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斩断夜幕中的罪恶电波(下)

——新中国成立初期,国民党沪上潜伏电台侦破记

作者:龙 飞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0-08-25 星期二

狡兔三窟

    1950年1月下旬,正当大家一筹莫展之时,上海市公安局政保处技术研究组的一个逆用电台突然收到台湾保密局总台发给“吴思源”的一份密电,内容是命令其报告空军轰炸的效果,同时告知他发给活动经费黄金20两。

    逆用电台旋即按规定查询:吴思源是何人?台湾保密局总台答:错发。原电撤销。

    敌台一个偶然的小差错,等于再明白不过地证实,“吴思源”的确是向敌机指示轰炸目标、报告轰炸效果的潜伏电台。敌台的这个失误让王征明处长猛然觉悟到请技术研究组参与侦破工作的必要性。

    技术研究组是政保处负责电讯技术测向侦查的业务部门,组长黎明原名厉培明,是率领国民党保密局杭州支台起义的中校台长、电讯专家,在军统电讯人员中有着很深的人脉。当他得知吴思源案中有一个跑街的叫罗炳乾时,不觉一怔。他回想起,军统有个报务员就叫罗炳乾,原名罗德阳,又名罗汉,1918年生,湖南华容人,1937年考入军统技术干部训练班,毕业后在军统重庆总台和郑州站任报务员,抗战胜利后在国防部二厅侦测总台技术研究室任少校技术员。罗炳乾精通报务技术,做事干练,是个非常成熟的军统特务,有“万能谍报员”之称,新中国成立后去向不明。难道天下竟有这等巧事?

    经查检振记瓷器店罗炳乾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其姓名相同,年龄相符,唯独籍贯不一。跑街罗炳乾的籍贯登记是南京,不是湖南,但他的妻子是。这很有可能是罗炳乾在这里做了手脚,使用了假籍贯。黎明对他再熟悉不过了。

    当时的光复西路、江宁路一带,白天车来人往,尚有人气,但到了晚上就显得清冷寂寥,振记瓷器店开设在这里,做生意未必合适,但设电台却非常理想。

    然而,自技术研究组参与侦破工作后,连续多日对其进行监测,都没发现有可疑电波,也没看到罗炳乾在店内出入。会不会选错了点?电台也许并不设在光复西路,而是隐藏在罗炳乾居住的福佑路362号。

    作出判断后,技术研究组开了一辆大型搬运车,在离罗宅50米处的校场路口停车架台,进行监听侦测。第一天,没有动静;第二天,也无收获;到了第三日,天已向晚,夜幕渐垂,少时,测向机突然接收到了清晰的发报声,时间指向晚8时。测向机的指针所示方向与罗宅完全相符,二者间距约在50米至80米之间,只是当时的技术还无法精确到某个具体的点位。侦测人员立即下车,手提测向机顺指针所示方向进行搜索,越是靠近罗宅,电波信号越清晰强烈。

    没错,电波正是发自福佑路362号那间砖木结构的简陋房屋。技术研究组对密码进行分析后,确定了当时屋内有人正在与台湾保密局总台进行着通讯,这一重大发现令所有参战人员激动不已。情况报告到上海市公安局局长扬帆那里,他也是倍感振奋,并立即向时任上海市市长陈毅、上海市常务副市长潘汉年作了汇报。

    可以断定,罗炳乾就是“吴思源”,他就是给敌机指示目标、报告战况的保密局潜伏电台。但他究竟是一个人的独立台,还是台长、发报、译电、情报五脏俱全的组台呢?情况一时尚不明了,此时破案条件还不成熟。

张网缉捕

1950年2月8日,《解放日报》上关于匪特罗炳亁被枪决的报道。

    正常情况下,所有问题都需要下功夫进一步弄清楚。然而,时间来不及了。1950年1月25日,又一波严重轰炸来袭。而这一波空袭,跟“吴思源”可能有直接干系。

    当天中午11时30分,12架美制国民党B24轰炸机及战斗机、侦察机各一架,共14架敌机入侵上海市区上空,对杨树浦、十六铺、杨家渡、高昌庙沿江两岸,以及江南、英联两大船厂,进行狂轰滥炸,连续投下重磅炸弹近50枚,造成房屋被毁400多间、死伤370多人。事后评估,这是仅次于“二六大轰炸”的一起严重空袭事件,对上海民众造成的人身及财产伤害,尤其是心理打击和精神凌侮都是不可磨灭的。

