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黑龙江剿匪记

作者:田 明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0-05-18 星期一

    “脸红什么?精神焕发!怎么又黄啦?防冷涂的蜡!”这是东北土匪黑话,作为联络暗号的这些语句成为电影《智取威虎山》中的经典台词,曾经让人耳熟能详。艺术来源于生活,这部电影中的人物原型——侦察英雄杨子荣剿匪的故事就发生在黑龙江的林海雪原中。全国解放战争时期,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发生的剿匪斗争更为波澜壮阔、惊心动魄。

北满各省匪患猖獗

1947年2月,《东北日报》报道杨子荣活捉匪首“坐山雕”。

杨子荣

    据黑龙江省档案馆保存的《东北剿匪工作报告》记载:日本投降后,我军进入东北初期,是东北土匪发展变化最迅速的一个时期。土匪涉及地区之广、人数之多、声势之大,即以“胡子”闻名的东北来说,也是历史上从来未有过的。而这些土匪与过去的“胡子”有本质的区别,就是都与国民党有联系,都是政治土匪。这些土匪成为国民党在东北发展武装的社会基础。

    当时,北满(今黑龙江地区)设有松江、合江、黑龙江、嫩江、牡丹江5个省和哈尔滨特别市,地域辽阔、交通便利,拥有粮食、木材、煤炭和黄金等丰富资源,且背靠苏联,进可攻、退可守,在国共争夺东北的斗争中,占有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国民党为尽快抢占东北,迅速扩大其实力,大肆实行收编加委伪满军和土匪的政策,很快收编了一大批日伪官吏、警察、宪兵、惯匪和地主恶霸及投机分子等组成的地方武装。据统计,国民党在北满地区加委收编土匪武装人数众多,组织系统庞杂,有37种番号,仅合江省就出现了多股土匪,其中以谢文东、李华堂、张雨新、孙荣久为头目的土匪影响力最大。

    土匪以国民党中央的招牌组织所谓“先遣军”“挺进军”“光复军”“忠义救国军”“民众救国军”等,利用群众盲目的正统观念进行欺骗,并且和各种会帮组织有联系。他们有自己的根据地,匪窝及行动路线的村落中设有情报人员,在深林中藏有粮食,作战时采取“游击战术”,集中、分散、隐藏、避实击虚、避强就弱、回旋打圈、突围均极灵活,成为国民党进攻我解放区的一支“别动队”,对国民党军的正面进攻,起到了战略上的配合。还有一些敌伪残余和敌对分子采取“先当八路,后当中央”“明投八路,暗投中央”的策略,乘我方扩军之机,接受收编加委,暗中伺机组织叛乱。土匪在北满后方配合国民党军的进攻,进行暴动和叛乱,争城夺地,造谣惑众,屠杀民主政府干部,袭击各地自卫武装,摧毁区乡政权,造成严重的社会恐慌。土匪活动最高峰时,松江、合江、黑龙江、嫩江等地叛变为匪者达3.32万人,北满三分之二以上的县城掌握在土匪手中。

    土匪已成为北满各省的心腹之患,不彻底消灭土匪,就无法建立巩固的革命根据地,也就不能彻底粉碎国民党军的进攻。

军民联合歼灭顽匪

    面对土匪的嚣张气焰,北满各省展开了大规模的剿匪斗争。一开始,我军正规部队尚未到达北满。根据当时斗争的复杂形势,松江等省整顿收编部队,迅速形成以军分区老干部为骨干的机动部队,主动向土匪进攻。在我军三五九旅和七师等正规部队到达北满后,剿匪武装力量增加。我正规部队在机动部队协同配合下,扫荡土匪及其占领的县城,取得重大胜利,大股土匪被消灭或击溃。截至1946年4月下旬,北满65个县城已有58个县城在我军手里,北满各县根据地连成一片。

我军在牡丹江林海雪原中剿匪

    但在国民党军北进、我军主力集结、后方比较空虚之际,合江、牡丹江及东安等地区未肃清之顽匪重新集结再起,乘机大肆滋扰。中共中央东北局和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部分析未能彻底肃清土匪的主要原因有三:一是群众还没有发动起来,没有形成人民群众的剿匪运动;二是我军缺少有经验的主力部队做骨干,战斗力未充分发挥;三是剿匪部队在战术上或因过分集中,行动迟缓,战斗中没有坚决穷追,彻底消灭。而土匪却非常狡猾,为保存力量,此剿彼窜,化整为零,伺机再起,策应国民党军的进攻,在我后方大肆骚扰。据此,中共中央东北局和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部在剿匪区域划分、兵力部署、战术、收编、管理等方面制定有针对性的措施,推进各地形成声势浩大的全面剿匪运动。

