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我们是反细菌斗争工作者”

——抗美援朝时期著名昆虫学家柳支英致信妻女

作者:张 丁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1-11-01 星期一

1952年3月18日,柳支英致妻子邵柔贞、长女柳海澄、次女柳西玲的信。

亲爱的柔贞、海儿和玲儿:

    来到这里快将三周了。一切都很好。我们有报纸可看,北京的报纸大概要迟一周左右就可以看到。当地的志愿军报是三天一期,上边有许多防疫方面的常识,这是前方反细菌战争一种重要的教育工具。

    祖国的报纸上,登载着许多科学工作者对敌人细菌战争表示无限的愤怒,并随时等待祖国号召,准备来朝,支援我们,真使我们感到非常兴奋。三八节首都上空出现了一批女飞行员驾驶的飞机,为新中国的妇女争光。

    我们在这里生活得很好,我们身体较差的吃得特别营养,已经吃过二次鸡,早餐总是面条,晚餐常吃馒头,我还有水果、乳粉和维他命丸,平常人只吃二顿,但是我中间可多吃一餐稀饭,晚上把留下的一个馒头吃下,所以我的胃痛到现在没有犯过。上级照顾我们,可说无微不至,睡觉的地方是防空室似的,这当然不能和后方比较,但是到朝鲜来的同人,谁都知道是为工作而来,为服务而来,大家当然准备吃苦来的,不过跟前线的战士们比较,我们实在住得已经太好了,我们有电灯,有木箱可以充做桌子,有炕可以做床铺,经常有开水可喝。最近进行过一次大扫除,发下了地地涕粉,环境卫生搞得很有條(条)理。我们每人都已注射过鼠疫预防针,另外又注射过伤寒、副伤寒、霍乱和破伤风,所谓五联的预防针,反应还好。我在安东种的牛痘已经发得很好了。

    我曾二次到过附近的小村里,有不少都住在地洞里,朝鲜的老百姓真是受尽了美帝侵略战争和轰炸的伤痛。他们生活得很苦,从前怎样我不知道,今天看来,可说衣食不全,他们已把悲愤化为力量,为独立自由而奋斗。我参观过一个只有几十人的中学,课堂是地下室,一块极粗糙的木板上,写上了中学的名字,他们就在这样的艰苦状态中坚持着求学。朝鲜的老百姓是非常爱护耕牛的,牛吃的东西也要放在大锅里煮过的,这就可想而知了。

    工作在朝鲜,多少总是带一些生命危险的,不过请你们不要担心,我们是相当安全的,何况目前敌机已不发生什么作用,当时敌人只敢在夜里毫无目标的偷袭乱炸。我们是反细菌斗争工作者,可能有机会接触到敌人所撒布的毒虫细菌的,但是我们有一套严格的消毒和防御技术,所以也不用为我们操心。万一有什么的话,那末(么)为了祖国和人民,也是光荣的。我坚信胜利是属于我们的,迟早我会完成任务,胜利归来的。乐儿于去年春参加了空军,如今我又披上了军装,暂时成为志愿军里的一员了,我们家里的老青男人可说都已走上了国防的岗位,投入了抗美援朝的运动中,家里不免有缺人照顾之感。我希望海儿能够很顺利地完成她的学业,利用一些余隙,照顾照顾家庭。玲儿也应当更努力地学习,将来可更好地为祖国服务。

52.3.18

(注:信纸有残,后面缺失)

 

    

1952年,在朝鲜时的柳支英。

    这是著名昆虫学家柳支英在抗美援朝期间写给妻子邵柔贞和长女柳海澄、次女柳西玲的家书。这封家书记录了一位科学家眼中的战场景象以及他的经历和感想。

    柳支英,字韶渊,江苏省苏州市吴县木渎镇人。1929年,他毕业于金陵大学生物系,获理学学士学位及金钥匙奖。1933年,柳支英赴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昆虫和经济动物学系读研究生,次年获硕士学位及两枚金钥匙奖。1937年至1945年,他任广西农事实验场技正兼广西大学农学院教授。1945年至1952年,柳支英任浙江大学农学院教授,兼任杭州市昆虫学会理事长。

    1952年1月至2月,中国人民志愿军相继在朝鲜前方和后方发现疑似美军投掷的蜘蛛、苍蝇、跳蚤等昆虫。志愿军总部和解放军总参谋部经过20多天的观察、检验,初步得出结论,美军可能在朝鲜北方投放了细菌武器,准备对中、朝部队实施细菌战。2月21日,中央军委正式向志愿军下达了进行反细菌战斗争的指示,同时采取具体应对措施,包括向朝鲜派出近百名防疫和检验人员及紧急运送各种疫苗与防疫用品。

    3月2日,正在浙江大学工作的柳支英被紧急抽调,他作为首批防疫检验队专家,从安东(今丹东市)进入朝鲜。志愿军防疫检验人员会同国内派往前线的专家,组成了4个防疫检验队,其中3个分别配属第一线各兵团,对敌投放物进行昆虫学鉴定、细菌培养检验;对敌投放地区和疫区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对急性死亡者进行解剖和病理检查。柳支英运用专业知识,总结经验,提出辨别敌投昆虫(动物)的防疫规律,在反细菌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52年9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柳支英“朝鲜三级国旗勋章”。同年秋,他从朝鲜回国后,调入军事医学科学院,负责组建医学昆虫科研队伍。1956年,柳支英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2年9月14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柳支英的“朝鲜三级国旗勋章”。

1958年10月2日,柳支英夫妇与儿女们在北京颐和园合影。

    此后的30余年,柳支英全力投入医学昆虫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中,为学科建设、卫生防疫和国防科研呕心沥血、无私奉献,多次立功受奖。

    中国人民大学家书文化研究中心供稿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1年10月29日 总第3748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程子淇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