    空袭进行时,按照扬帆的要求,侦查科长迅速赶至轰炸现场,目睹了房倒屋塌、烈火熊熊的惨烈场面,许多无辜的民众被炸得东倒西歪、血肉模糊。其中,一位怀抱婴儿的年轻母亲竟然被爆炸的巨大声浪活活震死……

    当晚,扬帆集合政保处相关人员召开紧急会议,传达市委指示。鉴于国民党保密局“吴思源”的潜伏电台存在一天,就对上海安全多一分威胁的实际情况,为了服从整个斗争形势的大局,已经不能按照正常的破案程序按部就班进行,必须当机立断,坚决、迅速地打掉敌潜伏电台。市委特别指出,破案后应注意“追讯追捕”,以弥补前期侦查工作的不足。

    会议讨论决定,在1月26日乘罗炳乾外出时对其进行密捕,突击审讯,弄清全案;如果他不出门,无法密捕,就于27日由侦查科上门逮捕,同样要求快审快追,力争一网打尽。

    26日全天,侦查科对福佑路罗宅和光复西路振记瓷器店进行监视,都没有发现罗炳乾出入。27日早7时,第二方案实施。侦查科对罗宅发动突袭。随着破门而入的一记闷响,眨眼之间侦查员们已将身处阁楼之上的嫌疑人按住。罗炳乾当时正在发报,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面如死灰,浑身筛糠。他正在使用的收发报机、密码本,以及19件发报底稿、收报记录,均被悉数缴获。从罗炳乾的抽屉中,侦查人员还搜到一张写有江南造船厂详细地址的纸条。后来,经对他审讯得知,这一情报已被发往台湾。

    从1月10日着手调查公安部通报的线索,到27日对罗炳乾密捕归案,前后共18天。27日中午,罗炳乾的大舅哥施家瑞被密捕;下午2时,嫌疑对象、振记瓷器店职员张光隆等7人被拘押,经讯问甄别,证实与本案无涉,遂于次日交保释放;31日,罗炳乾岳父施肖莲归案。在此次侦破工作中,年轻的上海公安战士可谓出手迅捷、功绩卓著。

    罗炳乾供认,他就是保密局所称的“吴思源”。1938年毕业于军统特工训练班,之后他长期供职军统局及后来的保密局,担任报务员、译电员。1949年7月,经广州,去台湾,他被任命为保密局上海独立台台长,独任报务、译电、情报诸员,领取CMS收发报机一部及波长、呼号、密码,以及经费银元5000块,化名“吴思源”,潜入上海后完全独立行动,不与保密局在沪任何人发生联系。

    1949年8月19日,罗炳乾先从台北至浙江定海,于25日乘渔船抵达上海,最初住岳父施肖莲家,后动用特务经费在福佑路租房;9月12日与施丽华完婚。23日,他在租赁房内架完电台,24日与台湾试通成功,并谎称经费用尽,要求再发掩护费黄金30两,并酌发生活费。11月5日,罗炳乾收到从香港汇来的经费775万元(旧币),交内兄施家瑞开设的振记瓷器店为掩护。

    据罗炳乾供称,他先后向台湾密报有关政治、军事、经济等各种情报20余件,大多为上海一些与国计民生关系密切的重要企业复工生产情况,为国民党飞机提供轰炸目标,并密报轰炸结果。这些情报直接造成江南造船厂、英联船厂、杨树浦发电厂等一批重点工厂反复被袭、被炸,损失惨重。

    就在罗炳乾被捕一周后,1950年2月6日,上海遭受到最为严重的一次轰炸,敌机的轰炸目标来自罗炳乾的密报。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军法处下达判决令,判决罗炳乾死刑,立即执行。8日,《解放日报》在头版显著位置刊发了题为《密报匪机轰炸目标 匪特罗炳乾昨枪决》的详细报道。

    经审判,上海市军管会军法处稍后对施家瑞、施肖莲分别判处死刑和有期徒刑10年。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0年8月21日 总第3567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