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南京!南京!不能忘却的历史

——访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馆长吴先斌

作者:屈建军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12-12 星期五

    今年12月13日是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我们铭记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只有铭记历史,才能吸取历史教训;只有铭记历史,才能珍视来之不易的和平与安宁;只有铭记历史,才能开创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吴先斌手持1937年12月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士兵田口房治的个人影集。该影集中收有日军占领南京后的照片,其中包括12月17日华中方面军在南京举行的“南京入城式”,日军占领下的中山路、中央医院、国立美术陈列馆以及被日军炮火炸塌的中山门、玄武门、明城墙等。

本报记者 屈建军 摄       

    南京,一个在战争中饱受苦难的城市。77年前的12月13日,日寇从安德门攻破南京城,屠城40多天,30万同胞悲惨地沦为冤魂,整个城市化为废墟,史称南京大屠杀。这段人类文明史上泯灭良知、灭绝人性和践踏文明的暴行,一度湮没于历史的烟尘中,除亲历过这场人间地狱的幸存者外,鲜有人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本报记者走进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试图去寻找在那段幽暗的岁月里,我们中国人用血肉之躯书写的不屈不挠的抗争史。

    “一个没有危机感的民族是无望和无救的。”博物馆的入口处墙上镌刻着田汉的名言警句。

    通往三层展厅的楼道里呈阶梯状排列着为保卫南京城而捐躯的无名烈士的照片,在照片的周围写满了参观者的感言、签名。

    走进展厅,迎门是堵墙,上面镌刻着巨幅《义勇军进行曲》词谱;侧面悬挂着的72张神情各异的幸存者照片,均为吴先斌采访时拍摄的。

    “这个博物馆里,没有标语口号,只有陈列的文物、档案在讲述历史。让每一个参观者都可以在这里和历史对话,客观地反思历史。”

    “国破山河在。正是中国人的抗争,中华民族在精神上从未沦陷,每一个从抗争中走过的中国人都值得历史铭记。”

    在这种理念的指导下,吴先斌精心设计了馆徽,并在上面写有:“NO WAR”(反对战争)和“共赴国难”。“NO WAR”,这是如今每天沐浴着和平阳光的我们无法体会到的,却是当年深受战争之苦的人们最渴望梦想成真的一句话;而“共赴国难”的精神,不仅是战争年代,和平年代更要传承下去。

    一个展览28幅照片揭露南京大屠杀

    谈及日本人如何看待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时,吴先斌说:“今年8月9日至12日,我带着馆藏的28幅反映侵华日军暴行的照片,前往日本名古屋市参加‘为了和平揭露战争的展览’,这也是中国民间人士首次参展。展览开幕的当天还引起了《朝日新闻》的关注,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参观展览的人数并不多,日本大多数市民尤其是年轻人对南京大屠杀了解不多,也不感兴趣。”

    记者问:“日本年轻人为什么不关心这段历史呢?”吴先斌说:“我也问过一些参观的年轻人,他们要不就不了解这段历史,要不就说对于这段历史,日本政府的说法与中国政府的说法不一致。”

    势川今年16岁,是一名日本高中生,他是跟着妈妈来的,在看完“侵华日军罪行照片”后,他说:“南京大屠杀,从来没听说过,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以前只知道日本有作为被害的一面,现在才知道日本不仅有被害的一面,还有加害别人的另一面……”

    吴先斌说:“大多数日本人对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的记忆已经模糊了,但确实也有一部分有良知的日本人还在坚守、反思这段侵略史。”

    在一次座谈会上,吴先斌正在发言时,突然听到背后‘扑通’一声响,猛然回头一看,有一名日本中学生代表团的成员正跪在地上,双手把一套光盘捧过头顶,他说这套光盘刻录的内容是他们调查的有关反映南京大屠杀中受害中国人情况的资料,面对此情此景,吴先斌动容了!

    看了展览的日本中老年人被问及是否知道南京大屠杀,很多老人都点头。原口和加藤女士是特意赶来参观展览的,两人都已60多岁,在“侵华日军罪行照片”展区,她们一张一张认真地看着,不时用手指指点点。看后与吴先斌进行交流时,两位老人道出了其中的原因:日本官方淡化侵略历史,只谈东京遭遇大轰炸以及广岛和长崎被投掷原子弹受害的一面,对南京大屠杀、强征慰安妇等罪行则采取回避或淡化处理。这种对历史选择性记忆的态度引起了吴先斌的深思,他说:“南京大屠杀至今已过去77年,抗战胜利已有69年,这是南京大屠杀照片第一次亮相日本,很多日本年轻人不知道很正常,恰恰说明今年我们参展来对了,更加坚定了明年参展的信心。我们如果再不重视宣传,以后更没人知道这段历史了。”

    在展览期间,名古屋战争与和平资料馆事务局次长竹内宏一,邀请吴先斌到他办的馆里参观,吴先斌考虑到日本的交通费较贵,就没有马上答应,但听竹内宏一说馆里有南京大屠杀的照片展示,吴先斌决定还是去看一看。竹内宏一的展馆有三层展厅,展览的内容主要反映的是二战期间日本人受害的一面,可他所说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照片只有一张,还放在角落里,文字说明也只有500余字。吴先斌看后非常气愤。竹内宏一向他解释说:“我知道,您看到只有这么一张是反映南京大屠杀的照片会很失望,但您知道为了能展示这一张照片我们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吗?为了这一张照片我们每年要多付出120万日元的费用。”吴先斌问他:“为什么?”他说:“在日本有规定,凡是从事宣传文化场所的建筑税每年是可以免收的,就是因为我馆展示了这张照片,河村隆之市长不能批准我馆享受免税的待遇。”吴先斌听后,深受感动,“我们一行6人主动补购了门票,也算是尽一些绵薄之力”。(待续……)

   

南京大屠杀后无家可归的孩子们

1937年12月9日拂晓,攻打南京光华门的日军工兵敢死队员手持朝香宫亲王的御赐军刀朝东向天皇宣誓。

(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供图)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12月12日 总第2697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