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

——20世纪初辽宁的交通规则与专业人才培养

作者:特邀撰稿人 李 影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1-11-29 星期一

    生活在今天的人们,考驾照、开私家车出行已是寻常之事。但在20世纪初,能够掌握汽车驾驶技术的人则寥寥无几。那时的司机需要考驾照吗?路上行车又有着哪些规定呢?在辽宁省档案馆馆藏的《管理汽车规则》《巡守长警指挥汽车通行简章》等相关档案中,详尽记录了百年前辽宁地区汽车登记运营、道路行车规则等诸多管理规定。

司机执照成为“香饽饽”

20世纪30年代的奉天四平街(今沈阳中街)街景

    1901年,一位名叫李恩时的匈牙利商人最先将两辆“奥兹莫比尔”汽车运至上海。翌年11月,直隶总督袁世凯为讨得慈禧太后欢心,专门购置了一辆小汽车作为寿礼送给慈禧。至此,汽车这种舶来品开始越来越多出现在中国大地上。1910年2月,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总部在美国定购了一辆汽车供该社总裁专用,汽车由此驶入辽宁历史。1921年,已经执掌东北军政大权的张作霖也斥资3.5万美元在美国定制了一辆防弹汽车。

    随着汽车的不断出现和增多,通过驾考做一名司机成了当时许多年轻人的职业选择。一时间,司机执照成了人们竞相追捧的“香饽饽”。在1931年辽宁省建设厅颁发的司机执照中,第一条便提出了成为司机的基本要求:“在司机学校毕业取得证书,须确有司机经验兼粗通文字,体躯健全耳目聪明、无神经病及宿疾。”其考试的内容包括三个方面,即驾驶汽车、行车及其他规则、汽车构造及各部件作用。同时还规定,对于司机违犯行车及其他规则是要依情节轻重分别处罚或缴销其司机执照的,对司机酗酒后或身体发生残疾、精神疾病等情况的,则应立即缴销其司机执照。据说,当时辽宁的驾考方式分为口试和实地考验两部分,口试主要考问汽车构造和驾驶规则,而实地考验则主要考验启动、换挡等实际操作项目,与现在的驾考有很多相同之处。

行车规定细致严格

    在唐代开始实行的《古礼》中规定:“道路男子由右,妇女由左,车从中央。”但现实情况是人们行路时往往自由穿行,执行情况并不乐观。进入20世纪后,随着西方文明的渗入和影响,作为东北中心城市的奉天(今沈阳)在社会生活各方面也开始出现变化。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五月,奉天商务总会发出知照:“五月初十日起,街道行人一律改为左行。”1915年,奉天省颁发了《通行管理道路章程》,其中规定,车马行人一律从道路左侧行走,车马行人必须服从巡警指挥,并要求凡有牌示(交通标志)禁止通行的地段不得通行。

    由于实行左侧通行规定,对于汽车如何超车问题,在1918年奉天省会警察厅制定的《管理汽车规则》中便明确指出:“若后车欲进越前车之时,须连续鸣号由前行之车右旁通过……通过街角之际,若向右行须大绕,向左行小绕。”这与现在超车的规定是截然相反的。虽然当时汽车已经出现,但道路上人力车、马车、马拉电车等各种交通工具仍旧很多,路况复杂,因此规定:“若遇与牛马等类接近之时,务须注意其速度,宜缓。免其恐慌,但牛马有警逸之时,为防止其奔逃或碰伤行人起见,应即停车或行避让。”

1918年1月,奉天省颁发的《巡守长警指挥汽车通行简章》。 辽宁省档案馆藏

为保安全限速又报备

    汽车的出现为人民生活带来便捷的同时,其行驶速度快的特点也给道路安全带来了隐患。为此,奉天省会警察厅制定的《管理汽车规则》对于汽车行进的速度作了明确规定:“每一小时至快行驶以十五哩为限,不得超越(一哩即华里三里)。”折合成现在的时速为每小时22.5公里。由于当时道路多为土路,又相对狭窄,故要求汽车“不准与他车并行或有竞争之行为……汽车如遇有二辆以上连续进行时,前后车须距离十八丈以外”。

    当局对上路行驶的汽车要求是必须悬挂号牌,但与现在分别采用蓝色、黄色、白色、绿色、黑色等各色车牌区别各性质的车辆不同,由于当时奉天的汽车数量并不太多,其规定“无论营业自用之号牌,均用白地黑字以中国号码及阿拉伯号码并列形式”,车牌大小则为“高英尺七寸,宽一尺零八分”。

