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专访

侨批档案开发利用大有可为

——访全国政协常委、广东省侨联副主席李崴

作者:本报记者 段立琳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4-10 星期四

全国政协常委、广东省侨联副主席李崴 本报记者 段立琳 摄

    2013年6月,在韩国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大会传出喜讯,我国广东省与福建省联合申报的侨批档案成功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至此,共计16万件饱含海外侨胞浓浓乡情、见证爱国华人华侨拳拳爱国之心的侨批档案正式成为世界级的文献遗产。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常委、民革广东省副主委、中国侨联常委、广东省侨联副主席李崴,在京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专门谈起了侨批档案,他认为:“应以侨批档案申遗成功为契机,进一步做好海内外侨批档案的征集、保护和开发利用工作,侨批档案的开发利用大有可为!”

    李崴之所以谈起侨批档案如数家珍,源于他的工作经历。2000年至2011年底,李崴任广东省江门市副市长,这12年间他一直分管档案工作,推进江门市档案的征集、保护和开发利用一直是他工作的重点之一。江门市是我国著名的侨乡,海外华人华侨的数量及分布的国家地区范围均居全国首位。有侨就有“批”,江门的侨批也称“五邑银信”,以其数量多、历史跨度长、覆盖范围广、内容丰富等特点,具有很强的研究价值。此次入选《世界记忆名录》的侨批档案中,来自广东省的15万件中约有四分之一出自江门。

    江门市档案部门曾下大力气组织辖区内档案部门开展对侨批档案普查、征集、修复、数字化等一系列工作,摸清了侨批档案家底。江门市政府在2008年11月专门下发文件,要求各市、区文化局和江门市五邑华侨华人博物馆将其收藏的“五邑银信”及有关侨批档案移交给江门市档案馆集中保管。至此,江门市实现了侨批档案的集中保管和统一全方位的开发利用。2008年,李崴作为江门市档案部门的代表,成为侨批档案申报《世界记忆名录》项目领导小组成员,见证了侨批档案从入选《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到晋级《世界记忆亚太地区遗产名录》,再到问鼎《世界记忆名录》桂冠的跨越式“三级跳”全过程。

    我国的侨批档案已被全世界认可,档案部门在保管好的同时,如何用好、用活这些珍贵的文献遗产成为下一步要研讨的课题。李崴告诉记者,侨批档案作为我国民间机构与世界各国开展国际金融汇兑业务的最早案例,值得深入研究。借着侨批档案申遗成功的东风,他准备撰写一份提案,建议档案部门与国内的金融机构合作开发馆藏侨批档案,从中不仅可以编写出世界级的金融史志,还可以总结开展国际汇兑业务的经验和规律,为当前我国正在进行的金融改革提供参考与借鉴。

    侨批档案中还有大量反映爱国华人华侨奔走集资支援抗战及慷慨捐资家乡建设的记载。李崴举例告诉记者,其中一件档案记载了一位家境并不富裕,当年以售卖瓜子为生的马来西亚华人,为了筹集资金支援国内的抗战,竟将自己还未出世的孩子作价18块大洋卖给别人,凑足捐款寄回国内。后来,李崴和侨联的工作人员一起,辗转在马来西亚查找到了那位华人的遗孀,帮助她在广东肇庆找到失散多年的儿子。让老人在临终前得以母子团圆,再无憾事。

    李崴表示,侨批档案中类似的感人故事很多,急需档案工作者进一步深入挖掘整理和开发利用,将这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变成鲜活的文化产品,通过更广泛的宣传,让全社会知晓,这也是对华人华侨的爱国功绩的一种回报。在侨批档案申遗的筹备期间,对于侨批档案的挖掘整理和开发利用工作也取得了显著成绩。比如,广东省档案局与福建省档案局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合办的“海邦剩馥——中国侨批档案展览”宣传侨批档案历史价值和世界意义,引起了广泛关注;广东省档案局馆编辑出版的《海邦剩馥——广东侨批档案》画册等一系列档案文化编研作品,得到有关专家、学者的高度赞赏。此外,侨批档案也以征文活动、歌舞剧、电视片等社会大众喜闻乐见形式出现,吸引了社会群众的高度关注。

    采访结束前,李崴呼吁,尽管申遗成功,但仍有相当数量的侨批档案散落民间,档案部门还应继续积极做好抢救保护工作,争取早日将其征集进馆。同时,要探索档案馆代存代管的新模式,让留存在个人手中的侨批档案能够在档案馆里安家,享受档案馆优良的保管条件,避免档案损毁,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当然,落实以上建议的前提还包括国家应进一步加大对档案馆舍建设的投入力度,尽管广东属于经济发达省份,但由于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现状,广东的部分经济落后市县的档案馆舍建设也应纳入国家统一的规划范畴。

    背景资料:

    侨批是中国海外华人华侨寄给国内侨眷的书信与汇款的合称(“批”是福建广东沿海方言对书信的称呼),又称“银信”。早在公元8世纪,中国粤闽等地就有先民出洋到东南亚谋生,随着岁月的延续,粤闽两省成为中国最大的国际移民迁出地。海外华人华侨肩负着改善家庭生活境遇的重任,通过源源不断地汇寄钱物和家书与家乡亲人保持着密切的经济、情感和信息联系,形成了侨批这种独特的“银信合封”形式的华侨家书。侨批大规模盛行于19世纪中期,直至20世纪70年代归口银行管理,历时150余年,见证了中华文明与世界文明之间持续不断的交流和融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3月7日 总第2579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段立琳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