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元代宰相耶律楚材藏琴旧事

作者:刘国梁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1-10-25 星期一

    据文献记载,元代宰相耶律楚材曾使用、收藏过“春雷”“玉涧鸣泉”“升元宝器”“玉振”“不出户”“石上流泉”“寒玉”等众多名琴,但这些琴大都淹没于历史的尘埃之中。据学者考证,目前收藏于四川博物院的传世古琴中还有一张耶律楚材曾经使用过的琴,它就是“石涧敲冰”琴。

“楚虽有材,晋实用之”

    明昌元年(1190)六月二十日,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金国尚书右丞耶律履家的宁静,素有贤名的耶律履居然在60岁时迎来了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儿子。耶律履“通六经、百家之书,尤遂于《易》《太玄》,至于阴阳方技之说、历象推步之术,无不洞究”,是一位博古通今之人。因此,他特别注重才学,在其子们的名字中均加入一个“材”字,大儿子名叫耶律辨材,二儿子唤作耶律善材。至于小儿子,他曾对亲朋们说:“吾年六十而得此子,吾家千里驹也,他日必成伟器,且当为异国用。”采《左传》“楚虽有材,晋实用之”之典,为其取名为“耶律楚材”。

北宋“石涧敲冰”琴正面、侧面、背面 四川博物院藏 董建国 摄

    耶律楚材两三岁的时候其父便去世了,抚养他的重任落到了其母杨氏的身上。《元史·耶律楚材传》中说:“生三岁而孤,母杨氏教之学。”耶律楚材在《思亲用旧韵二首》之二注中也有“挑灯教子哦新句,冷淡生涯乐有余”之句,可知杨夫人的确是位知书达礼之人。宋子贞《中书令耶律公神道碑》说:“母夫人杨氏诲育备至。”

    杨夫人不仅教耶律楚材读书写字,而且她曾于“泰和末,教授禁中”。泰和(1201-1208)是金章宗的第三个年号,也是最后一个年号。金国的皇帝大多喜爱弹琴,章宗尤甚。杨夫人受到了宫廷风气的影响,再加上有“教授禁中”的机会,因此,她对古琴也有着极大的兴趣。耶律楚材与其第二任妻子苏氏(北宋文学家苏东坡四世孙、威州刺史公弼之女)所生之子耶律铸曾在和祖父(耶律履)的一首诗中说:“先祖文献公赠祖母国夫人《弹琴诗》云,‘料应不入常人耳,独向松根月下弹’之句,孙铸谨追和。”耶律楚材在《思亲二首》中也记有“老母琴书老自娱,吾山侧近结蘧庐”的诗句,这一年老母已60岁。可见,其母自青年至老年均十分喜爱弹琴。

    耶律楚材在《冬夜弹琴颇有所得乱道拙语三十韵以遗犹子兰》中说:“湛然(耶律楚材之号)有琴癖,不好凡丝竹。儿时已存心,壮年学愈笃。”其儿时就已留心弹琴了。而且耶律楚材曾说:“昔吾学鼓琴,豪气凌青天。轻笑此小技,何必师成连。宝架翻旧谱,对谱寻冰弦。自弹数十弄,以为无差肩。”从此诗来看,耶律楚材一开始是自学的古琴,这期间可能会受到其母影响。

    关于耶律楚材的第一位古琴老师,他曾说:“予幼年刻意于琴,初受指于待诏弭大用。”弭大用是金国皇宫的古琴待诏,作为皇家的御用琴师,他的琴学水平是很高的:“余方谒弭君,服膺乃拳拳。相对受指诀,初请歌《水仙》。吟猱不踰矩,节奏能平平。起伏与神会,态状如云烟。朝夕从之游,琴事得大全。”耶律楚材跟随他学习了古琴的指法,并学习了《水仙操》等琴曲。耶律楚材认为,他右手的吟猱等演奏技法做得特别好,节奏也很稳当。乐曲的起伏能让人心领神会,而且他弹琴的状态特别好,有云烟袅袅之感。跟随弭君学习,耶律楚材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而且他很喜欢弭君“闲雅平淡,自成一家”的风格,“昔我师弭君,平淡声不促。如奏清庙乐,威仪自穆穆”。所以跟他朝夕相处,琴事得以大全。

