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为了使中国全部胜利的日子早来”

——成冲霄随部向湘川黔进军途中致信妻子刘时芬

作者:张 丁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0-07-20 星期一

1949年10月24日,成冲霄在行军途中写给妻子刘时芬的家书。

时芬同志:

    过江以后接连收到你共给我写了四封信,我给你去了三封信,看数目实在没你的多,对不起,请多加原谅。但是你来信说我们到南京开会,别人来信,我为什么没给你去信,江南风景如何好,怎样怎样,如何如何,使我们的感情如何如何,你所说,你的这些话,实在使我难以了解与接受。我从浙江永康到苏南行军,是经过廿天行军,到达溧水目的地后又病了十数天,因我要在家照顾家里工作,未能去到南京开会,所以到达苏南后未有及时能给你去信的原因,请了解,别误会。

    时芬,我的一切因时(间)关系,我不详细谈了,老梁到你们那里了,可问他告诉你。

    我们这次路过南京,本来想照个像(相)片给你捎去,因来不及照像(相),又未如愿,待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我们渡江以后,由于胜利形势发展的迅速,二年任务一年完成,所以为了使中国全部胜利的日子早来,现在又要进行大进军。这次是各路野战军都相(互)负责不同的伟大而光荣的进军任务。我们现在正向大西南(四川)大进军。我们由浦口上车到孝感下车,坐三天三夜,路过徐州、郑州、开封,距你们很近,但就是因为任务迫切,不能见面。但时芬同志,我们这次暂时不能见面,但永远的见面就在后面,我们以后要在大西南见面了。希望多注意身体,对拂晓多加爱护。你们有什么困难,你可来信告我,但我们现在对你们亦(无)办法来多照顾,只能在信上。以后多注意给你写信,但你亦不要因信少,而发生疑问,致增加苦闷。

    此致

敬礼,并祝身体健康!

冲霄 即

    时芬,这封信是在乘车上给你写的,有很多事情来不及写了,总之请你放心,好好学习工作。

    你来信可由邮政寄我们,到宜昌时,还能休息一个时期。

    这是1949年10月成冲霄在行军途中写给妻子刘时芬的一封战地家书。由于当时条件有限,他只好写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然后撕下来寄出。

    成冲霄(1917-1991)是河北省永年县人,1938年5月参军,同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生前曾任南京军区后勤部部长、南京军区党委常委等职。他的妻子刘时芬也是河北省永年县人,1926年出生,1945年参军,并于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她1952年赴朝参战,1954年转业地方工作,离休后在南京军区某干休所安度晚年。

    成冲霄所在的12军是刘邓大军的一支劲旅,其前身是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纵队,1948年5月改番号为中原野战军第六纵队。在解放战争中,它作为第二野战军的主力,首战上党,三出陇海,横跨黄河,转战鲁西南,千里跃进大别山,逐鹿中原,打了不少硬仗、恶仗。

 
1950年12月,成冲霄夫妇与女儿在重庆合影。

    1949年6月,成冲霄任12军34师101团参谋长,他所在的部队接到了进军西南的命令,于6月底奉命北移,于7月11日到达南京附近的溧水,在此整训待命,为进军西南作战前准备。26日,二野三兵团在南京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中央军委关于向大西南进军的任务。刘伯承司令员亲临会场,作进军大西南的动员报告。

    8月中旬,12军奉命隐蔽地向鄂西集结,全军从南京浦口乘火车,经津浦、陇海、平汉,三天三夜到达湖北孝感。部队下车后又徒步行军20多天,于9月中旬到达湖北沙市、宜都、枝江等地。9月下旬,12军在沙市召开了第一次党代表会议,进一步明确了形势,统一了思想,为即将进军大西南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0月24日,新中国诞生24天后,12军奉命自鄂西出发,向湘川黔进军,就是在此次行军途中的车上,成冲霄匆匆给妻子写了这封家书。

成冲霄荣获的淮海战役胜利纪念章和解放华中南纪念章

    11月27日,12军和友邻部队一起歼灭了国民党宋希濂集团主力和罗广文兵团的一部共3万余人,解放了川东广大地区。接着乘胜出击,和11军、47军,兵分三路包围重庆,于30日解放了西南重镇重庆。据说,当12军先头部队进入重庆时,蒋介石父子刚刚乘“中美”号专机离开重庆,而尾随他的两架敌机正在发动,被我军战士用机枪打掉了引擎,未能起飞,只得乖乖地投降。此役,12军连续行军作战40余天,行程3800多里,消灭敌人1.4万余人,胜利完成了上级赋予的任务。

    重庆解放后,成冲霄所在的101团和其他师的两个团奉命担负重庆警备任务,其余的部队立即西进,参加成都战役,会同友邻部队,围剿胡宗南集团。

    1950年3月,刘时芬带着女儿随第二野战军女子大学三分校辗转20余天,经武汉乘船到重庆,见到了丈夫成冲霄,一家三口经过多年战争的离别终于团聚了。同年12月21日,12军奉命离川北上,开赴华北某地待命。成冲霄作为101团团长于1951年3月赴朝参战。刘时芬此时由于即将临产,不能随军赴朝,只得留守重庆。此次重庆一别,分离时间更长。军人自古多别离,就像成冲霄在信中给妻子写的一样,“为了使中国全部胜利的日子早来”和“永远的见面”,必须服从命令,为国而战。

    中国人民大学家书文化研究中心供稿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0年7月17日 总第3552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