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顺应历史潮流 挽救民族危机

——1937年国共两党关于红军改编的谈判

作者:杨 斌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2-07-22 星期五

顾全大局 我党推动国共重新合作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蒋介石返回南京不久即开始西北善后工作。在蒋介石政治解决东北军、十七路军的过程中,中共中央提出与蒋介石尽早和谈,商讨红军改编事宜。自1937年2月起,至8月下旬,为促成国共重新合作,实现共同抗日,中国共产党先后就红军改编等问题与国民党进行了5次谈判。

    1937年2月,中共中央派代表周恩来、博古、叶剑英前往西安,同国民党代表顾祝同、张冲等进行谈判。2月10日,在谈判前夕,中共中央致电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提出五项要求,表示国民党若以“(一)停止一切内战,集中国力,一致对外;(二)保障言论、集会、结社之自由,释放一切政治犯;(三)召集各党各派各界各军的代表会议,集中全国人才,共同救国;(四)迅速完成对日抗战之一切准备工作;(五)改善人民生活”为国策,中国共产党愿意作出如下保证:“(一)在全国范围内停止推翻国民政府之武装暴动方针;(二)苏维埃政府改名为中华民国特区政府,红军改名为国民革命军,直接受南京中央政府与军事委员会之指导;(三)在特区政府区域内实施普选的彻底民主制度;(四)停止没收地主土地之政策,坚决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之共同纲领。”

    谈判中,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提出:红军组成一路军,设总指挥部,配正副总司令,朱德为正,彭德怀为副,军饷按中央军待遇;下辖军师旅团,拟编为4个军、12个师,以林彪、贺龙、刘伯承、徐向前为各军军长;不破坏中共党组织,保证中共对红军的领导。2月16日,蒋介石致电顾祝同,表示国民党中央只准红军编为2个师8个团,总兵力为1.5万余人。“其余人数,准由中央为之设法编并安置。但其各师之参谋长与师内各级之副职,自副师长乃至副排长人员,亦皆应由中央派充也。”究其原因,蒋介石认为此时已经基本顺利解决了东北军、十七路军问题,中共和红军暂已不是主要问题,可不用平等对待。至于红军改编为一路军的意见,蒋介石则断然拒绝。一时间,谈判陷入僵局。

据理力争 我党继续推进国共谈判

    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后,为继续推进国共谈判,2月24日,周恩来向中共中央提出进一步谈判方针,并很快得到中央同意,即红军改编后,人数可让步为六七万,编制改为四个师,可实施统一的政训纲领,但国民党不得派政训人员,不能辱骂和反对共产党。之后,张冲回到南京,向蒋介石作了报告,并于27日带来蒋介石的新意见:同意红军改编为3个师9个团。这样一来,改编后的红军人数相比原来方案有了较大增加,双方谈判又有了进一步的可能。

    3月1日,中共中央给周恩来发去电报,就谈判方针指出:“红军编五万人,军饷照国军待遇,临时费五十万,以此为最后让步限度,但力争超过此数。”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周恩来等人继续与顾祝同、张冲交涉谈判,并于4日就军事问题与张冲达成如下协议:(一)将现有红军中最精壮者编为4个步兵师,计4万余人,4个师并设某路军总指挥部;(二)将现有红军精壮者编为2个徒手工兵师,计2万余人,指定工程,担任修筑;(三)原有红军军委直属队,改编为统帅4个师的某路军总指挥部的直属队;(四)原有红军地方部队改编为地方民团、保安队及特别行政区的警卫队,经费另定;(五)原有红军学校保留,办完这一期后结束;(六)原有红军的医院、工厂保留;(七)编余老弱残废由国民党中央负责,给资遣散;(八)以上各项经费由国民党中央负责统筹。

    至于红军改编后的建制与人数问题,双方一直在磋商谈判中。国民党始终坚持将红军编为3个师。3月7日,中共中央致电周恩来,“编制仍以四师为宜”。不过在毛泽东给周恩来的复电中,他认为,“如蒋坚持三个师时,亦只得照办”。

