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钟情于创造美

——记上海市档案局馆团员青年类岗位标兵葛冬冬

作者:徐 煊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9-29 星期一

《档案春秋》《上海档案》美术编辑葛冬冬

    2013年初,上海市档案局馆以公开招标的方式,向全社会征集象征上海档案工作、档案事业的行业标识,这在申城档案行业历史上是首次。2014年1月,获评标识公开发布。整个标识图案外形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白玉兰花,花蕊由“档案”两个字的汉语拼音开头字母“D”和“A”组成。标识用由黄到红的渐变色填充,象征燃烧不熄的火苗,充满着勃勃生机,让人眼前一亮。

    这个标识的设计者葛冬冬,是《档案春秋》《上海档案》的美术编辑。

    葛冬冬身材瘦削,刚过不惑之年。他面容白净,戴着副黑边眼镜,长着一头卷发,说话细声细气,让接触过的人过目不忘。因为他的名字好记易懂,朗朗上口,于是同事们亲切地称呼他“冬冬”。

    聊起标识设计的核心理念时,冬冬谦虚地说,标识的文字说明是同事们修改加工过的,自己早已经牢牢地背了下来:“档案及其承载的记忆,是上海这座城市的文明核心与历史精髓。守护并传承这一切,肩负伟大使命的档案人职守光荣、崇高。档案工作是一项永远的朝阳职业,持久恒定,不可或缺;虽未必辉煌于一时,却与人类的命运相始终。”

    设计需要付出艰辛的脑力劳动,工作过程枯燥、乏味,一般人是无法体会的。回顾设计标识的过程,冬冬并未强调个人贡献,只是说到自己是档案人里的一分子,应当尽己所能贡献力量,而集体则给予了他莫大的帮助。

    标识设计之初,冬冬也曾摸不着头脑,但数度周折之下,终于定下了设计方案,放开思想禁锢,将较满意的创意都设计成作品,边修边改。

    “上海档案标识”设计要求简洁、明快、识别性强,能反映上海档案工作的历史感、时代感,体现上海档案工作者面向社会、服务各界的行业形象。标识图案的设计很关键,冬冬为此下了很大功夫。

    早期上海航运主力运输工具沙船、渔民使用的捕鱼工具、代表申城的“申”字、象征上海内外环线的“回”字,这些形象是否可以来代表上海这座城市?档案事业像是一片沃土,档案人辛勤耕耘,可不可以用“田”字来意寓?怎样让外国人也能清晰明了地知晓标识代表档案、档案行业?用英文“ARCHIVE”好还是用中文或是拼音?标识的填充色是不是能用庄重的黑白相间色,体现出厚重的历史意味?灰色或是黄色的象征意义是不是更强烈……

    顺着这些设计思路,冬冬设计了十几份不同方案的设计原稿,再请部门同事帮忙出主意。大家召开了3次集体讨论会,采用头脑风暴座谈法,每个人对不同方案作比较,提建议,想点子,最后再合议出总的意见,供冬冬采用。

    功夫不负有心人。设计初稿在市档案馆馆务会上获得领导们的首肯。不过,领导提出了修改意见和建议,指明了更高的标准,因为,希冀用至臻至美的形象来标识上海档案事业是大家共同的心愿。

    在单位里,冬冬埋头工作,很少有人知道他之前的辉煌经历。

    其实,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们,平日里随处可见冬冬的设计作品:现行的人民警察警衔标志、全国劳模奖章、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金融系统和通讯行业的标志等,都是他的杰作。

    冬冬并非档案科班出身,他大学学的是工艺美术设计,毕业后分配到上海徽章厂工作。进厂不久,他就以勤恳和敬业的精神,成为年轻人中的佼佼者,20多岁便担任了设计室主任,带领着一批年轻人搞“自负盈亏”的改革,因为表现突出被厂里重用。1998年,单位指派他参与人民警察的警衔设计,随后他在北京和上海之间往来了半年多,终于不负众望,成功“出彩”。因此,2000年他被评为闸北区十大杰出青年、上海市青年岗位能手、上海市劳模。

    2006年,通过公开招考,他进入了《档案春秋》编辑部担任美术编辑。

    设计封面、版面安排、照片改色调整、全文上版,这些技术活,要做到出彩,靠的是美术编辑的专业功底和创意策划。但是,光靠技术也不能很好地完成这项工作,还需要耐心、细致、敬业,需要反复设计、出样、比对、微调,要不厌其烦。这么排是不是会更好些?图文的安排是不是黄金分割?版面的字间距、标题的字体、字号,如何更让人赏心悦目?别人对版面的夸奖,冬冬并不放在心上,却对留下的缺憾铭记在心。在《档案春秋》编辑部,他学会了“用版面说话”,用版面表达立场和态度,用作品的美感去影响、感召大众。

    如今,7年多过去了,在部门领导和同事们的共同努力下,杂志拿下了两届“华东地区优秀期刊”,名列上海文史类杂志前茅。有一次,编辑部去上海另一家文史杂志社取经,对方说:“我们倒是要向你们取取经,能把版面设计、图片处理得那么漂亮、到位,真是令人羡慕。”

    的确,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冬冬的专注和专业让大家信服。

    现在,同事们常戏称冬冬是“独养儿子”。因为,自2012年起,由于缺人手,冬冬又肩负起了《上海档案》的美术编辑工作。这下,他更忙碌了。部门只有他一个美编,一个月要排两本月刊,往往是“春秋”的编辑围着他忙完一期,“上档”的编辑又发了稿,有时还有两本杂志的编辑同时找上门来抢美编,冬冬忙得连轴转。尤其是《上海档案》,因为刊登全市档案系统的动态信息,讲究时效性,在最后的截稿开印前,随时都有可能调整版面,这对美编出手“快、准、狠”提出了更高要求。

    2013年是档案宣传部门忙碌的一年,部门里人手本来就不多,已经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此时更是闹了“饥荒”:有调走的,有休产假的,就剩下“三两个人,七八条枪”。从2013年3月起,原先64开32页的《上海档案》改成了大16开40页的全彩。所有版面设计都得重新来过。冬冬忙得不亦乐乎。

    2012年夏日的某天一早,武警驻市档案局馆中队的冯超到编辑部找葛冬冬。同事们都知道,小冯负责中队的宣传工作,常请冬冬帮忙设计宣传栏、宣传讲座的幻灯片。大伙告诉他,葛冬冬已出差离沪,这一个星期都不来上班。获知此事,小冯面带遗憾,道出原委,原来他要退伍了,周末回老家,想找葛冬冬“老师”当面告别并致以谢意,感谢葛冬冬给予他业务上的指导,还在业余时间教他学画……

    冬冬热心、热忱、热情,同事们说,他就像是冬天里的炉火。机关党委宣传栏的美化、单位联欢会投影背景幻灯片的制作,只要是有关美术设计的事情,无论谁来求助他,冬冬总是爽快答应、努力完成。尽管这一切都不是他的本职工作,尽管要占用他不少业余时间。他的名声甚至传到了他居住的社区,对方找上门来,要求他施展设计才能,为美化当地的幼儿园出力……

    一到午间工休,单位乒乓球室里,总有冬冬的身影,这个嘻嘻哈哈的卷毛小伙和同事们挥动着乒乓球拍,互相切磋着球艺。年轻人钟情的,他一样不落。

    爱生活、善学习、会工作,这才是冬冬让大家羡慕的地方。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9月29日 总第2667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