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一度改名、四期而终的《乒乓画报》

作者:特邀撰稿人 周利成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2-06-22 星期三

    1925年创刊于上海的《乒乓画报》,虽为综合类画报,但内容更侧重娱乐性,它在民国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画报中,并没有显著的特点和明确的办报宗旨,然而在激烈的刊物竞争中,它于办刊和发行中也留下了几段趣闻。

小报概况

1925年8月13日出版的《乒乓画报》第2期正面

    1925年8月2日,《乒乓画报》在上海创刊,由李润棠出资,编辑有崇明、冕卿等,职员有鲍玉章、叶小姐等,法律顾问为沈星侠,社址初设于宝山路宝兴西里,后迁至闸北香山路香兴里108号。

    《乒乓画报》属于综合类画报,初为3日刊,创刊号为书册型,第2期改为报纸型,每期4开一大张三版,正面两版,背面一整版。该刊设有《小消息》《编辑者言》等固定栏目,主要撰稿人有番飞、白金龙、姚冕之、东平、无我生、冕卿、独醒等。画报以报道社会新闻,介绍影星、名人,刊登新片剧评为主,兼有时政消息,广告占据正面两版的大半版面。画报文字方面有随笔、小品文、散文、诗歌等,如《谈谈女子日报》《一个女校长》《南渡四月记》《评廖仲恺之死》《陈友仁被捕之经过》《电影明星赵君小传》《陈志振君小传》《犬将军传》《上海人称呼邻人的衔头》《吕碧城停舞余闻》等;图片方面有名媛、影星的照片,电影剧照、漫画、风景摄影等,如《太史墓前之古柏》《青岛海口之风景》《王秀珍女士近影》《张织云女士最近肖影》《黎明晖叉手图》《雪艳琴最近之肖影》等。

    初时,画报纸张质量和印刷质量较差。1925年8月13日,《乒乓画报》第2期《编辑者言》称:“我们第一期出版了,在印刷方面,不免有些毛病,这是本报对于读者应致歉意的。现在本报与印刷所在交涉期中,所以不能如约出版。但为读者便利起见,所以在此期中,我们刊行一种特刊。我们的特刊是无定期的,到了交涉完全解决,我们继续要出版成册的报纸。”但此后,并未见该刊恢复为书册型画报。

1925年8月29日出版的《新闻画报》第3期正面

    《乒乓画报》第2期出版后停刊,8月29日出版的第3期更名为《新闻画报》,5日刊,期数连续计算,印刷质量明显改观,并采用蓝、黑、白三色精印。这一期的《编辑者言》称:“本报原名乒乓,兹因乒乓二字不甚适宜,自第三期起改名《新闻画报》,五日一刊,用彩色精印。自第一期出版至今,相隔多日,未能如期出版,无任抱歉,致劳定(订)报诸君怅望,未能一一申谢,爰于篇端,用志数语,籍(藉)表歉忱。”该期画报封面为大幅模特照片,编者还与读者互动,请他们“猜猜此美是何人,猜中者各赠模特儿照相一张”。

困境求生

    为了做好营销,《乒乓画报》创刊的前一天,报馆印刷了十几万份五色宣传海报,编辑们骑着摩托车沿途散发。他们担心租界当局不准,事先准备好一封英文信,请报馆秘书叶小姐送到巡捕房。大家等了很长时间,叶小姐仍未回来,两名编辑便带上海报从宝山路出发,一路抛洒,车后彩纸纷飞,好似桃花飞舞、落英满地。《乒乓画报》第2期刊登启事称,读者如能拾得散发出去的海报100张,可换1期画报;得500张可换半年画报;得1000张可换两年画报。

    尽管报馆为了增加画报发行量煞费苦心,但收效甚微。《乒乓画报》办刊之艰难,竟被同时期的另一家报纸刊登的文章记录下来。1925年9月3日,《晶报》刊登了一篇署名为“一小报贩”撰写的《画报乒乓记》一文。文中称,自《上海画报》创刊后,画报一时风行全国,报贩也因卖画报赚了钱。但随着画报越出越多、越出越滥,尤其是一些印刷不精美、内容不佳的画报,常有卖不出的现象,名头大的画报还不许退报,报贩们赚来的钱就要贴补存报。《乒乓画报》创刊号是一本小册子,他拿到手后竟然一本也没卖掉,只好全部退回,并建议编者改印单张画报。乒乓画报馆老板李润棠倒是听劝,第2期就改成报纸型画报了,销路果然得到改善,但第3期却迟迟不见出版。于是,他到报馆询问。谁知刚走到门前,就听见到里面“乒乓”乱响,进去一看,只见一个十八九岁梳着辫子的广东女郎和一个40多岁的广东胖太太正在那里大闹。他上前一问才知,原来广东女郎是报馆的秘书叶小姐,胖太太是她的母亲。之前谈妥叶小姐每月薪水30元,但任职两个月,李老板也未发薪水,她屡次索要,可李老板却避而不见。叶小姐这次来报馆仍未见到李老板人影,一怒之下,就把报馆附设的法文学校教室的玻璃窗“乒乓”砸碎了,学生们见势不妙都跑了。报贩走进另一间屋子,里面站满了人,有柴板店老板,有米店伙计,都是上门讨债的。有位挺胸凸肚的先生则是《时事新报》林炎夫的弟弟小林先生,他是来索要广告费的。有人开玩笑说,不知李老板当初为什么把画报取名“乒乓”,现在好了,报馆真的被“乒乓”地砸了,李老板的事业也随之破碎了。

    《新闻画报》曾于第3期刊登启事称,该刊欲在无锡、南京、杭州、镇江、扬州、汉口、九江、北京、哈尔滨、广州等地,设立分馆、招聘记者,很有轰轰烈烈大干一场的阵仗。不料,1925年9月3日,《新闻画报》仅出版至第4期便宣告终刊。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2年6月17日 总第3845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