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专访

张乐平与“三毛”的不解情缘

——访张乐平之子张慰军

作者:中国档案报记者 秦海庆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11-07 星期五

“三毛”认父记

     张乐平与台湾作家三毛不解的父女情缘

    “你的父亲和台湾作家三毛真的是父女关系吗?”

    “是的,我父母真正认她作了义女。”

    回答完记者的疑问,张慰军接着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曲折故事:“上世纪80年代初,著名作家姚雪垠在一次出国参加活动时遇见了台湾女作家三毛,三毛就托他带口信向父亲问好,后来父亲的好友黄苗子也带来口信说台湾的三毛向他问好,但终究相互之间无法联系。后来,三毛有个亲戚在武汉的《长江日报》工作,他特意来到医院看望我父亲,并把三毛写给父亲的信转交过来,这才算联系上了。后来我在香港工作时,三毛给父亲的信都是由我转到内地的,那时台湾和大陆还不能通信。我记得三毛在给父亲的一封信中说道,三毛不认‘三毛之父’为父亲,谁认父亲?她表示一定要来大陆看父亲。”

    张慰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记得那是1989年3月的一天,我在香港启德机场接三毛,由于我们没见过面,我就仿父亲的笔迹画了个‘三毛’去接她,果真顺利接到了。我们3月底到上海,我记得很清楚,当飞机落地的一霎那,三毛的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这也是她近40年首次踏上家乡的土地。她到我家进门后,向我的父母磕了三个头,并认了亲,按规矩,我父母是要送她礼物的,母亲问她想要什么礼物,她说什么都有,就送一件中山装吧。母亲让我大嫂去买了一件中山装来,她非常喜欢,后来她在很多场合都穿过。那次她坚持不住宾馆,要住在我家,在短短的三四天里,三毛天天陪着我的父母。父亲正好身体不太好,有点感冒,她就像亲生女儿一样为父亲端茶倒水,擦洗喂药。后来,我们一直像一家人一样来往。”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10月31日 总第2679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