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慰安妇”幸存者李凤云的惨痛记忆

作者:吕春月 宋吉富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0-12-15 星期二

    日本军国主义在侵略中国及亚洲国家期间,强迫各国妇女充当“慰安妇”,这一暴行极大地侵害了被强迫女性的人格、人性,使她们的一生蒙受了肉体和心灵上的痛苦。在黑龙江东宁市社会敬老院内,有一位名叫李凤云的老人。她原名为李寿段,“凤云”这个名字是老人自己改的,为的是忘却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李凤云曾两次被骗到日军慰安所,遭到日本士兵无尽的折磨,致终身不育。2016年5月17日,李凤云在敬老院走完了一生。

被400日元改变的命运

    1921年,李凤云出生在朝鲜平壤。在她的记忆中,就没吃饱过肚子,加上母亲有病,家里欠了很多债。由于家境贫寒,李凤云在15岁时便结婚了,婚后育有一女。幸福总是短暂的,接踵而至的是:丈夫因故离家未归、3岁的女儿病死、母亲病重无钱医治。

    1941年,日本人在朝鲜招募女青年到中国做工,说是到“满洲国”挣钱,给李凤云等人描绘了一个“美好的未来”。虽然李凤云对此事将信将疑,但李凤云的姐姐却怂恿她出去挣钱,只因日本人给了她姐姐400日元!就这样,李凤云跟着日本人来到了位于中国黑龙江哈尔滨附近的“阿城县军慰安所”。

    李凤云回忆道:“不管你愿不愿意,每天都得接待日本兵,上午是小兵,下午是小官,5点以后是大官,一天不得消停。更可恶的是,老板不让我们吃饱饭,每顿只有一小碗饭,两口就能吃完。我实在饿得不行了,便会到菜园子里偷些小青萝卜,如果被发现就会挨打,疼得几天不能行动。”

    李凤云为什么不逃离这个魔窟呢?其实,她也逃过,但还没跑出阿城县便被抓了回来。老板没把李凤云打死,是因为那400日元还没赚回来。不能逃,不能死,她就是老板的赚钱工具、日本兵发泄的对象。

    李凤云在非人的折磨下熬了两年。同她一起来的4个姑娘,已有3人被折磨致死。李凤云知道只有活着才有希望。终于,她找到一个机会,逃离了魔窟回到朝鲜。

逃出魔窟 又入虎穴

1944年形成的《日本军人犯罪记录表》记载,预备陆军中尉宫崎丰酒后拔刀对“慰安妇”施以暴行,受到“通报”处分一事。 吉林省档案馆藏

在日军鸡宁临时宪兵队上报的《思想对策月报》中,记载有关军慰安所仅供日军使用一事。吉林省档案馆藏

    李凤云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家,然而迎接她的只有噩耗:母亲因病去世,父亲续弦。后妈天天念叨李凤云:“不守妇道,丢人现眼。”给她的食物只有凉水泡豆饼。

    在万般无奈之下,李凤云将自己卖了换得500日元交给父亲。招工的人把话说得天花乱坠,李凤云也不信这天底下等着她的只有慰安所。这一次,李凤云换了3次火车,来到了位于黑龙江东宁的石门子。李凤云本以为会进工厂赚钱,谁知等待她的是一处叫苏苏浪的慰安所。

    东宁的东边与俄罗斯接壤,是日本防御苏联的一条极为重要的国境线。1935年秋,关东军司令官南次郎大将来到东宁后,驻此地的日军逐年增多。有日军的地方就有慰安所,在吉林省档案馆就有关于东宁城子沟、八面通、老黑山、石门子、大肚川等地设置慰安所的记载。1944年形成的《日本军人犯罪调查表》记载了预备陆军中尉宫崎丰酒后在军慰安所拔刀对“慰安妇”施以暴行,但他仅仅受到“通报”处分。

    李凤云回忆道:“来到石门子后,我被老板娘改名为‘西刀米’,每天要接待十几个日本兵,多则二十几个,根本没有休息日!我也想要离开这里,但是老板娘让我先把那预付的500日元还了。我哪里有钱呀!”

    在日军制定的《营外设施规定》中明确说明:要设置一个专供军人及军属(军队文职人员)使用的廉价卫生的慰安设施。关东宪兵队司令部遗留的《思想对策月报》档案记载:“东安省勃利街四名朝鲜人饮酒大醉后到满警派出所大闹,之后其中两人又到军队慰安所,说出反军的话,‘这里只让军人、军属便宜游玩,我们连进都进不来,真让人气愤!’”可见,慰安所收费相当便宜。不仅如此,日军还有权使用免税票,更便宜地利用军慰安所。日本《阿拉格》杂志曾报道:“这种特别卖钱税免除票是满洲石门子1013部队使用过的。持有这种免除票,则慰安所费用的1日元5角,就减为1日元。即,便宜50钱,约折减3成。”

    李凤云想还债,简直如同做梦,她只能认命了!

在敬老院度过余生

    李凤云在慰安所待了两年后,日本投降了!据《东宁县志》载:“1945年8月9日零时起,苏军向庙沟驻守日军进攻,留守日军凭借强固工事与苏军激战。翌日晨8时,苏军飞机飞入东宁上空,发射机关炮和投弹。9时左右,苏军炮兵从三岔口瑚布图河对岸,向东宁县城开炮,炮弹都落入公路西的日伪机关和日本居民区。10时后,日本人组织各机关日本人和家属逃跑,县城一片混乱。10日拂晓,苏军先头坦克部队,在飞机掩护下进入东宁县城,数千名群众手持红旗将苏军迎入街里。”东宁光复了。

2000年7月,李凤云在黑龙江省东宁县道河镇敬老院。

    兵荒马乱,这些“慰安妇”自然无人顾及。李凤云便跟着姐妹们先跑到了太平川,一个月后又到了大肚川。幸好,大肚川的一个农民收留了她。一年后,他们为了躲避他人的非议,搬到了道河小地营居住、结婚。由于李凤云在慰安所经历的非人遭遇,使其失去了生育能力,这也导致她婚后生活并不幸福。

    1987年,李凤云住进东宁县道河镇敬老院;2005年,搬到东宁县社会敬老院。在养老院里她每天都会抱着一个玩具娃娃,任谁碰一下都不行。李凤云把这个娃娃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抱着它仿佛自己就是一名母亲!

    2016年5月17日,李凤云去世了。敬老院的工作人员特地为她穿上了朝鲜族服饰,红色的上衣搭配着蓝色的裙子……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0年12月11日 总第3614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