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张云逸:统战工作建奇功

作者:王 婷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1-11-08 星期一

    

   

张云逸

    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是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中战胜敌人的三个主要法宝。

    毛泽东曾说:“共产党人能够对国民党将领说上话的不多,张云逸是其中之一。”毛泽东深知,张云逸的经历与党内其他高级将领的不同之处,所以让他在统战工作中发挥了独特的作用。

    而立之年定信仰

    1908年,张云逸(1892-1974)考入广东陆军小学堂(初级军官学校)。国共两党很多名将出自这所学校,如叶挺、邓演达、张发奎、陈济棠、薛岳等。

    孙中山提倡的以武力推翻清王朝、创立民国的革命思潮吹进了这所新式学堂。1909年10月,张云逸与同班的几位爱国青年由老师介绍,秘密加入中国同盟会。他先后参加了广州黄花岗起义、辛亥革命、二次革命等。

    1937年12月,新四军军部领导人在湖北武汉合影。左起:周子昆、张云逸、叶挺、项英、曾山。

    然而,辛亥革命只是推翻了清王朝统治,结束了中国2000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在帝国主义列强的支持下,各系军阀为扩大其势力范围,连年混战,你吞我并,甚至卖国求荣。国家日益衰败,人民生活更加困苦。

    在这种情况下,张云逸感到迷惘、苦恼。他本是一个满腔热血的爱国青年,参加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是为了救国救民于水火之中,而今一切如故。虽然经10多年的军旅生涯,他由一个排长升到旅长,但这并不是他追求的目的。他阅读了大量进步书刊,并不停地思索:中国的前途是什么?他该往哪里走?

    1921年,代表劳苦大众利益的无产阶级政党——中国共产党成立,张云逸和成千上万的青年看到了希望的曙光。1923年,孙中山也向共产党表达了合作的意向。

    1924年5月,国共两党在广州黄埔建立了陆军军官学校,并将黄埔学生军和粤、桂、湘、滇、闽所属各军,统一整编为国民革命军。北伐开始后,张云逸所在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十二师,张云逸任师参谋处长。由中国共产党组建和领导的叶挺独立团,编为第四军独立团,作战时多配属第十二师指挥。在前线指挥时,张云逸看到很多共产党员奋勇争先,不怕牺牲。他知道工农群众拥护共产党,而这样的队伍正是他所向往的。于是,他向中共党组织提出入党的请求,表示愿为国家独立富强、人民幸福安康而战,愿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1926年,张云逸被批准加入共产党。多年后,张云逸曾对其后人说:“我入党时年龄已很大(34岁),在国民党军队中职位不低,薪俸也相当高。我是为劳苦大众的解放才入党的。”

    说服上峰显身手

    1927年4月,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第一次国共合作开始破裂。中国共产党已看出国民党反共、清共不可避免,所以开始注意掌握军队的领导权。6月,武汉国民党当局决定组建一个政府警卫团,归属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这个团的地位和权势显然不一般,所以由谁出任该团团长,各方都十分关注。中共提议派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二十五师七十三团(由叶挺独立团改编)参谋长卢德铭(中共党员)去,但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不同意,他担心卢德铭不是广东人,不听他的话。于是,中共把说服张发奎的任务交给了张云逸。

    1949年12月2日,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张云逸为广西省人民政府主席的通知书。

    张云逸与张发奎既是广东陆军小学堂同学,又是同盟会会员,长期在粤军和国民革命军共事,私交甚好。北伐期间,张发奎担任十二师师长,张云逸为十二师参谋处长,是他的得力助手,在张云逸的协助下,十二师攻坚克难打进武昌城。张发奎步步高升,由师长升到军长、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视张云逸为自己人,对他的话还是能听进去的。做统战工作重要的就是得到对方的信任。张云逸诚恳地说:“卢德铭虽不是广东人,但他毕业于黄埔二期,曾在叶挺独立团当过连长、营长、参谋长,作战勇敢,有勇有谋,是个难得的军事干才。卢德铭是你的部下,你应该很了解他。眼下多少人在盯着这个要职,卢德铭担任警卫团团长对咱们有利,不要错失良机。”在张云逸的劝说下,张发奎终于同意让卢德铭担任政府警卫团团长。卢德铭在白色恐怖下掩护了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使革命减少了损失,并借机壮大了进步力量。

    投身华南聚共识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与杨虎城在全国抗日形势的推动下,发动了西安事变。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中国共产党在派出周恩来等人与南京国民政府谈判的同时,还派代表赴西北、华北、西南、华南等地,向国民党地方实力派转达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以推动第二次国共合作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在此形势下,张云逸以中共中央代表的身份,于1937年5月到达香港,在华南地区开展统战工作。

    1965年7月20日,前国民党政府代总统李宗仁偕夫人从海外归来。张云逸(前排右一)陪同周恩来(前排右九)等在北京机场欢迎李宗仁。

    广西的地方实力派李宗仁、白崇禧在香港设有常驻代表,负责桂系与各方政治势力的联络工作。张云逸对桂系的状况有些了解,不久前他还在延安时,曾和李宗仁、白崇禧的代表刘仲容有过接触,并设宴送他离开陕北。

    李宗仁、白崇禧得知张云逸已抵达香港,立即发电报请他速来广西晤面。他们为何急于面见张云逸?原来,当时蒋介石通过各种手段打压桂系,桂系面临着巨大的财政压力,桂币贬值,民众怨声载道。如此局面,李宗仁、白崇禧苦于无法应对,亟求外援,所以听闻张云逸到港,便立即发电报催促他入桂。他们希望与中共结成某种同盟关系,以摆脱困境,同时可以借此增加与蒋介石讨价还价的筹码。张云逸接受了邀请,决定尽快去广西做桂系的统战工作。

