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高出九重城的景山

作者:郑海鑫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4-02-22 星期四

    “雪里瑶华岛,云端白玉京。削成千仞势,高出九重城。绣陌回环绕,红楼宛转迎。近天多雨露,草木每先荣。”这是清代诗人纳兰性德所描绘的景山,而“高出九重城”一句,更是直接点出景山为旧时北京城的制高点。

    元代大都宫殿及主要宫苑示意图

    景山,位于紫禁城北侧,地处北京南北中轴线的中心位置,至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元世祖忽必烈于至元四年(1267)营建大都,今日景山所在的区域被划入皇宫北面的御苑,苑内有金代所遗小丘,被称为青山。明代时,此处积土成山,被称为万岁山、煤山。清顺治十二年(1655),取《诗经》中“陟彼景山,松柏丸丸”之句来命名此山,景山由此定名。

    “神来之笔”万岁山

    依据古人“苍龙、白虎、朱雀、玄武,天之四灵,以正四方”之说,紫禁城之北乃玄武之位,应该有山,因此在明永乐年间修建紫禁城时,将挖掘筒子河的土方和拆除元代宫殿的渣土堆积在元朝建筑延春阁的旧址上,由此形成了一座土山,即万岁山。

    万岁山可谓北京城总体规划的神来之笔,它恰好坐落在贯穿北京城的南北中轴线上,而作为紫禁城的屏障,它五峰并峙,完美契合了中国传统建筑注重依山傍水的建筑理念,成为皇宫后方的“靠山”。同时,万岁山的主峰又压在元故宫的主要宫殿延春阁上,可谓是镇压前朝王气的“镇山”。

    万岁山又被称为“煤山”,民间传闻山下藏有煤炭备用。明人沈德符在《万历野获编》中曾记载:“相传其下皆聚石炭,以备闭城不虞之用者。”然而《明宫史》中却记载“故老云土渣堆筑而成,崇祯己巳冬,大京兆疏亦曾误指为有煤”,明确指出万岁山被称为煤山是因其为渣土堆砌,其下有煤之说实为误传。后来,经过实地探测,煤山底下确实无煤。

    据《明宫史》记载,万岁山的山门称为万岁门,另有北上门、北上东门、北上西门,站在山顶,西可望乾明门,东可望御马监。景山山体东西狭长,共有五峰,中峰最高,左右依次渐低,历经明清两代营建才有了今日所见的格局。

    清乾隆年间又在景山进行大规模改造扩建,在山顶增设五亭。主峰亭为万春亭,建在北京全城及紫禁城中轴线上,过去曾为北京内城的中心,也是全城的制高点。万春亭为三重檐四角攒尖顶,黄琉璃瓦绿剪边。万春亭左右有四亭,均为重檐八角攒尖顶,绿琉璃瓦黄剪边。其中,中腰两亭,东名周赏,西名富览;低峰两亭,东名观妙,西名辑芳。在五座亭子内供有佛像五尊,庚子之乱,八国联军抢走了四尊,所剩万春亭内佛像因体积太大无法搬运而被损毁佛臂。

    寿皇殿内藏玉牒

    寿皇殿,明代初建于景山苑内东北角,清乾隆十四年(1749)被移建至景山北部,成为中轴线上的主体建筑之一,殿内供奉有清朝皇帝先祖画像,逢节日、祭日皇帝会亲临致祭。寿皇殿仿太庙规制,为重檐黄琉璃瓦庑殿顶,面阔九间,进深三间,前后带廊,前有月台、御路,东西有配殿各五间,均为黄琉璃瓦歇山顶,是旧时北京城“五坛八庙”(“五坛”是指天坛、地坛、日坛、月坛、先农坛;“八庙”是指太庙、奉先殿、传心殿、寿皇殿、雍和宫、堂子、文庙和历代帝王庙)之一。

    《大清世宗宪皇帝实录》载寿皇殿安设梓宫事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殿前为寿皇门,门前建牌楼三座。寿皇殿东另有观德殿,面阔五间,黄琉璃瓦歇山顶,东西配殿各三间,黄琉璃瓦硬山顶。观德殿与寿皇殿曾为清朝皇帝停灵之所。如康熙帝驾崩后梓宫被移至寿皇殿,雍正帝“未释服之前,必每日三次亲诣献食,一月内每日一次亲诣献食,一月后数日亲诣一次”。

    嘉庆十二年(1807),嘉庆帝发布上谕:“本年重修皇史宬,恭奉圣训敬谨尊藏,朕亲诣瞻礼。因思石台金匮规制深严,应专为尊藏列圣实录圣训之地,以昭万年法守。其中旧贮及本年续修玉牒,均移贮于景山寿皇殿之东西室,著所司诹吉遵行。钦此。”玉牒作为清代皇族谱牒,自乾隆朝起玉牒的版本基本固定,即每次纂修两份大玉牒正本与一份小玉牒正本,修成之后,举行盛大仪式,再将大玉牒送到皇史宬尊藏。这一年,嘉庆帝认为,皇史宬应专门尊藏实录、圣训,遂将玉牒移贮于景山寿皇殿。其中,宗室玉牒藏于东室衍庆殿,觉罗玉牒藏于西室绵禧殿。

    清朝末年,八国联军攻破京城,四处抢掠,寿皇殿的珍宝也被抢掠一空,唯独所藏玉牒损失最小,较为完好地保存了下来。劫难过后,宗人府奉旨派人前往寿皇殿查看后上报了玉牒损毁情况:衍庆殿“同治六年所藏帝系满、汗(汉)各一本失去”;绵禧殿“尊藏光绪二十三年红龙柜玉牒尚存,惟第一柜上下层之红云龙缎包袱失去六个,第二柜下层之红云缎包袱失去四个,光绪三年两龙柜红云缎包袱失去九个,光绪十三年两龙柜红云缎包袱失去七个,同治六年龙柜红云缎包袱失去五个,乾隆四十二年龙柜红云缎包袱失去四个;间有锁钥不全,其尊藏新旧玉牒各本并未失去”。可见,寿皇殿所藏玉牒除了丢失两册特别薄的帝系外,仅遗失了若干包裹玉牒的包袱布和玉牒柜锁钥。

    皇家禁苑管理严

    明清两朝,景山(万岁山)作为皇家园囿,遍植果树,豢养鹤鹿。正如《明宫史》所载:“山上树木葱郁,鹤鹿成群,呦呦之鸣与在阴之和互相唤发,可并闻于霄汉间。”明代皇帝不仅在风景宜人的万岁山宴饮群臣,每逢重阳还会来此登高远望,以求长寿。崇祯十七年(1644),李自成攻入北京,明思宗朱由检自缢于万岁山东麓的一棵老槐树下,清军入关后将此树称为“罪槐”,用铁链锁住,并规定清皇室成员路过此处都要下马步行。

    景山作为皇家禁苑,普通百姓是禁止入内的。乾隆年间曾有民人于二因疯闯入陟山门的皇家禁苑酣古堂拆毁鸾翎扇之事,又有袁三私闯景山,在景山上鸣锣之事。事后,于二被发往黑龙江给披甲人为奴,袁三则被发往伊犁给厄鲁特为奴,二人都受到了严厉的惩处,可见清廷对皇家禁苑管理之严格。

    自1928年起,景山对外开放,百姓可以进入曾经的皇家禁苑怀古、散步。如今的景山公园内古树参天,山峰独秀,殿宇巍峨。登临万春亭,既可俯瞰故宫全貌,又可远眺京城的秀美风光。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4年2月16日 总第4098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程子淇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