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红色记忆

“我为这斗争贡献了我的生命”

——中国工人运动早期著名领袖之一罗登贤的红色足迹

作者:焦钰巧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3-08-28 星期一

    罗登贤(1905-1933),广东南海人,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工人运动早期著名领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人民抗日武装的主要创建者之一。他曾三次被捕入狱,但仍不改铮铮铁骨,终其一生为革命事业奔走奋斗。1933年中共中央评价罗登贤是“反帝抗日的急先锋”“中国工人阶级最忠勇的领袖”。

1934年6月26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杂志《红色中华》发表《纪念罗登贤同志》专文。 中央档案馆藏

从工人中走出来的工运领袖

    1905年,罗登贤出生于广东省南海县(今属佛山市禅城区)的一户贫苦农民家庭。他自幼父母双亡,由在香港打工的姐姐照料,11岁时随姐夫进入香港太古船厂当学徒,学成后在厂里做钳工。当时的粤港地区作为繁荣口岸,近代工业发展迅速,香港工人阶级应运而生。在港英当局的统治下,香港华工饱受帝国主义的欺凌和资本家的剥削压迫。随着西方各种流派学说和新文化运动的影响,工运思潮在工人阶级中逐步宣传和扩散开来。

    1920年4月,机器行业劳资关系恶化,香港船坞、电力、煤炭等20多家工厂工人为争取民主权利举行大罢工。罗登贤和太古船厂工人也积极参加了罢工斗争,反抗资本家的残酷剥削。4月18日,经香港机器行业劳资双方协议,工人工资增加20%至32.5%,罢工取得了胜利。在这次斗争中,罗登贤认识到组织工会来团结工人力量的必要性。之后,他与厂里的工人积极分子筹划成立了本厂的华人机器工会,并积极参加工会活动。

    1922年1月,香港海员大罢工爆发,各行业工人积极响应,罢工浪潮席卷香港。面对工人的一致罢工,陷入被动的香港当局在采取高压政策和恐吓手段不成后,又唆使华人机器工人头目到处游说,诱骗工人等待“工界调停”,企图阻止工人参加总同盟罢工。随即,罗登贤等人在太古船厂召开工人大会,及时揭穿港英当局和“黄色工会”(即被资产阶级或其政府收买的工会)的阴谋,让工人认识到“调停”的实质是妥协,号召大家将罢工进行到底。在他的带领下,太古船厂的工人进行了坚决斗争,最终以资本家为工人增加15%的工资取得罢工的胜利。由于罗登贤在罢工斗争中表现突出,得到工友们的支持和拥护,但也因此遭到资本家的忌恨。他们勾结港英当局以“煽动工人闹工潮”为由将罗登贤逮捕,并判处半年徒刑。艰苦的牢狱生活并没有动摇罗登贤的革命信念,反而使他越挫越勇。出狱后,他又积极投入到工人运动中,联合其他工运积极分子成立香港金属业工会,并成为该工会的领导人之一。

    1925年春,罗登贤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6月,为声援五卅运动,邓中夏和苏兆征等人以全国总工会的名义召集香港各工会联席会议,成立全港工团联合会,决议罢工。罗登贤被任命为香港中华海员工业联合总会秘书,协助苏兆征组织工人参加罢工。当时,香港地区的工会没有统一的组织领导,已有的140多个工会团体中大部分是行业工会和手工业工会,产业工会很少,且多数工会受资本家和黄色工会头目操纵。面对这种情况,罗登贤与党团员、工友们采取包干的方式串联发动各个行业的工人。除此之外,他还采取个别联络、散发传单等方式广泛宣传和发动工人群众。最终,在罗登贤等人的周密组织下,香港海员、机器和船坞工人的宣传工作顺利完成。

    6月19日,香港的海员、电车工人、印刷工人率先宣布罢工,其他行业的工人纷纷响应,省港大罢工爆发。随后,罗登贤率领香港罢工工人回到广州,成立省港罢工委员会。在我党的坚强领导和广州革命政府的有力支持下,省港罢工委员会团结广大农民群众,进行了封锁香港、审判工贼等重要政治活动。此时,省港罢工委员会实际上已承担起部分政权组织的任务。罗登贤在此次罢工中显示出坚定的革命立场和杰出的领导才干,得到我党组织的充分认可。1926年10月省港大罢工结束后,他被选为中共香港市委常委,继续领导工运工作。

    1927年4月,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广东的国民党反动派又以“清党”为名制造了四一五反革命屠杀,中共广东区委被迫转入地下工作。4月下旬,为进一步加强我党在广州地区的领导,中共广州市委重新建立,罗登贤当选中共广州市委委员,协助市委书记吴毅和组织部长周文雍组织工人群众开展斗争。根据八七会议确立的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方针,8月20日,广东省委召开会议讨论了广东全省暴动计划。10月,罗登贤被选为广东省委委员,协助张太雷等人进行暴动的准备工作。面对腥风血雨,罗登贤毫不畏惧,往返于粤港之间进行秘密联络和准备。他与周文雍等把工人自救队、省港罢工工人利益维持队、海员义勇团队等广州工人武装改编为统一的工人赤卫队,并按行业编为7个联队。罗登贤参与了赤卫队总指挥部的领导工作,并兼任第一联队队长。赤卫队还成立了秘密兵工厂,赶制手榴弹、炸弹和梭镖等武器装备。