    1937年6月12日,张云逸与李宗仁、白崇禧进行了初次会谈。他指出,中日两国的矛盾已成为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日本帝国主义是中华民族最大的敌人;中国国内各阶级之间、党派之间以及中央政府与地方各种力量之间应该团结起来,建立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一致对外。只要全国人民团结起来,万众一心,共赴国难,日本侵略者一定能被打败。中国共产党为达此目的,正在不懈努力。李宗仁、白崇禧在会谈中表现出积极抗日的态度,同意张云逸对目前形势的分析,赞成中共提倡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并愿意与中共联合起来共同对外。

    国民党四川省政府主席刘湘听到桂系与中共接触的消息后,也派代表来桂,希望通过桂系与中共方面取得联系。在李宗仁的引荐下,张云逸和刘湘的代表张斯可见面,并邀请他参与到合作抗日方案的讨论中。6月16日,张云逸通过电台向中共中央作了汇报。在收到中央复电前,张云逸已与桂、川方面就合作抗日的纲领草案讨论数日,并达成了协议草案。26日,张云逸将该草案向中央作了摘要报告,听取中央的指示。毛泽东于6月27日在复电中指出:“纲领草案所包含的七项内容是对的,我们赞成本此做法,方案既定,即应推动桂、粤、港各方努力去做。”

    7月上旬,张云逸代表中共与李宗仁、张斯可签订了三方共同推动抗日纲领及实施方案。这是张云逸对广西、四川的国民党地方实力派统战工作的一个重要成果。在桂期间,张云逸还与云南的国民党地方实力派龙云的代表但懋辛取得联系,向他介绍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不久,周恩来等与龙云就合作抗日事宜商谈,并交换了电台密码,建立了通讯联系。

    7月15日,毛泽东在电报中要求张云逸做好广东的国民党地方实力派余汉谋的工作,“求得他们赞助坚决抗战与国共合作的方针;求得他们开展爱国运动,积极救亡”,并强调此事“需着力去做”。张云逸在广西的任务基本完成后,便请李宗仁牵线与余汉谋见面。张云逸和余汉谋也是广东陆军小学堂的同学,两人并不陌生。通过交谈,张云逸看出广东国民党内部派系斗争激烈,分成拥蒋的“中央派”和以余汉谋为代表的“粤余派”。为争夺广东的控制权,两派斗争不断。8月间,在和余汉谋的接触中,张云逸觉察到他对与中共合作顾虑重重,尤其担心“中央派”知道后引起蒋介石的不满。于是,张云逸转变工作方式,先做时任广东省政府主席吴铁城等“中央派”的工作,在取得“中央派”的支持后,再与“中央派”的代表一同去见余汉谋。余汉谋见状心里有了底,对张云逸的态度也好了一些。张云逸向他们阐述了中共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要粤方赞同国共合作,实现民主和抗战;停止对红军游击队的包围和进攻;释放政治犯,同意在广州设立八路军办事处等。经张云逸多方做工作,余汉谋终于同意和我党合作抗日。

    张云逸在港期间还受中央委托,去澳门看望了叶挺。他和叶挺相识多年,交情很深。他向叶挺介绍了中共中央号召停止内战,国共联合抗日的方针。叶挺听了非常激动,不啻“大旱之望云霓”,他当即表示,愿意随时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召唤,投身抗日战争。

    1937年七八月间,中国共产党代表周恩来等在和国民党谈判中,同意将西北的红军主力改编成“八路军”,开赴抗日前线。但对于如何改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南方八省红军游击队问题,双方争执不下。在谈判桌上,国民党同意将红军游击队改编后开展抗日斗争。至于这支部队由谁来领导,国共双方各有考量,但叶挺是双方都认可的人选。

    8月中旬,周恩来在上海会见叶挺,希望他能担负率领这支队伍的任务。9月28日,蒋介石正式任命叶挺为新四军军长。11月上旬,叶挺来到延安,毛泽东等中共中央领导人与其面谈后,叶挺表示:“在党的组织外,但愿在党的领导下进行工作。”

    12月25日,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即“新四军”)军部在湖北武汉成立,1938年1月6日移至江西南昌。叶挺为军长,项英为副军长,张云逸任参谋长,周子昆任副参谋长,袁国平任政治部主任,邓子恢任政治部副主任。新四军将南方八省游击队约1万人组成4个支队,成为驰骋大江南北打击日寇的一大支柱力量。

    “渡尽劫波兄弟在”

    广西解放后,张云逸担任广西党政军主要领导人。几十年前的故旧纷至沓来,他都热情接待。对起义将领、投诚人员以及没有参加反共内战的旧军官,经调查后都给予适当安置。黄绍竑等军界人物及李任仁等政界人物,对中共的统战政策都很满意。

    1965年7月20日,前国民党政府代总统李宗仁偕夫人从海外归来,抵达北京。张云逸陪同周恩来等到机场迎接,并参加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欢迎宴会。李宗仁到全国各地参观,特别是在家乡广西各地走了一圈后,深受感动。他没想到在短短十几年里,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提出要去看望张云逸。这两位老相识打了几十年的交道,如今在新中国相聚一堂,激动之情难以言表。张云逸请客人品尝家乡海南产的咖啡,他们愉快地交谈。突然李宗仁站起来,向张云逸深深鞠了一躬。他表示,对广西迅速发展十分敬佩,这里已完全改变了过去那个贫穷落后,土匪遮天,人民困苦不堪的旧模样。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为祖国的统一尽一份力量。这正是“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文中所示档案为海南省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1年11月5日 总第3751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