    3月8日,周恩来、叶剑英与顾祝同、贺衷寒、张冲等进行会谈,双方意见大体趋于一致,并商定将一个月来的谈判进行总结,由周恩来形成协议草案,报送蒋介石审批。其中关于改编问题的内容为: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服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及蒋介石的统一指挥,其编制人员、给养及补充与国民革命军同等待遇,其各级人员由其自己推选,呈报军委会任命,政训工作由军委会派人联络;将红军中最精壮者改编为3个国防师,计6个旅12个团及其他直属之工、炮、通信、辎重等部队4.5万人。在3个国防师上设总指挥部;将红军的地方部队改编为地方民团或保安队等。此外,国民党下令马步芳、马步青部停止在河西走廊地区对红军西路军的进攻。

    两日后,国民党方面却突然反悔,3月10日,顾祝同、贺衷寒等人对提案作了重大修订,将“陕甘宁行政区”改为“地方行政区”,直属各省政府;改编后的红军裁减为3个师,2.7万人;将红军改编后“服从统一指挥”,改为“服从一切命令”等。同时,他们全然不提在河西走廊停止进攻红军。这些改动,让中共中央表示不能接受,双方谈判遂行停止。

红军改编 成为抗日前线中坚力量

    针对国民党方面的修订,中共中央迅速对谈判条件作了调整,坚持要求将“红军中之最精壮者,为三个国防师,计六旅十二团,及其他直属之骑兵、炮兵、工兵、通信、辎重等部队,在三个师上设某路军总部”,同时声明“红军改编后之总人数,不少于四万三千人”。

    3月13日,周恩来向顾祝同提出要求与蒋介石进行谈判。之后,在3月下旬和6月初,蒋介石先后约周恩来到杭州、庐山面谈。在杭州谈判中,蒋介石对周恩来所坚持的中共几项原则,尤以改编后的红军人数等问题,似乎并不十分在意,他当即答复,这些小节不成问题。蒋介石向周恩来反复强调的最核心问题是“要求共党改正组织,决定政策,并承认谁为领导者”。在庐山谈判中,蒋介石表示中共要先发表宣言,国民政府随后即公布3个师编制,4.5万人,3个师以上设政训处;朱德、毛泽东须离开红军。对于原来双方商议的在3个师之上设总指挥部的意见,蒋介石仍不予认可。他认为,“共党必欲将收编部队设一总机关,自为统率,此决不能允许,应严拒之”。

    七七事变爆发后,全民抗战兴起。周恩来、博古、林伯渠再上庐山,于7月17日同蒋介石、邵力子、张冲等进行会谈,但双方在军事指挥问题上仍然无法谈拢。蒋介石坚持在红军改编后,“红军三个师的经理教育,须直属南京行营”。

    且3个师的参谋长由南京派任,中共不能拥有军事指挥权;政治部主任只能“传达人事指挥”。周恩来则坚决表示,红军与苏区必须全权由中共自己包办。因双方意见相左,谈判再度搁浅。

    随着北方战事的不断扩大,蒋介石希望中共军队能够参加华北抗战。于是,国共双方在红军改编和独立指挥权上继续进行谈判。迫于平津沦陷和上海淞沪抗战的不利形势,以及全国人民抗日高潮的压力,经过双方多次针锋相对后,直至8月18日,蒋介石被迫同意将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并同意设总指挥部,由朱德任总指挥,彭德怀任副总指挥。

1937年8月18日,蒋介石关于红军各将领化名致军委会主任徐永昌电。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同日,蒋介石致电军委会主任徐永昌,告以红军各将领的化名对照情形。其电文如下,“特急。清苑。省府译转军委会徐主任:炯密。兹将各员真名、化名对照于后:(1)朱德即朱蹭陂;(2)彭德怀即彭特立;(3)林彪即林育荣;(4)贺龙即贺云青;(5)刘伯承即刘百诚;(6)萧克即萧格;(7)徐向前即徐象谦。除分电外,希查照。中正。巧。铨乙。印”。蒋介石对中共将领使用化名,其本意并非让中共将领改名,而是出于国民政府军事系统内的一种保密联系需要,这也与国民党历来限共防共的政策相契合。这些化名,实际上并未使用。

    8月2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正式宣布红军主力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下辖3个师,每师定员1.5万人,在3个师之上设总指挥部,任命朱德为总指挥,彭德怀为副总指挥。从此,八路军奔赴抗日前线,后来和新四军一道,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成为抗日战争时期打败日本侵略者的中坚力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2年7月22日 总第3860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程子淇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