    12月11日,广州起义的枪声打响后,第一联队敢死队在罗登贤的指挥下首先发起冲锋,其他队员也奋不顾身地扑向敌人。之后,在援军的支持下,他们向敌人的军事重地广州市公安局发起进攻,把敌人的机枪和装甲车炸坏。经过几个小时的激战,起义军占领广州的绝大部分市区。12日,广州苏维埃政府宣告成立。此时,国民党反动武装各路军队疯狂反扑,罗登贤率队在长堤一带抗击进犯珠江北岸的敌军。工人赤卫队激烈作战,击退敌人数十次进攻。最终,起义因敌我力量悬殊而失败。之后,罗登贤被迫转移到香港继续开展地下工作。

    1928年4月底,周恩来等人前往莫斯科筹备并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罗登贤被派往上海,任中共江苏省委书记。7月,在党的六届一中全会上,罗登贤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协助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会委员长苏兆征指导全国工人运动。1929年2月,苏兆征病逝后,罗登贤被任命为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在此期间,他指导了上海邮务工人大罢工、法商水电工人大罢工等工人运动,为全国工人运动的恢复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东北抗日救亡运动的忠勇实践者

    1931年春,罗登贤被党中央派往东北工作。九一八事变后,国民党当局奉行不抵抗政策,引起国民强烈不满。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9月19日(即事变爆发的第二天),罗登贤就与中共满洲省委的同志召开紧急会议,发表《中共满洲省委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宣言》。21日,中共满洲省委发出《关于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据满洲与目前党的紧急任务的决议》,指出“只有工农劳苦群众自己的军队是真正的反帝国主义的力量”,“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之下,才能将帝国主义逐出中国”,要求各级党组织“坚决号召群众罢工、罢课、罢市”,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随后,在一系列宣言的带动下,东北民众的抗日热情被点燃了。

    日本关东军占领沈阳后,为清除侵略障碍,便企图扑灭中共满洲省委机关。10月27日,罗登贤客观分析南满形势后,给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请示满洲省委由沈阳迁至哈尔滨的问题》的请示信,详细说明日军占领满洲后兵工厂、炮厂、纱厂等工人离开乃至关厂、报纸无法送达、工作因统治阶级戒严受阻的情况,主张把省委迁至哈尔滨。罗登贤还未得到党中央的回复,日本关东军就已经抢先在沈阳下手,出动大量宪兵搜查中共党员。11月底,中共满洲省委主要负责同志被捕,省委机关遭到彻底破坏。12月,中共中央任命罗登贤为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组织部长,负责重新组织省委机关。随后,罗登贤正式将省委机关迁至哈尔滨。从此,哈尔滨成为东北地区抗日斗争的领导中心。

    为挽救满洲省委的损失,推动新的省委工作顺利开展,罗登贤把组建革命队伍放在工作的重要位置。1932年3月31日,他领导的中共满洲省委发表《告满洲各地义勇军书》,号召各地义勇军战士与“工人、农民、灾民、失业者密切的联合起来”,“武装工人和农民,勇敢坚决地和他们共同驱逐日本帝国主义的一切军队出满洲”。此外,罗登贤还根据东北实际情况,制定了加强各地党组织对抗日义勇军的帮助、派遣干部到义勇军中担任领导职务、积极发展党员团员、组建党小组和党支部等政策。

    在建立抗日统一战线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问题,使罗登贤认识到建立我党直接领导的武装力量的必要性。1932年春,他和周保中等人起草了《抗日救国武装人民群众进行游击战争》,提出必须积极发动群众,建立我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武装,才能取得抗日救国的彻底胜利。为贯彻文件精神,罗登贤领导的满洲省委派出许多优秀党员干部分赴东北各地建立抗日游击队。在他的组织下,东北各地陆续建立起我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为以后东北人民革命军、东北抗日联军的建立奠定了基础。如杨君武和杨林在南满地区创建的磐石工农义勇军,后被杨靖宇发展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中共满洲省委的正确路线和策略,使东北地区的抗日武装快速发展起来,掀起了抗日斗争的热潮,延缓了日军迅速侵占全东北的计划。

“每一个革命者的光荣的模范”

    1932年12月,罗登贤被调往上海,担任中华全国总工会上海执行局书记。

    1933年3月28日,他在参加全国海员工人会议时,由于叛徒出卖,被上海公共租界英国巡捕逮捕入狱。当反动机关以“反革命”为名对罗登贤进行“公开审判”时,他面对法官的质问,严正作答:“什么是反革命?我是反动分子吗?让我告诉你们我的履历。我曾经帮助组织和领导省港大罢工,到满洲参加义勇军的战争,刚从满洲回来不久,又组织上海日本纱厂的大罢工。这一切的行动都是反对帝国主义斗争的一部分,难道我被控告为反革命的活动是指这些事吗?”他的陈述让法官无言以对。

    国民党反动派迫害罗登贤的消息被披露后,引起各界爱国人士的强烈反对。4月1日,宋庆龄以个人名义发表《为反对帝国主义和国民党摧残反帝的群众领袖罗登贤告全国民众书》,并以中国民权保障同盟的名义发表《告中国人民书》,号召团结一致保护被捕的革命者。5日,宋庆龄等人到监狱探望罗登贤时,他对大家说:“我自始至终站在无产阶级方面,我为这斗争贡献了我的生命,什么也阻挡不了我。”宋庆龄被罗登贤的坚强意志所感动,她向南京国民政府提出抗议,并多方奔走营救,但终未能如愿。

    8月29日,敌人用尽一切手段无效后,决定秘密杀害罗登贤。在赴南京雨花台刑场前,罗登贤大义凛然地说:“我个人死不足惜,全国人民未解放,责任未了,才是千古遗憾!”罗登贤牺牲时,年仅28岁。

    1934年6月26日,《红色中华》发表《纪念罗登贤同志》专文,指出:罗登贤“献身革命的精神,是我们每一个革命者的光荣的模范”。为了纪念他,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把江西省信康县改名为登贤县。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3年8月25日 总第4027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程子淇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