    耶律楚材“年十七,书无所不读,为文有作者气”。按照金代的制度,宰相之子可以通过简单的考试从而补省掾(中枢各省的佐治官员)之缺,“公不就”。“章宗特赐就试,则中甲科,考满,授同知开州事。”而是靠自己的本事考取了官职。金宣宗贞祐二年(1214),“宣宗南渡,丞相完颜承晖留守燕京,行尚书省事,表公为左右司员外郎”。此时,耶律楚材25岁,两位兄长辨材、善材皆护驾,只有楚材留守燕京。从这一年开始,耶律楚材开始跟随万松老人(1166-1246)学习佛法,二人还一同参悟琴禅,“遇万松老人,旦夕不辍叩参者三年”。1234年,万松老人在为《湛然居士文集》作序时曾说:“湛然居士年二十有七,受显诀于万松。其法忘死生、外身世,毁誉不能动,哀乐不能入。湛然大会其心,精究入神,尽弃宿学,冒寒暑、无昼夜者三年,尽得其道。”耶律楚材很是推崇万松老人,他曾说:“有万松老人者,儒释兼备,宗说精通,辨材无碍。”“万松老人为宗门之大匠,四海之所式范。”在《湛然居士集》中耶律楚材亲切地称呼其为万松老师,如《弹琴逾时作解嘲以呈万松老师》。

    耶律楚材在《万松老人琴谱诗一首》的序言中说:“万松索琴并谱,余以承华殿春雷及《种玉翁悲风谱》赠之。”这首诗写于1233年至1236年,也就是说在这几年中,耶律楚材将其收藏最好的琴“春雷”和《种玉翁悲风谱》送给了万松老人。种玉翁全名为东岫种玉翁,是人品高胜,落笔不凡,且妙于琴事的江西九江人田唐卿之号。种玉翁善鼓琴,音节抑扬,为当时第一。耶律楚材将当时的天下第一琴和号为第一的弹琴人所著之琴谱都送给了万松老人。

 明代 沈硕绘《携琴观瀑图》 故宫博物院藏

    1218年春,28岁的耶律楚材被成吉思汗征召入见,耶律楚材此时身长八尺,美髯,帝伟之,称呼其为乌尔图萨哈勒(长髯人)。成吉思汗对耶律楚材说:“辽与金为世雠,吾与汝已报之矣。”耶律楚材对曰:“臣父祖以来皆尝北面事之,既为臣子,岂敢复怀贰心,雠君父耶!”“上雅重其言,处之左右,以备咨访。”此后,耶律楚材开始逐渐成长为一个“凡星历、医卜、杂算、内算、音律、儒释、异国之书,无不通究”的百科全书式的人才。

    在古琴上,耶律楚材还有一位良师益友,他就是被耶律楚材誉为弹琴“当今第一”的苗秀实。耶律楚材说:“古唐栖岩老人苗公,秀实其名,彦实其字,博通古今,尤长于《易》……公善于琴事,为当今第一。尝游于京师士大夫间,皆服其高妙。泰和中,诏天下工于琴者,侍郎乔君举之于朝,公待诏于秘书监。”耶律楚材“每得新谱,必与栖岩商榷妙意,然后弹之。朝廷王公大人邀请栖岩者无虚日,予不得与渠对指传声,每以为恨”。1232年冬,蒙古大军“济长河,破潼关,涉京索,围汴梁”,耶律楚材恐苗秀实有失,“奏之朝廷,索栖岩于南京”,只可惜苗秀实“达范阳而弃世”。后来,苗秀实之子苗兰“挈遗谱而来,凡四十余曲。予按之,果为绝声。大率署令卫宗儒之所传也,余令录之,以授后世”。苗兰也擅于弹琴,其“琴事深得栖岩之遗意。甲午之冬,余扈从羽猎,以足疾得告,凡六十日,对弹操弄五十余曲,栖岩妙旨于是尽得之”。

