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档案中记载的冀东军民抗战故事

作者:刘轶男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3-07-10 星期一

    在天津市档案馆保存的伪天津特别市公署警察局档案全宗里,有几千件天津沦陷时期的情报。其中,有一份1942年伪治安军被八路军打败、俘虏的档案,细读起来,不禁引人思考:是哪一支八路军队伍,把这队伪军打得抱头鼠窜呢?又是什么原因使装备精良的伪治安军如此轻易地就中了我八路军的圈套?翻开厚厚的历史卷册,当年冀东抗日根据地硝烟弥漫的一幕幕战斗场景又展现在我们眼前……

一份敌伪报告书自揭丑剧

1942年1月17日,伪天津特别市公署警察局特务科的一份报告书。天津市档案馆藏

    这就是那份1942年1月17日,伪天津特别市公署警察局特务科的报告书:

    为谨将日昨于关系方面搜集冀东匪情一般呈请鉴核。据唐山方面联络人透出消息:冀东丰润县属各内地驻防之治安军第四集团于本月十日间前后,以一营士兵(约五百名之众)开赴邻县遵化一带讨伐,中途过亮子河(遵化与丰润交界处)附近时,经当地村民欢迎入庄休息,片刻间,突有哨兵报告,村外已发觉敌人伪八路军千余名攻击前来。该营营长当即传令,准备与匪军接触,展开激烈战。数小时后,卒因寡众难敌,复加我行军疲乏,致渐不支,乃退入村内,取防御守势。惟届时营长以下各长官突告失踪,闻指挥命令无从听取,军心为之散乱,丧无战意,乃纷纷向匪军投诚。于全部缴械解除武装后,召集演说抗战救国之意义,事后对该俘虏(四百余名)等不但未予以加害,返〔反〕而释放,准许自由回籍,或另谋出路,行时每名付与川资五元,受伤者倍加,并延〔沿〕途通行证一纸,由各村民递送出境。回京治安部报到者截止现在只二十余名,其他去向尚在不明中云。理合谨呈股长邰。

    说到是哪一支八路军队伍,把这队伪军打得抱头鼠窜?这还要从1941年说起。那时,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战场上陷入困境,由于中国军民的顽强抵抗,使日本速战速决灭亡中国的计划沦为泡影。为了稳定后方,加紧准备发动太平洋战争以称霸东亚,日本华北方面军制订了为期三年的“治安强化运动计划”。随后,日军集结数万重兵,连续推行了两次“治安强化运动”,对冀东抗日根据地进行大“扫荡”和“清乡”。1941年秋,日本华北方面军以为冀东八路军已经“不足为患”,遂调走第27师团,以伪治安军23个团约3万人接防冀东。伪治安军的军事部署是占领主要集镇和交通要道,立足后开始“扫荡”,对我基本区各村设据点、筑碉堡,进行“清剿”,以达到彻底摧毁抗日游击根据地的目的。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冀东区党分委、冀东军分区司令部先后召开会议,决定动员一切力量粉碎敌人的计划,发动打伪治安军战役,以保卫冀东抗日根据地。

    从1941年11月14日至1942年1月,我军展开为期3个月的打伪治安军战役。首先在遵化一带,随着四十里铺设伏、打双城子据点,以及打刘备寨、亮子河、西旧寨等战役的告捷,我军士气高涨。然后,在著名的果河沿伏击战中,我军消灭伪军第二集团4团,击溃3团和集团军司令部,一战毙伤俘敌千人,缴获山炮2门、迫击炮4门、轻重机枪26挺、枪800支。

    这一系列胜利的背后,不能不提到我军的优秀指战员、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兼第13团团长包森。包森是名震冀东的传奇抗日将领,特别善于运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抓住有利战机,给予敌人狠狠打击,取得以少胜多的战果。

    据史料记载,在攻取遵化双城子据点时,包森就先是采用白天化装奇袭的办法。拂晓时分,包森率第13团3营、特务连进入攻击阵地。同时,他派出40名战士组成3支突击队,化装成赶集的、给据点伪军送粮草的、走亲访友的、娶媳妇的……从3个方向向双城子据点进发。他们原计划混入村内突袭伪军营部,内外夹击,结果只有一支突击队顺利伪装进入村内,另外两支突击队被伪军发觉后不得不开枪冲入村内。情况突变,包森决定改奇袭为白日强攻,并重新部署兵力。经过一天的激战,逐街、逐院、逐屋争夺,至翌日凌晨歼灭伪军200余人,拔掉双城子据点。八路军军威大振。

    敌人的这份情报,从侧面展现了我八路军将士英勇善战、有勇有谋的战斗形象。

我党基层抗日民主政权功不可没

    为什么装备精良的伪治安军会轻易地中了八路军的圈套?这是我冀东党组织所建立的基层抗日民主政权的功劳。

    1940年8月20日至次年1月,八路军100多个团在华北发动了对日本侵略军大规模的进攻,史称“百团大战”。为配合百团大战,冀东各级武装力量向北宁线及各据点广泛出击。在这一过程中,不仅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力量得到了发展,冀东游击区也不断扩大,逐步将被日伪军分割的东、西两大块游击区联结起来,形成了地跨11个县的广大游击区,这就是冀东抗日根据地的基本区。至1940年底,冀东已建立7个抗日联合县政权,有共产党员6000人。

    但是,由于日伪政权仍处于比较强势的地位,冀东区党分委根据斗争的实际情况,在建立基层村政权时,采用保留和利用敌人的伪保甲组织,使其为抗日服务的策略。即通过统一战线工作,争取伪政权中的上层人物,促使伪保甲组织进行抗日工作,同时派驻办事员监督伪政权。这种与伪保甲组织并存的抗日村政权就是冀东地区在相当长时期内保持的“两面政权”。“两面政权”可以随着斗争的发展不断发生转化:初开辟的村政权,办事员不能左右村政务,这样的村政权属于亲日的“两面政权”;随着抗日工作的逐步展开,办事员能左右局面时,村政权就成了中间的“两面政权”;当办事员有了相当的工作基础后,村政权表面应付日伪军,实际主要进行抗日工作,就成为抗日的“两面政权”,即群众所说的“白皮红心”。只有在根据地区域内的少数村庄与日伪军完全断绝往来,才成为抗日的一面政权。在冀东广大游击区,八路军的军事行动与巩固抗日村政权是相互促进、互为辅助的作用。军事上的战果能够促进亲日的或中间的“两面政权”向抗日的“两面政权”转化;抗日的“两面政权”能为八路军提供情报、补给,隐藏我方战斗伤员,配合八路军作战。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伪治安军被“请君入瓮”的好戏。

    打伪治安军战役的空前胜利,打乱了日军在冀东的战略部署,彻底粉碎了日军在冀东地区的第三次“治安强化运动”,使其“以华治华”的方针未能得逞;使冀东抗日根据地得到巩固和扩大,共产党、八路军和抗日民主政权的威望日益提高,坚定了各阶层群众抗战必胜的信念。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3年7月7日 总第4006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