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各地动态

征文:我与档案馆的故事

作者:司马江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5-05 星期一

    2008年我开始在档案局馆工作,工作的大部分内容是在档案馆与同事一起接待查档。近年来,我亲眼见证并与利用者们演绎了无数个关于档案化解难题的真实故事。在这里,选择两个工作中印象比较深刻的事例,从中见证档案的价值和作用。

    档案还原真实的亲情

    2008年9月的一天,我和同事接待了一位利用者,这位利用者心情沉重地向我们诉说,他想查找他和他父亲是父子关系的证明。父子关系还要证明吗?面对我们的不解,他继续说,他的父母是1981年1月结婚的,1982年2月他出生了,在他2岁多的时候,他的父母离婚了,后来他的母亲带着他改嫁,从此他的户口本上的姓氏就跟了继父的姓,30多年来,他一直都想与自己的生父同姓,也一直在为此事奔波,却始终没有找到足够的证据来证明他们的父子关系。于是,他来到档案馆,希望我们能帮忙。我和同事根据他说的情况,经过一番思索,决定在1982年的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档案中帮他查找,因为1982年7月1日开始进行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凡在1982年7月1日前出生的人就会有记录,这位利用者正好是1982年2月出生,那时他的父母也还没有离婚,所以一家人的姓名应该会在普查表上有登记。我们问清楚了他父亲在1982年的确切住址后帮他找到了那一年的案卷,工作人员从档案馆调出案卷给他查阅。过了一会儿,他就捧着档案高兴地跑过来,对我们说:“找到了,找到我父亲的名字了。”他指着上面的名字说:“这是我父亲,这是我母亲,这个是我,没想到档案上还这么清楚地记录着我和父母的名字,还标明了我们的关系,到时候我去派出所就直接可以解决问题了。”看到他如此高兴,工作人员的心情也非常激动,一纸档案还原了一份真实的亲情。这是我从事档案工作以来第一次亲眼见证档案的重要作用,此后,我对档案始终怀着一种亲切感。

    档案换来幸福的晚年

    2010年9月的一天,一位年纪稍大的妇女来到档案馆查阅室对我说:“我是商业系统下面商店的一名下岗职工,由于历史原因,我的年龄多次改动,导致户口簿、身份证和人事档案上年龄不符,今年我应该开始享受社保了,但是社保局无法确定我的年龄。我想找商店的留守机构把我的真实年龄改到人事档案上去,他们不肯,说没有证据改不了,找派出所他们也不能改,也说没有证据改不了。现在,我下岗了,没有生活来源,也没有什么技能,我只想靠社保来养老,可由于年龄问题我没办法享受到社保,我的晚年生活该怎么办啊?我想死的念头都有了。”当时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她,便追问了一句:“您想一下还有什么可以证明您年龄的资料?”她想了想说:“我从前有下放东塘公社的经历。”随后,她叹了一口气说:“那可是好多年了,肯定找不着相关资料了。”我说:“您别急,我们这里有知青档案。”这时,她腰板一直说:“这个你们还有?”随后,我调出了案卷,在“历年知青下放卡”中找到了她真实的出生年月及下放时间,她激动地说:“太谢谢你们了,没想到你们把档案保存得这么好。”人们常说,人的生命是世间最为珍贵的,今天我亲眼见证了馆藏档案资料有时堪比生命的例子。此后我对档案又多了一层感受,那就是敬畏感。

    别小看档案就是呆在库房里的一张张纸,一件件实物,但它却是一笔笔宝贵的财富,它能承前启后,惠及后人,这是其他工作无法替代的,我为我所从事的职业感到自豪。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5月2日 总第2603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段立琳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