    成吉思汗时期,“帝(太宗)每征讨必命楚材卜……(太祖)指楚材谓太宗曰,此人天赐我家,而后军国庶政当悉委之”。在跟随征讨期间,耶律楚材常常没有时间弹琴以至于“金朋兰友音书绝,玉轸朱弦尘土生”,甚至连最初学琴时学会的琴曲都忘记如何演奏“牢落十年扈御营,瑶琴忘尽《水仙》声”。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太祖和太宗却越来越倚重耶律楚材。辛卯年(1231),“帝(太宗)笑谓楚材曰:‘汝不去朕左右而能使国用充足。南国之臣复有如卿者乎?’”耶律楚材谦虚地说:“在彼者皆贤于臣,臣不才故留燕为陛下用。”“帝嘉其谦,赐之酒即日拜中书令。”丙申年(1236)在会见诸王大臣时,太宗亲自执觞(酒器)赐给耶律楚材,并对47岁的耶律楚材说:“朕之所以推诚任卿者,先帝之命也。非卿,则中原无今日。朕之所以得安枕者,卿之力也。”

    太宗去世后,皇后尼玛察氏临朝称制,崇信奸佞温都尔哈玛尔,大臣悉皆畏附。只有耶律楚材敢面廷折争,言人所难言。皇后下旨将御宝空纸给温都尔哈玛尔,让他自行任意填写。耶律楚材说:“天下者先帝之天下,朝廷自有宪章,今欲紊之,臣不敢奉诏。”这才制止了这一荒唐的行为。后来,皇后又下旨:凡温都尔哈玛尔建言,令史不为书者,断其手。耶律楚材说:“国之典故,先帝悉委老臣,令史何与焉?事若合理自当奉行,如不可行死且不避况截手乎?”皇后不悦,但耶律楚材仍辩论不已,大声说道:“老臣事太祖太宗三十余年,无负于国,皇后亦岂能无罪杀臣也。”甲辰年(1244)夏五月,耶律楚材去世,“蒙古诸人哭之如丧其亲戚,和林为之罢市、绝音乐者数日,天下士大夫莫不茹泣相吊”。此时,有见风使舵之人诬陷耶律楚材:“言其在相位日久,天下贡赋半入其家。”皇后听信谗言,命近臣玛尔结覆去核查,结果发现耶律楚材家仅有“唯琴阮十余及古今书画金石遗文数千卷”而已。

春雷玉振 石涧敲冰

    耶律楚材爱琴,因而其使用、珍藏过数张历史上的名琴。从文献记载来看《湛然居士集》中提到过四张琴:“春雷”“玉涧鸣泉”“升元宝器”琴及自斫琴。元代鲜于枢的《困学斋杂录》“京师名琴”中记有耶律丞相藏有“春雷”“玉振”“寒玉”“不出户”和“石上流泉”五张名琴。按照今人的研究,四川博物院收藏的“石涧敲冰”琴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万壑松涛”琴也是耶律楚材使用过的古琴。

