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时评

档案编研不能只汇不编或只编不研

作者:罗 京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5-16 星期五

  档案编研工作是将静态的档案资源转化为动态的、可供利用的信息资源的加工制作过程,是档案部门系统、广泛地向社会提供利用服务的一项高层次工作。让档案编研成果满足社会各界及人民群众的需要,是档案编研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各级各类档案馆都保管着非常丰富、珍贵的档案史料,主动挖掘这些馆藏,将其汇编成册并向社会公布,是档案馆充分发挥“五位一体”功能之必须,也是档案编研工作者的应尽之责。

  古往今来,凡是拥有档案材料的人,无不进行研究工作。档案部门可通过主动提供档案的编研成果,直接服务于社会各项事业,推动和促进国家或地方人文历史、社会科学的研究。档案工作者保管、接触大量的档案资料,占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若不进行编辑研究,等于在浪费资源。但如果只汇不编或只编不研,编研作品便成了文字资料的堆砌,反映不出档案文件及事件之间的历史联系,乃至编出的资料粗糙、漏洞百出,没有利用价值,更谈不上出精品,为社会所利用,那么充分发挥档案馆的档案利用服务中心功能便成了一句空话。

  当前,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档案编研工作者必须树立精品意识,实施精品战略。要将社会效益同经济效益有机结合起来,制订精品计划,并精心组织、设计、编制,在抢救、保护档案史料,方便利用的同时,争取推出更多适应社会需求的精品,进一步提高人民群众对档案及档案工作重要性的认识,进一步提高档案部门在社会上的影响力。

  古代文献的形成方式有著、述、编3种。著,要求必须具有新的理论、新的认识;述,要求讲述、阐发已有的经典著作;编,要求根据一定的体例连缀旧文,使其成书。这些均需要编者具有创造性的思维并予以阐发,而不能简单地汇与编。所谓编研精品,需要精心创作,体现出编研工作者的思维和功力。以档案文献编辑为例,当前的文献编辑,更要注重编研作品的政治性、科学性和史料研究价值,力求精品。笔者曾有幸参加中央档案馆国家档案局《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49.10-1966.5)》(共50册)的编辑出版工作,在历时两年多的时间里,编研工作者始终贯彻中央档案馆国家档案局关于加强领导、广泛收集、增强力量、精心挑选、加强审核、强调保密、及时送审、按时出版的要求,从制定编辑方案与细则、收集史料、选稿,到版本选择、文字整理(编辑加工),都精心组织、科学统筹,认真编排、层层把关,严谨细致、多查多问,在汇中编,在编中研。比如版本的选择,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中央文件由于种种原因常常会形成许多不同的版本,且同一份文件版本不同,文字差异很大。因此,编研工作者要从思想上高度重视版本问题,先收集齐主要版本,然后比较各版本的形成时间、文字优劣,分析各版本的形成过程,再选出最佳的版本,而不是将几个不同版本的文字进行拼凑,形成一个新版本。再如文字核订,或查多个字典,或核对不同档案版本,或经过多方讨论、查证资料才确定文字是否订正和怎样订正,同时还要做好文字记录,以保证全书的一致性。为了不漏掉一个订正字,编研工作者们将稿子一页一页地在台灯下照,像看X光片一样,使那些带符号的文字一一显形,确保无一遗漏。有人说,编研工作者多少有些“神经质”“强迫症”,笔者认为,正是他们这种严谨细致、不厌其烦的编研工作作风,才确保能够及时、准确地向社会公布那些具有深远指导意义和理论价值、历史研究价值的文件资料。

  综上所述,汇与编、编与研是相辅相成的,要想出精品,绝不能只汇不编或只编不研。有特色才有形象,有精品才有影响。档案部门必须重视编研工作,投入相当的精力在编研工作上,通过编研工作,更好地为本单位、本系统、本地区服务,为党的中心工作和各项工作服务,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服务,彰显档案及档案工作的意义和价值。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5月16日 总第2609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窦尉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