认为:“历史越是久远,档案越不能丢,这是根本。有了档案,党的历程、共和国的历程才能够真实地再现,也才能成为我们党宝贵的思想财富和生动教材。”针对历史虚无主义,李捷说:“历史虚无主义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国内的歪风,借着否定毛泽东、邓小平来否定我们党,还有贬低英雄、抹黑英雄来否定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怎么反驳?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历史档案;另一方面,国外还有一股历史虚无主义妖风,比如日本的极少数人不承认当年的侵略战争,拒不赔礼道歉,不认账,甚至还要复活军国主义。怎样用铁的事实来教育他们、让国际社会来警醒?也要依靠历史档案。”

    面对一些人质疑社会主义优越性的现象,如何从档案方面重塑制度自信,李捷说:“社会主义优越性,从历史上、档案上进行教育是非常有说服力的。这种优越性往往是在最危难之时最能体现。比如汶川大地震,积累了人民财产安全、抢险救灾、震后重建等大量档案资料,都是真人真事。用这些档案和活生生的例子教育大家,特别是拿这些大地震与历史上发生的日本的大地震、美国的大地震等做对比,就能看出来,确实是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中国好。”

    针对当前存在的西方民主崇拜现象,李捷说:“很多国家以为我们没有民主,其实,我们这个民主政治最生动的例子就是两会,人民代表大会是怎么行使职权的,全国政协的委员们是怎样履职尽责的,特别是现在,政协还有双周座谈会,这些座谈会的材料等将来也成为历史、成为档案。这些很生动的材料能够证明,中国有它的特殊性,但是它还是按照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这个轨迹发展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健全。所以,大家能够越来越充分地享受民主。”

    “当然,民主不是唯一的目的,民主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集中广大的民意和民智,让党中央、国务院根据人民群众的意愿、集中智慧做正确科学的决策,这样我们就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在这一方面有很多例子,包括马上要讨论的《慈善法》,还有以前通过的《物权法》《立法法》,制定和通过这些法律的过程,就是汇民意、聚民智的过程,就是实施民主决策、科学决策的过程。每一部法律的背后,都伴随着海量的历史记录,都可以为资政发挥重要作用,同时,也可以避免人们对西方民主的狭隘理解。所谓西方民主,似乎是一人一票,其实也做不到一人一票。票决是一种标志,但不是绝对的,不能把它绝对化。票决是一种民主,协商民主也是一种民主,而且协商民主既可以广泛听取意见,同时也可以保持政府的高效。如果票数不到,政府就做不成事,那中国也发展不到今天这个水平。”

    为此,李捷建议:“今天发生的事情,明天就成为历史的记载。将这些材料梳理起来,形成大数据。用大数据的理念整理这些看起来杂乱无章、没有内在联系的档案,从里面梳理出规律性的东西,应该说,档案就会发挥出巨大的资政作用。档案中有一些国家的核心机密,这些是必须要慎之又慎的。我们完全有能力和技术手段在确保国家安全的前提下,将与政务公开相关联的档案及时对公众开放,特别是对智库开放,也包括依法有序地向国外知名智库开放。当然,我们也希望这些智库不要戴有色眼镜。在这个基础上,要积极探索一条档案开放的好路子。”

    李捷认为:“用档案来说话,是最及时、最有效的。有时候,自己说是一方面,同时请别人来说,也是很重要的。西方就很注重这点,比如,我们中国很多人从国外回来后说国外是如何做的,这无形中就为他们扩大了宣传和影响。我们要高度重视档案在提高中国的国际传播力和话语权中的重要作用。”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3月10日 总第2884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