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档案的味道

作者:李卫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01-30 星期五

    当《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红遍大江南北的时候,我也被它所吸引。对于从事档案工作的我来说,档案同样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味道。

    档案都有哪些味道呢?带着这个问题,于夜深人静之时,我沏上一壶花茶,在茶香氤氲中,徐徐打开记忆的闸门,寻找档案的味道。

我的档案有点“咸”

    自从接手地矿局档案室的工作,我就有点犯怵。看着眼前几十个铁皮柜,几百个排列整齐的档案盒,尤其是那一摞摞有待整理的文书材料时,我愁得脑袋都“大”了。

    地面要打扫,玻璃该擦了,遮光窗帘上落了一层灰……干吧!搬来梯子,摘下窗帘,找个大水桶,洗刷刷、洗刷刷……水花与泡沫齐飞。抬手擦擦额头的汗,看看洗净的窗帘,那叫一个美。从地面到柜子上,我“上蹿下跳”,在小小的档案室里尽情挥洒我的汗水。

    现在的档案室里,除了淡淡的洗衣液的香味,是不是还弥漫着咱汗水的咸味呢?这还不算什么。趁着闲暇功夫,我又一头扎进档案室,查看每一个档案柜的分类,查看档案盒的排列规律。前任档案员讲的内容,自己不光听着,还要在核对中得到印证。要说难,接下来档案整理和分类装订就有点技术含量了。档案部门的老师帮我这个“菜鸟”把需要整理的文件按保管期限分成了几类,剩下的活儿,就要靠自己了。拆订书钉、按机构分类、逐件加盖印章……干这些活儿,头脑里乱不得,真可谓“大处着眼,小处着手”。一连好几天,白天在单位整理档案,下班到家吃饭时心里头还想着那些没整理完的文件。一直到那一摞摞文件都“乖乖地”归档,这心才算踏实下来。

    看着铁皮柜里齐刷刷排列整齐的档案盒,再回头看看那些流下的汗水,这档案里还真是有点“咸”呢!

我的档案还有“甜”

    话说有一年的夏天,我们地矿局来了几位“不速之客”。他们中有两位是公安机关的办案人员,另外两位是市里一家煤矿的矿主和生产矿长。这家煤矿与相邻煤矿因为井下坐标的标示问题发生了纠纷,官司打到了法院,在举证环节,这家煤矿犯了难。由于矿上办公楼装修,搬了几次家,档案资料挪来挪去,有几张重要的图纸如今谁也说不清下落。缺少了证据材料,拿啥到法院说理呢?眼看应诉的日子一天天逼近,这可把矿主给急坏了。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们找到了地矿局。大致了解了他们的来意,我随即走进档案室,帮助他们查找相关档案资料。虽说要找的是2003年前后的档案,但由于平时保管得很有条理,我没费什么功夫,就把他们要查的档案找了出来。当我把档案袋送到阅览室的时候,两位办案的同志愣了一下说,这么快就找到了,地矿局的水还没喝到嘴里呢!

    后来,根据我们提供的档案,生产矿长果然从中找到了举证所需的材料,经主管局长签字同意,公安机关的办案人员复印了相关材料。在接下来的案件审理中,这些材料成了维护这家煤矿合法权益的有力证据。法院根据材料和测绘公司的实地勘查结果,不仅驳回了另外一家煤矿的无理要求,而且还依法责令其进行赔偿。

    这事过去没多久,一面大红锦旗就送到了我们局里,“为民服务,保驾护航”8个烫金大字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夺目。经过这件事,这家煤矿主在感谢我们之余,还欣然接受了建议,在我们的帮助指导下,高标准整理完善了该煤矿所保存的档案资料。

    那一刻,我为档案工作能够危难之处显身手而感到自豪,我们档案工作者的价值,因为默默无闻地付出而散发着光彩!

    付出的是汗水,流淌在心中,品出咸味;收获的是掌声,激荡在心底,品出别样的甘甜。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1月29日 总第2717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