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专访

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让档案讲述历史 用斗争争取和平

作者:本报记者 宁宇龙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4-10 星期四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  本报记者 宁宇龙 摄

  长期以来,日本国内总有一股势力竭力美化军国主义战争,否认南京大屠杀等侵略罪行,肆意挑战二战战后国际秩序。尤其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上台以来,质疑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参拜靖国神社,谋划修改和平宪法,企图掠夺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一再纵容其国内右翼势力挑起事端。这是对历史的抹杀,更是对正义的挑战。针对这种现状,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周洪宇郑重提出“运用多种方式,加强对日斗争”的议案建议,从政治、军事、经济、外交、法律、教育、学术、统战、新闻舆论共9个层面,提出了对日斗争以争取和平的方式手段,更是在法律、教育、学术、新闻舆论4个层面中重点提到了发挥历史档案的重要作用。

  周洪宇说:“档案是最原始、最真实的凭证,档案中记载的历史不容置疑、不容更改,更不容抹杀。因此,各级档案馆中保存的相关档案,理应成为对日斗争中的重拳,成为贯穿在对日斗争全过程的凭证、依据和珍贵素材。”

  周洪宇认为,目前各级档案部门及广大档案工作者利用馆藏的历史档案,在对日斗争的新闻舆论宣传中作出了巨大努力,取得了突出成绩和良好效果。比如《中国档案报》连载刊登的《中国和琉球:特殊友好500年》,讲述了鲜为人知的真实历史;吉林省档案馆及时公布了馆藏日军侵华时期档案10万余卷(件),这些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档案真实地记录了日本帝国主义对华的侵略活动,对否认篡改历史的日本政府予以了有力还击;辽宁省档案馆公开介绍了3份“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南京特务班的极密报告书档案,报告书中亲笔写下了参加日军南京大屠杀的证词,用铁证阐述了无可辩驳的史实;南京市档案馆向媒体公开了一批形成于1937年至1947年共183卷的珍贵档案,档案中详细记载了侵华日军在南京制造大屠杀惨案的罪恶事实和日军侵占南京期间犯下的大量罪行。这是档案部门的成功,更是中国人民在正义上的胜利。

  周洪宇坦言,当前,对日斗争的形势十分复杂,既要揭露日本右翼势力的丑恶嘴脸,又要还历史以真实;既要对其无耻行径进行反击,又要善用各种途径争取合法利益。总之,要赢得最后的全面胜利,需要各级各部门及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配合与广泛参与。所以,全国各级档案部门应立足馆藏,着眼长远,多手段、多途径开发利用馆藏资源,为当前及今后的对日斗争贡献力量。

  在法律层面,近几年对日军侵华的受害者提起的赔偿诉讼,往往以失败告终,中国政府应积极应对平民被屠杀、强制劳工、强制慰安妇、细菌战受害者索赔相关历史与现实问题的法律纠纷处理。档案部门的历史档案正是赢得诉讼、索要赔偿的重要法律证据。建议档案部门整合相关档案资源,形成准确系统的证据体系,积极配合国家相关部门,沟通联系涉及的受害群众,依据国际法及国际惯例,在赔偿诉讼中发挥重要作用。比如,可以借鉴韩国的做法,加强对全国各地“慰安妇”档案资料的收集整理,用档案说话、用证据支撑,坚决为受害人讨还公道。

  在教育层面,我国应不断加强领土主权意识教育。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而琉球群岛则是日本100多年前吞并的中国的藩属国。日本在历史上吞并琉球群岛,今天又妄图通过篡改教科书、“国家购买”等伎俩将中国的钓鱼岛吞并,这无疑是对我国领土主权的肆意践踏。因此,档案部门应配合教育行政部门,并为其提供珍贵档案依据,将钓鱼岛、琉球群岛写入历史、地理等教材,同时要联合企业研发各种生动形象的动漫作品或网络游戏,加强青少年的领土主权意识教育。尤为重要的是,明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这是加强国民历史教育的好时机,档案部门应该采用编研出书、举办展览、开放相关档案等形式,发挥档案馆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作用,力争使档案馆与“九一八”事变纪念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等一起成为对外宣示正确历史、教育引导国民、呼吁和平发展的平台。

  在学术层面,档案部门目前的成绩可圈可点,但还远远不够。档案部门应该建立专门机构到全世界的图书馆、博物馆、纪念馆、档案馆和民间收藏者(机构)手中收集日军侵华的档案史料,并加以梳理,编辑各类《日本侵华资料丛书》《抗日战争史料》等。同时,应组织从事钓鱼岛乃至琉球群岛历史、地理研究国内外学者和专家,深入论证钓鱼岛乃至琉球群岛归属;组织专家学者,深入论证南京大屠杀的人数等等。通过一份份确凿的历史档案资料,从学理上彻底推翻日本政府的谎言。总之,就是要联合学术界的力量,并发挥好学术的促进和带动作用,做好对日斗争这篇文章。

  在新闻舆论层面,档案部门除了如当前一样公布大量馆藏档案外,应大力增强舆论宣传的针对性和国际性。具体来说包括:发掘外交档案,向国际证明我国走不扩张、和平发展的道路;用铁铮铮的档案史料,揭露一切卑劣行径的虚伪面纱;开发档案资源,用多种形式适时传递日本右翼势力的所作所为是破坏世界和平的反动力量;利用档案的教育作用,打造常态化的爱国主义教育机制,使国民始终保持清醒和警惕;继续广泛开展舆论造势,联合相关单位部门拍摄各类中外合作抗日的影片,举行抗日相关展览等,为历史正名。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3月6日 总第2578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段立琳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