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一代名导的陨落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电影人方沛霖空中罹难

作者:特邀撰稿人 周利成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0-12-23 星期三

    1948年12月21日,由上海飞往香港的中国航空公司的“空中霸王”104号客机,因大雾原因,在距离香港30里处的火石洲坠毁,机上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罹难,著名电影导演方沛霖就在其中。

赴港“追梦”罹难

    1908年,方沛霖出生在浙江宁波,自幼痴迷电影,并以拍摄电影为梦想。为此,他来到上海的顺昌路美术专科学校学习。毕业后,方沛霖考入杜美路50号的明星影片公司,参加洪深、郑鹧鸪等主办的演员训练班。两年后,导演任矜苹等组创了新人影片公司,方沛霖得以担任该公司的布景师。一次又一次的实践,让方沛霖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在艺华影片公司创立后,方沛霖得到了第一次担任导演的机会。1936年,他拍摄了处女作《化身姑娘》,影片公映后,一鸣惊人。此后,方沛霖又连拍摄了4部影片,卖座率都很高。其中,《武则天》一片不仅被业内人士公认为佳作,还奠定了他在电影界的地位。方沛霖曾邀请周璇拍摄《三星伴月》,其电影插曲《何日君再来》红极一时。此后,他又将曹禺的名剧《雷雨》搬上大银幕,而《霓虹关》《凤凰于飞》《鸾凤和鸣》等插曲成为盛极一时的名曲,无论男女老幼均能哼唱几句。抗战胜利后,方沛霖导演了《假面女郎》《青青河边草》《再相逢》等影片。

    方沛霖为了拍摄出让观众耳目一新的影片,当他听说香港永华电影公司有最先进的拍摄器材后,便开始在上海、香港两地多次奔波,准备与永华电影公司合作拍摄影片《仙乐风飘处处闻》。1948年11月,因该片主演周璇还在上海进行其他影片的拍摄,工作一时不及展开,方沛霖遂计划于12月21日再前往香港。

    12月21日,方沛霖登上了由上海飞往香港的中国航空公司的“空中霸王”104号客机。然而早应该降落在香港启德机场的“空中霸王”却一直没有出现,接机的人焦急地等待着飞机降落的消息。下午4时,突然有消息称,飞机在火石洲坠毁了!

1949年《今日画报》图文报道了《空中霸王坠港记》

    香港记者张九龙在《今日画报》上发表的《空中霸王坠港记》中介绍了当时的天气情况:“今天的天,罩在头上灰黄黄地,虽然有时太阳也会从云隙里露出一两下脸,但是不久怕羞似的躲到云层中去了。海面上模糊的看不清一只船,更不必说九龙了……”在飞机失事的第三天,张九龙与一群寻尸的家属登上了火石洲。只见岛上的飞机残骸四散,地上躺着一具具被烧焦无法辨认的尸体。据方沛霖的家属称,他死得很惨,经过长时间辨认才认出。

亲友撰文追思

    方沛霖罹难后,电影界一片哗然。《电影话剧》杂志出版了追悼方沛霖专版,其生前亲友纷纷撰写追思文章,表达怀念之情。主编姜星谷在《痛方沛霖先生之丧》一文中追述了他的敬业和助人:“拍《风月恩仇》的时候,为了布景版墙壁上花纹有点斜,他吩咐布景人员重新粉刷。当时,工作人员虽然很辛苦,但都钦佩他的严谨及追求艺术的精神。他有着丰富的经验,同场的导演常常向他请教。诱掖后进是他的美德,吴惊鸿就是他引入电影圈并一手提携起来的。”《关于方沛霖》一文则称:“此次去香港前,他曾对朋友说,前两年我都没有在家里过年,今年无论如何也要回上海与家人一起团聚。遗憾的是,这个愿望永远无法实现了……”编剧唐绍华回忆道:“方沛霖此次去港,随身携带《天外天》《虎雏》《仙乐风飘处处闻》三部剧本,除《虎雏》外其余两部均为我的作品。”让唐绍华可惜的是,《天外天》《仙乐风飘处处闻》剧本均无底稿留存,而更让其痛心的是,失去了一位志同道合的好友!

