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

中国战区受降纪事

作者:特邀撰稿人 蒋 梅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0-09-03 星期四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同盟国在东京湾“密苏里”舰上举行了总受降仪式。中国人民经过浴血奋战,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作为世界反法西斯的战胜国之一,中国当时最紧迫的任务就是接受日本侵略者的投降,按照盟军最高统帅部发布的《第一号命令》规定,中国战区受降范围是东北地区之外的整个中国大陆沦陷区、台湾地区以及越南北纬16度以北的地区,东北地区划入苏联远东战区受降范围。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之际,回顾中国战区对日受降的宏大场景与细节,对于驳斥日本右翼势力歪曲历史、否认侵略的谬论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1945年9月2日,在东京湾的美国“密苏里”舰上举行了日本政府向同盟国投降的签字仪式。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1945年9月2日,同盟国在东京湾“密苏里”舰上举行总受降仪式。图为中国代表军令部部长徐永昌正在日本降书上签字。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芷江洽降 揭开序幕

    1945年8月15日,在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当天,蒋介石即致电驻华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让其遵照六项投降原则向中国办理投降事宜,并指派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具体接受日本投降。

    最初,中国战区对日洽降地定在江西玉山,“该指挥官应即通令所属日军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并速派代表至玉山接受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之命令”。8月18日,蒋介石电令冈村宁次:“玉山机场目前不能使用,改为湖南芷江机场。”实际上,中国政府将洽降地改为湖南芷江是为了威慑日军。在日本政府宣布投降后,日军“仍很傲慢,不肯认输”。冈村宁次发电陆军大臣阿南惟几和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强烈要求继续作战,妄图带领百万日军负隅顽抗,藐视中国军队。而芷江机场作为中国战区第二大军用机场,它不仅拥有数百架飞机,驻扎着大批中国地面部队,还是日军进攻未成的丧师折众之地。1945年,正是因为芷江一战,彻底导致了日军在湘西的大溃败。无疑,选择此地洽降可以打击侵华日军的嚣张气焰。

    21日上午,日军投降代表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参谋副长今井武夫、参谋桥岛芳雄、航空参谋前川国雄以及文职翻译木村辰男等一行的降机在芷江机场降落,由中方宪兵检查是否携带武器和违禁物品,经允许后今井武夫等人走出机舱。飞机旁停放着四辆吉普车,第一辆是引导车,第四辆是押送车,中间两辆是日军投降代表所用的降车,降车前都插着一面白旗。这是自甲午海战以来,在中国领土上横行了半个世纪的日本帝国主义,第一次以国家的名义打出白旗向中国人民无条件投降。

1945年8月21日,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参谋副长今井武夫一行飞赴湖南芷江。
图为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萧毅肃(正前方中坐者)在接见日军投降代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1945年8月21日,湖南芷江洽降会场上的日军投降代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1945年9月9日上午,中国战区南京受降仪式会场内景。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1945年9月9日上午,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左)

在南京受降仪式上向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递呈降书。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当天下午3时至5时,芷江洽降以公开形式举行首次会谈。今井武夫等人被领到会谈场所,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萧毅肃、副参谋长冷欣、美军中国战区参谋长巴特勒和译员王武出席洽降会谈,双方就日军投降事项的细节进行议定。萧毅肃将陆军总部中字第1号备忘录交今井武夫转冈村宁次,该备忘录包括中国战区受降区划分等内容。当天,列席会议的还有中美将领、地方官员、新闻记者百余人。记者席全部被外国记者和他们带来的打字机占据,打字机“达达”的声音几乎贯穿了会谈的全过程。

    经过整整两天的洽降,在南京举行受降仪式等相关事宜均已明确。8月23日,今井武夫等人乘原机返回南京向冈村宁次复命。芷江洽降,揭开了中国战区总受降的序幕。

南京受降 载入史册

    1945年9月9日上午9时,中国战区受降仪式在南京原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举行。当天,南京城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中,街头巷尾的人们欢欣鼓舞。人们的心情从当时广为流传的歌曲《还乡行》中可见一斑:“好音从天降,欣喜若狂,尝够了流离滋味,准备还故乡;八年阔别,故乡该无恙?那小桥流水,那江南草长,那庭院绿荫,那田舍风光,那蔼然的父老,那慈祥的高堂,我曾苦忆了千遍万遍,如今快要见面了,怎不欣喜若狂?卷诗书,整行装,上征途,意气扬!江流似箭,关山退两旁,怎及我归心更急,恨不得插翅飞翔!行看重整家园,天伦欢聚一堂,同建新中国,共乐安康。”这首描绘胜利归乡的歌曲唱出了人们的心声。

    受降当天,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正门上悬挂着中、苏、美、英四国国旗,礼堂正中挂着孙中山遗像,下面点缀红色“V”符号与“和平”两字,表示胜利之意。下面悬着一块红布横幅,上面是“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典礼会场”14个金字。受降主官中国战区统帅代表、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上将位列受降席正中,其右侧是第三战区长官顾祝同上将、陆军总参谋长萧毅肃中将,左侧是海军总司令陈绍宽上将、空军第一路军司令张廷孟上校。投降席上,日军代表为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总参谋副长今井武夫、参谋小笠原清等7人。另外,前来观礼的中外记者、盟国军官及来宾达数百人。

1945年9月30日,越南北部日军在河内向中国受降代表卢汉司令官签降。

图为签降仪式结束后中国第一面军与滇南美军总部人员的合影。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日军受降代表都是低着脑袋,垂头丧气任由中外记者拍照。冈村宁次戴着眼镜,更是深深地低着头。冈村宁次在两份投降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后,由小林浅三郎将降书呈送何应钦。何应钦在日军的投降书上签字盖章后,由萧毅肃将其中一份交给冈村宁次。之后,何应钦将《中国战区最高统帅第一号命令》及受领证由萧毅肃转交日方,冈村宁次在受领证上签名盖章后,再由小林浅三郎呈递中方。何应钦宣布日军投降代表退席,签字仪式结束。随后,何应钦即发表广播讲话:“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有意义的一个日子,这是八年抗战艰苦奋斗的结果。”

    南京受降后,中国战区按照此前划分的16个受降区参照南京受降仪式举行分区受降,陆续完成越北地区、平津地区、台湾地区等地的受降任务。

    值得指出的是,中国共产党倡导、坚持和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独立发动、长期领导广大军民抗战,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中流砥柱作用,并得到众多盟国人士的肯定,理应有权参与国民政府的对日受降。但是,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垄断了受降事宜,强行剥夺了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武装的受降权,中共被迫冲破国民党的阻挠,组织八路军、新四军及其所掌握的其他抗日力量就近展开对日伪军的自主受降,这也是中国战区受降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全面地看,中国战区受降是中国人民反抗日本侵略者战争取得完全意义上胜利的重大事件和重要标志。

    1945年9月9日上午,中国战区南京受降会场全景。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1945年9月9日上午,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在降书上签名盖章。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1945年10月10日,中国战区平津受降仪式在北平故宫太和殿广场举行。

    1945年10月25日,中国战区台湾受降仪式在台北市公会堂举行。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0年8月28日 总第3570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杨太阳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