“石涧敲冰”琴 琴头

“石涧敲冰”琴 琴尾

    “春雷”琴是金章宗最喜爱的古琴。《云烟过眼录》载:“琴则雷为第一,向为宣和殿百琴堂称最,遂为章宗御府第一琴,章宗挟之以殉葬,凡十八年,复出人间,略无毫发动,今又为诸琴之冠,盖天地间尤物。”有学者认为,此处“雷”为“春雷”琴,它本来是宋徽宗宣和殿中最出名的琴。靖康之变,北宋皇室宝物悉数为金所掠,金章宗十分喜爱演奏这张琴,它又成为章宗御府第一琴,章宗甚至将它带入了坟墓。有意思的是这张琴18年后复出人间,又为诸琴之冠。耶律楚材的“春雷”琴便是金内府之物,上刻琴铭:“承华殿春雷。”这张琴很有可能便是金章宗的内府第一琴。耶律楚材有诗赞此琴曰:“有我春雷子,岂惮食无肉,旦夕饱纯音,便是平生足。”后来,耶律楚材将此琴赠给了知音万松老人。

    耶律楚材好友韩浩然曾写诗说要将“升元宝器”与“玉涧鸣泉”二琴送给耶律楚材,耶律楚材为此专门写谢诗回赠。怎料韩浩然后来写信说,“升元宝器”不能相赠了,耶律楚材又写了一首《怨浩然》:“一入侯门深似海,骚人空梦帐中声(升元宝器亦名帐中宝)。”后来,耶律楚材将“玉涧鸣泉”送给了好友景贤:“玉泉珍惜玉泉琴,不遇高人不许心。素轸四三排碧玉,明徽六七粲黄金。”可见,“玉涧鸣泉”为金徽玉轸之琴。

    耶律楚材在《西域河中十咏》其七一诗中有“宫门自斫琴”之句,下有自注:“得故宫门坚木三尺许,斫为琴有清声。”可知,他曾斫制过古琴。

    元代鲜于枢(1246-1302)的《困学斋杂录》中说:“京师名琴,耶律丞相春雷(金内府物,铭曰承华殿春雷)、玉振(雷珏重修)、不出户、石上流泉、寒玉。”这几张琴均为名琴,其中“不出户”琴为焦经历收藏三宝之一,《志雅堂杂抄》说它“其品在御府春雷之上,不轻以示人也”。除“春雷”琴外,其余四张琴在耶律楚材的诗文中没有出现过,不过鲜于枢与耶律楚材时代相距不算太远,应不会妄言。

    现存于四川博物院的“石涧敲冰”琴,琴面板由桐木斫成,底板由梓木斫成,琴胚上施鹿角灰胎,胎上髹栗壳色漆,后有多处紫漆修补,漆面发蛇腹、梅花、冰裂断纹。紫檀岳尾,螺钿徽,牛角轸,枣木雁足。岳山、承露、龙龈、焦尾均用檀木镶嵌而成。

    “石涧敲冰”琴背龙池、凤沼均为长方形,龙池上方有行书“石涧敲冰”琴名,池下有篆书“玉泉”方印。故宫博物院古琴研究专家郑珉中先生20世纪80年代曾专门赴四川博物院鉴定此琴。经比对传世仅存的,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耶律楚材诗卷最后的“玉泉”署名,判断此琴曾为耶律楚材收藏。

    耶律楚材字晋卿,号湛然居士,别号玉泉。据《宸垣志略》载:“玉泉山华岩殿后有七真洞,洞中石壁镌耶律丞相一词《鹧鸪天》,盖晋卿少时所作也。由此推之,则晋卿所生长亦大略可见矣。”据此可知,耶律楚材曾在京西之玉泉山一带生活,故以“玉泉”为别号。台北故宫博物院现藏有一张“万壑松涛”琴,它本为古物陈列所收藏之清代热河行宫旧藏长安元年(701)款琴,琴背龙池上有篆书“万壑松涛”琴名,龙池下方有篆书“玉泉”方印,与“石涧敲冰”之印完全一致。可能也是耶律楚材所用之琴。

    “石涧敲冰”琴为1951年四川博物院从蓝敬礼先生处购得。20世纪50年代古琴演奏家查阜西先生鉴定为唐琴,20世纪80年代郑珉中先生在《两宋古琴浅析》一文中将其定为北宋野斫琴的代表作。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1年10月22日 总第3745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杨太阳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