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那年京城年味儿浓

作者:刘一达 刘 鹏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0-02-07 星期五

1956年除夕,在胡同里放鞭炮的孩子们。 何世尧 摄

 

1960年1月,人们在北京厂甸庙会选购年货。

    按北京的老规矩,农历腊月二十三是小年,春节该由小年算起,一直到正月十五元宵节。

 
节日期间的年货市场

    节日里,北京城的大街小巷,张灯结彩,爆竹阵阵,欢声笑语,一派热闹景象,而最动人的要算除夕了。

    北京的除夕,一切都透着浓烈的红色。街面、胡同、家庭,灯笼、对联、蜡烛、桌帷、爆竹和姑娘们的衣服是红的,就连大人给孩子的压岁钱都是用红纸包起来的……

    三十晚上,家家户户灯火通明,满街飘溢着炖肉的醇香。再穷的人家,借钱也要在这天吃一顿年饭。在外做事的人,别管多忙多远,也要回家吃团圆饭。年饭中有两样儿吃食不能少:一是饺子,一是鱼。这两样吃食,都带有吉庆团圆、大吉大利之意。

1984年,年夜里忙着包饺子的人们。 李江树 摄

    饺子在古代称为馄饨、交子等,三十晚上吃饺子有更岁交子、来年招财进宝的意思。

    吃鱼,是借它的谐音。过去北京的风俗当中有许多讲究:吃鱼的时候,不能吃完,表示年年有“余”;吃法上也有讲究,不能翻动鱼的身子,否则明年出门乘船准翻。

 
节日期间,街边卖年糕的摊位。

    生活富裕的家庭,年饭当中要有年糕,蒸一个五颜六色的江米糕,上面撒上枣,象征春来早;撒上柿饼,表示万事如意;加上杏仁,意味着幸福来,等等。这种风俗体现了过去北京人对和美幸福生活的追求和渴望。

    吃年饭之前,先要祭祖,找个方桌,围上红布,放上祖先的牌位,摆着水果、糕点、年菜。

 
正月踩芝麻秸

    老北京人过除夕,从家门口到院门,凡是行走的地方,要撒上芝麻秸。

    孩子们吃过年饭,便悄悄爬上门板,或是在门后蹦三下,边蹦边喊:“快蹦快长,快蹦快长。”

    有些长辈们会在这时将压岁钱送给孩子们,有的则要等小孩睡了,塞在他们枕头下边。

    按民间传说,“年”是古代凶恶可怕的猛兽,吃人伤畜,为害民间,因此天神把它锁进深山,一年只在年终放出来一趟。于是每年三十晚上,家家关门闭户,挑灯守夜。大人们能一直熬到天亮,小孩儿却不行。

    为了避免年兽对小孩儿的伤害,大人们给他们一些压岁钱,如果年兽来了,用钱贿赂它,就化凶为吉了。

亲朋好友在娱乐中守岁

    北京人把除夕守岁看得非常重要。因为除夕“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两年”。人们一边喝着隔年酒,一边叙陈话新,或打牌下棋娱乐,或在门口燃放鞭炮。

    传说年兽来到民间,看到家家户户亮着灯,处处是爆竹声,便吓得跑回深山,不敢出来伤人了。

    现代人破除了一些旧风俗,也省了许多不必要的开销,像什么踩芝麻秸、跳门板了,都已成为研究北京民俗的历史资料了。人们不用扔破衣剩粥去“送穷”,也不用蒸裹杏仁的年糕来祈祷幸福。

 
20世纪70年代春节期间,顾客在商场挑选毛线。

 

1985年春节,北京地坛文化庙会上的相声表演。李斌斌 摄

    20世纪五六十年代,人们吃过年饭,就要守着收音机,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文艺晚会了。

    到了80年代,电视机进入北京的千家万户,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成了北京除夕之夜的重头戏。人们观看着精彩的文艺节目,欢度美好的夜晚,迎接新年的第一个早晨。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0年1月24日 总第3480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杨太阳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