    在《青青电影》杂志中刊载的《一代名导演方沛霖先生罹难》一文写道:方沛霖此次去香港,“有将家眷全部迁港计划,故此次去港,他将上海家中之全部财产、细软贵重衣服,完全随身带去,预备抵港后寻得房屋,再行来沪将全家搬去”。遗憾的是,方沛霖一生的积蓄随着这场空难化为乌有。

业界义演捐资

    1948年12月25日晨,方沛霖的遗体自香港九龙殓房移至香港上环东华医院。下午2时,在东华医院殓房举行了方沛霖的大殓。影星李丽华、孙景路、童月娟、徐立、尤光照等人从九龙渡海前来致祭。大殓仪式由张善琨主持,永华电影公司老板李祖永前往吊唁,蛰居香港的老牌明星张织云前来执绋,著名导演史东山、剧作家洪深也到场瞻仰遗容。下午4时出殡,灵柩暂时安放于玛丽医院坟场。方沛霖的太太称:“棺木系暂厝,俟半年后再运回上海安葬。”

    1949年1月10日下午,电影界同仁在上海宁波同乡会召开了方沛霖追悼会。同年,第22期《电影话剧》详细报道了追悼会的始末。

    10日下午2时,来宾陆续到场。只见宁波同乡会门外的石柱上高悬一幅长约丈余的白布,上书“方沛霖先生追悼大会”。方沛霖的圈内好友纷纷出席,有周璇、陈娟娟、杜丽珠、白穆等。为此,引来许多一睹明星真容的旁观者。当然,也有专门为瞻仰方沛霖遗容而来的影迷。

1949年第1期的《青青电影》报道了《一代名导演方沛霖先生罹难》的消息

    会场布置的极为简单,台上悬以黑布,中间是方沛霖的巨幅遗像,遗像两旁是家属撰写的挽联。下午3时整,追悼会准时开始。“方沛霖的夫人双手掩目哀泣”站至第一排,方沛霖的子女们身穿孝服肃立旁边,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心酸流泪。严俊担任大会主持,全体来宾向方沛霖遗像致敬,静默一分钟。接着,与方沛霖合作多年的周璇,捧了一束白花献于遗像前,端端正正地鞠了三个躬。当她回身时,已是泪流满面,终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追悼会主席费穆说:“一个在活着的时候,他的价值是别人不知道的,直等到死后才会发现。他在沪港间奔波,一年要拍五六部戏,为什么工作如此繁忙,还不是为了生活。”继之,电影界元老任矜苹向来宾讲述方沛霖的生平,

    最后,罗学濂、周伯勋分别致辞。周伯勋情绪激动地说:“方先生在世的时候,还有人在背后骂他,等他死了,便来纪念他……我们要纪念死者,更要珍惜生者,希望大家共同负担起对方夫人及子女的善后。”严俊随后说:“目前正在商洽义演捐资,设法为方先生的子女筹募教育基金。”当场到会者纷纷出资捐助,这些资金最后交给方太太暂作日常零用。

    方沛霖去世后,全家没有了任何生活来源,只留下遗孀和四子一女,大的14岁,小的只有3岁。当时,香港永华公司表态说:“方导演此次是为本公司拍戏而罹难,我们一定做好善后。”

    上海的义演由徐苏灵、吴永刚、严俊等15人筹备,凡与方沛霖合作过的演员悉数参加。1949年1月20日下午1时,群星云集上海天蟾舞台义演评剧。是日,到场人士有周璇、王引、袁美云、上官云珠、赵丹、韩非、白穆、白光、殷秀岑等数十人。海报发出后,因明星到场表演,号召力极强。当时,周璇负责检台,身小玲珑,穿梭于人群之间。她一会儿向观众致辞,一会儿为演员送茶,一会儿登台献歌,极尽义务,令人钦佩。

    在香港的义演是由影星舒适发起的。他寻求李丽的帮助,在其剧团中,占用4天的时间来演出。半价捐赠方家,半价酬劳分给剧团。王元龙、李丽华、王熙春、舒适、童月娟、洪波等数十人参加义演。这两场义演的收入悉数交给方太太,暂时解决了方家的燃眉之急。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0年12月18日 总第3617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