    北满各地按照中共中央东北局和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部的指示,把剿匪与发动群众结合起来,有计划地抽调干部组成工作团,发动群众开展分配汉奸及大地主的土地、粮食、牛羊和进行清算、减租等斗争,使群众积极参与到搜缴地主武装及隐藏起来的散匪武装等斗争中,主动建设自卫队、基干队等地方武装,逐步形成了群众性的剿匪运动。同时,剿匪部队迅速进入指定地区执行任务,采取奇袭、合击、穷追等战术,反复扫荡镇压土匪,使土匪活动范围日渐缩小。

    我军经过一段时间的大规模剿匪作战,基本上把大股土匪消灭了,小股土匪有的四处流窜,有的逃进深山密林中。

林海雪原穷追猛剿

活捉匪首谢文东(左二)等人

    虽然剿匪取得了很大胜利,但由于土匪奸诈狡猾,谢文东、李华堂、张雨新、孙荣久等土匪大头目还未被捕,土匪隐藏在茫茫林海中,散而又聚,采取“我停则扰,我动则跑,我力小便咬”的游击战术,为我军彻底肃清土匪带来了困难。为彻底肃清土匪,中共中央东北局提出,所有地方兵团、担任剿匪的主力部队应以最大的积极性再接再厉,由军区首长亲自负责,根据匪情制订周密计划,分别组成几支精干部队,尽可能配合骑兵,每一部队指定进剿的具体顽匪对象,限定时期,互相竞赛,采取猛打穷追的办法,不分疆界,跋山涉水,克服一切困难,务期彻底歼灭。要动员所有县、区大队及地方民兵自卫队积极配合,到处搜剿零星散匪,收缴隐藏的枪支。同时,通过大量印发标语传单,动员土匪的家属和亲友个别进行劝说,分别以写信、派人接洽等方式,采取广泛的政治攻势瓦解了土匪的士气;之后,又对开展地方武装训练和根绝匪患作出部署。北满各省在中共中央东北局的领导下,结合各自实际,采取多种方式,加大剿匪工作力度,积累了丰富的剿匪经验,如合江军区制定了“猛打穷追,反复清剿,彻底消灭,活捉匪首”的作战方针,给顽匪谢文东、李华堂、杨清海等匪部以沉重打击,获得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部传令嘉奖;松江省五常县首倡搜山运动,通过全县群众武装不定期地在同一时间内进行搜山追剿,给土匪以沉重打击,被松江省委作为经验推广。

    在剿匪战斗过程中也涌现出很多战斗模范,杨子荣为其中的典型代表。当时是寒冷刺骨的冬季,牡丹江剿匪部队分成小股搜山追剿,侦察英雄杨子荣顶风冒雪,率队侦察,发现土匪“坐山雕”踪迹,巧妙打入敌人内部,一举将土匪活捉,在林海雪原创造了深入匪巢、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黑龙江省档案馆保存的当时发行的《东北日报》报道了这次战斗的情况:“牡丹江(军)分区某团战斗模范杨子荣等六同志,本月二日奉命赴蛤蟆塘一带便装侦察匪情,不辞劳苦,以机智巧妙方法,日夜搜索侦察,当布置周密后,遂于二月七日,勇敢深入匪巢,一举将蒋记东北第二纵队第二支队司令‘坐山雕’张乐山以下二十五名全部活捉,创造以少胜多歼灭股匪的战斗范例。战斗中摧毁敌匪窝棚,并缴获步枪六支、子弹六百四十发,粮食千余斤。”

    到1947年6月,北满5省土匪已基本肃清。北满剿匪共消灭了国民党收编加委的土匪武装8.4万余人,粉碎了国民党利用土匪武装破坏我军后方,配合其正面进攻的阴谋,也使群众心向中国共产党、心向东北民主联军,使我党我军有了更为扎实的群众基础。

    黑龙江省档案馆供图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0年5月15日 总第3525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杨太阳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