    按照奉天省会警察厅制定的《管理汽车规则》规定,汽车无论自用还是营业,上路行驶前都要向警察厅禀明车主和司机的姓名、籍贯、住址等信息,然后还“应将原车送由警察厅检查车身是否坚固,机械是否完备,检查合格再发给执照,每执照应纳照费大洋壹元,其执照并应常置于同号车辆之内”。所雇佣的司机也要提前禀报警察厅,经过相应检验合格后才允许其驾车,费用也是“大洋壹元”,当时规定,即便检验合格仍需每3个月复验复考一次。而对于外国司机,如已在别国受检并领有执照者,则“应报由警察厅调验加给准在奉天开车之执照,免纳照费。如在各本国未曾检验领照者,仍应遵照办理”。而司机一旦出现死亡、失踪或营业司机连续休业1个月以上的则要求在3日内呈报警察厅备案。

安设指挥箭和小灯

    与现代汽车拥有的标准配置不同,最早的汽车是没有转向指示灯的,“汽车行驶转弯及交叉之处……应连鸣喇叭加以手势方向告知警察以便指挥一切(司机人方向之手势欲右行则以右手向右方指示,欲左行则以左手向左方指示)”。直至1922年,捷克斯洛伐克的扬·哈努斯为自行车手发明了皮革箭头,随后汽车开始配备这样的箭头,用来指示汽车转弯使用。为敦促所有行驶在路面的汽车安装指挥箭头,奉天省会警察厅专门致函各官署衙门、商会商号等。据1928年11月24日《奉天省会警察厅为汽车须安设指挥箭一枚并服从警察指挥事致奉天全省官地清丈局的函》中写道:“为防患未然起见,对于汽车无论自用或营业者,均经布告一律安设指挥箭在案。乃近查营业率皆遵章安设而各自用汽车安设者实属寥寥……如汽车尚未安装指挥箭者,希即从速每辆安设一枚,并希转告司机行驶各街巷均应一律服从警察指挥,以免发生危险为荷。”

    当时,汽车不仅没有转向装置,就连喇叭都要自己安装,“以便知照行人及别项车辆迅速避让”,同时规定,喇叭“一律用普通长粗声音,不得故为特别”。此外,为了保证夜间行车安全,奉天省会警察厅还要求每辆车要在车身前后、号码牌旁分别安装亮灯,具体要求为:“在车身前方右边用绿色小灯、左边用赤色小灯,后面用赤色小灯。”

创办驾校培养专业人才

    随着汽车数量的逐渐增多,到1929年时,所统计沈阳、抚顺、鞍山、安东等11个市县已有汽车1214辆,这时对职业司机的人数需求在不断增加。因此,一些有识之士开始商议筹办驾驶学校。据《辽宁交通志》记载,1925年,华北汽车转运公司经理王惟贤率先在奉天开办了汽车讲习所,招考17岁以上、25岁以下的高小毕业生或有相当学历者,学期为半年,以培养专业司机和汽车维修工。

    1928年4月18日,安东市政公所在《关于亚东汽车行附设汽车司机养成所给奉天省长公署的呈》中历数汽车对于城市发展的益处及培养司机的紧迫需要,其中写道:“查我国汽车兴通以来,各大都市对于汽车业之发达致有日超千里之势。交通赖以便利,百业赖以振兴,福国利民,成绩卓著……近年汽车营业日渐扩充,商民咸称便利,百业赖以振兴,惟对于驾驶汽车之技术人员每感缺乏。即或粗具此种知识而简然从事,又常发生危险事。故洵于乘客之生命财产关系匪浅,民经营汽车事业历年。因而有鉴及此,拟在本埠设汽车养成所一处附于亚东汽车行院内,招生入所学习,教以相当知识,专为养成汽车驾驶人才,以备社会上需要。”

    对于如何办学,亚东汽车行经理刘迪镇制定了《亚东汽车司机养成所简章》,其中共分十条,较为详尽地规定了学制、科目、招生要求等。其中,第二条规定“本所教授期限定为三个月毕业”。第三条规定了教授的科目:“一、工业人教育;二、汽车工学;三、电气知识;四、手工修理法;五、营业及司机规章;六、司机技术法;七、汽车检查及加油法;八、长途汽车常识;九、机件中西原语名词。”第四条中要求:“本所生徒惟以年在十八岁以上三十五岁以下精神健全,粗通文理,素无嗜好者为合格。每班照二十人为足额。”当时,每期的学费为50元,考试分为临时考试和毕业考试两种,考试完毕经市政公所复试后,确系合格者发给毕业证书。司机养成所成立后,通过专业的学习培训,改变了以往“以师带徒、跟车代训”的传统教学方式,为辽宁各地培养了大批专业司机。

    1930年9月,辽宁省工业区五马路卞永芝、张广滋、赵云生等人打算投资6000元创办辽宁高等汽车司机传习所,并计划建立占地面积10余亩的练习车厂一处,以备学生操作实习。但此时的东北由于日军逐步侵占,社会动荡不安,已再无精力与财力发展各类实业和专业教育。

    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各行各业的飞速发展,全国各地纷纷通过成立驾驶员短期培训班和技工学校等形式,培养了大批专业司机,为社会进一步的繁荣发展提供了人才保障。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1年11月26日 总第3760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杨太阳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