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永康市档案馆藏抗战档案选编1》

揭露侵华日军袭扰“扫荡”县乡罪行

作者:胡 瑞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1-10-29 星期五

《永康市档案馆藏抗战档案选编1》书影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的1937年底,国民党浙江省政府从杭州市迁至永康县(今永康市)。永康成为浙江临时省会,频遭日机轰炸,后又迭经侵华日军窜扰,兵燹尤重,人民遭受了巨大的创伤。1942年4月18日,美军16架B25轰炸机空袭日本东京、名古屋、大阪、神户等地后,降落在中国浙江衢州等地的机场,日本朝野震动。日军大本营为摧毁浙赣线上的空军基地和前进机场,借机打通浙赣路,继而破坏沿线地区的军事民用设施,掠夺物资,掳劫壮丁,达到以战养战之目的,遂于5月发动浙赣会战,至9月会战基本结束,“扫荡”浙江大半地区。

    永康为侵华日军进退必经之冲要,从1942年5月起,县城三度沦陷,全县37个乡镇,除5个乡因地处偏僻山区未受波及,其余皆遭蹂躏,直至抗战结束,日军长期占据县境西北部一带。永康成为浙江抗敌前沿,日伪环伺边境,乡镇频遭袭扰,寇蹄所至,烧杀淫掠,庐舍为墟,死亡枕藉。侵华日军在永康犯下的种种战争暴行,给永康社会带来巨大灾难,给永康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惨痛损失,对永康经济、文化事业产生毁灭性影响,严重地滞碍了永康社会的发展和进步。

    永康市档案馆在全面整理馆藏抗战档案的基础上,编纂《永康市档案馆藏抗战档案选编1》,由中华书局于2021年4月出版。该书收录了1942年至1947年间永康县及其所属乡镇查报的侵华日军造成的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情况档案90余件,以翔实的史料揭露了侵华日军在永康犯下的种种战争暴行。根据所辑档案,日军在永康袭扰“扫荡”的手段和罪行可以归纳为八条:一是狂轰滥炸,二是纵火焚烧,三是劫掠财物,四是强拉民夫,五是残忍杀戮,六是奸淫妇女,七是掠夺资源,八是伪奸作伥。

    轰炸、纵火、劫掠是侵华日军的常用手段。1942年6月10日《永康县四路口区署关于古山镇遭敌寇临境烧杀请求救济致铜山行署的呈》中提到,当年5月20日下午,3架敌机轰炸古山镇,投弹10余枚,炸毁民房40余间。次日下午,“有敌骑军猝然到境屯驻,洗劫仓库,本镇保管之军米均被劫一空”。22日,日寇离开时,除强拉民夫若干外,还将本镇居民住房及镇公所、镇队部燃火焚烧,其所屯放的国防木板、圆木及镇公所文件与居民存粮被焚殆尽,计被毁民房800余间。27日,又有大队敌骑到达,奸淫烧杀,更残于前,民众痛不欲生。值得注意的是,在1942年9月29日《永康县桐源乡公所关于第一、二、三、四保被敌蹂躏民不聊生请派员查勘致县政府的呈》中,除同样提到5月20日至27日敌机轰炸与日军地面部队过境盘踞烧杀情形外,还提及“敌携碾米机数部”,将未遭焚毁农户家里的粮谷搜刮一空。由此可见,日军发动浙赣会战明确带有“扫荡”沿线、以战养战的意图。《永康市档案馆藏抗战档案选编1》中收录的档案将这些细节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份《日寇在华暴行调查表》上记录了1942年8月30日,
日寇对浙江省永康县松鹤乡第五保土山头村人周德茂被剖腹剜心的罪行。

1942年,浙江省永康县芝英镇敌军窜扰损失情形调查表。

    强拉民夫与残忍杀戮,也是日军经常使用的袭扰“扫荡”手段。日军行军驻扎时往往强拉壮丁充作民夫力役,迫使他们运送粮米、武器、弹药,或者挖凿工事、修建碉楼,一遇反抗或怠工,辄予杀害。如1943年6月永康县松鹤乡公所呈报的《日寇在华暴行调查表》中所列事例:第四保农民胡茂溪,年已67岁,于1942年9月1日被由永康撤回东阳的日军拉去挑担,行至德西乡缸窑村胡耳朵岭,“因病不能转挑,遂遭敌寇引至高崖之上推落跌毙”;64岁的胡振峰同样被“拉作担夫至街头村,因年老身病不能再挑,受敌寇刀刺胸部僵死路上”。日军杀害无辜平民,手段极其残忍:第五保炉头村人金丹山,于1942年7月25日被日军强迫寻觅“花姑娘”不获,触怒贼寇,被拖至后山用刀砍颈,身首分成二段;第五保土山头村人周德茂,于1942年8月30日日军途经拉壮丁时在家来不及逃跑被抓,事后家属与邻居看到屋内鲜血满地,在阴沟里发现心肺脏腑等物,“周德茂已被日寇剖肚剜脏身死且股肉刮削无剩”。类似此种兽行不胜枚举,以上所列者也仅仅是永康县被灾32个乡镇中部分乡镇呈报内容的一小部分,因文章篇幅所限,在此不能一一展开。

    据不完全统计,抗战期间因日军袭扰“扫荡”,永康伤亡5400多人,被奸淫妇女约上千人,全县损失粮米约11万市石、耕牛5000余头、猪7000多只,其余鸡、鸭、鹅、羊、糖、油、盐、被服等损失不计其数,被焚毁的房屋、家什数目惊人。至于人民颠沛流离,田园荒芜,工商业停顿,生产遭到破坏等所造成的损失就更无法估算了。《永康市档案馆藏抗战档案选编1》所辑档案,不仅有县政府、警察局、法院等部门的总体统计数字,也有农会、工会、商会、学校、医院等团体各自统计的损失清单,还有32个被灾乡镇公所的详细损失调查表,桩桩件件,铁证如山。这些档案作为第一手材料,深刻揭示了日本军国主义反人类、反和平的实质,是研究侵华日军在我国袭扰“扫荡”县乡时所用手段和所犯罪行的真实原始史料,本书的独特价值也在于此。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1年10月29日 总第3748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