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李书城:武汉和平解放的幕后功臣

作者:袁 丽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9-09-02 星期一

    李书城(1882-1965),湖北潜江人,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1902年,他由张之洞亲选,与黄兴等赴日留学;1911年协助黄兴领导武昌首义;1917年拥护孙中山护法讨袁。1949年武汉解放前夕,他以国民党元老身份奔走呼号,宣扬解放区政策,稳定民心;渡江战役前夕与张难先等建立武汉市临时救济委员会,在武汉权力真空时,担当起维护武汉秩序重任,为武汉和平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

积极推动“和平运动”

1919年,李书城(后排左三)、李汉俊(后排左二)与家人合影。 

    抗日战争胜利后,李书城随国民党湖北省政府迁回武汉。与此同时,中共南方局派出李汉俊(李书城胞弟)之子李声簧和赵忍安到武汉重建党组织,他们的工作得到了李书城的全力支持,李声簧一度住在李书城家中开展地下活动。李书城在与中共党组织的接触中,进一步看清了中国革命的方向。1946年,李书城拒绝应选国民党湖北省参议员。

    1948年12月,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国民党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激化,分崩离析。蒋桂之间矛盾尖锐,李宗仁、白崇禧取蒋而代之的野心昭然若揭。12月17日,白崇禧到南京与李宗仁密商,他们认为这个仗已经打不下去了,早和早有利,而要打开和谈的局面,必须逼蒋介石下台。

    李书城了解了桂系的意图后,立即告诉一向反蒋、主张和平的湖北省参议员周杰。他们共同揣测白崇禧之用意是借“和平运动”逼蒋介石下台,而拥李宗仁继任总统。李书城虽不愿为桂系的阴谋效劳,但他想到,若是蒋桂之间发生冲突,会有利于解放军顺利南下,可救人民于苦海。于是,他利用这个机会,约请武汉社会各界人士,共同发起“和平运动”。

    1948年12月29日,经过激烈的斗争,湖北省参议会第一届第六次大会审议、通过了周杰等参议员提出的促进和平临时动议,并由湖北省参议会代议长艾毓英执笔起草吁和通电,送白崇禧审阅后拍发。至此,在武汉酝酿已久的“和平运动”终于以民意代表机关的“合法”形式出笼。

    1949年1月16日,湖北人民和平促进会正式成立,李书城被推选为主席并主持大会。会议制定了《和平促进会简章》,发表了《湖北人民和平促进会宣言》,宣言呼吁国共双方立即就地停战,保障人民和平安宁的生活。李书城、艾毓英、耿伯钊代表促进会前往华中“剿匪”总司令部当面促请白崇禧率先在华中地区,尤其是湖北,实行停战,停止征兵、征粮和停止城市设防等活动。湖北“和平运动”开展后,华中其他省市纷纷响应,广西、湖南、河南、江西四省参议会还派代表赴武汉,筹划组织五省和平促进会联合会。

不辞辛苦北上考察

    1949年1月21日,蒋介石宣布“引退”,由副总统李宗仁代理其总统职务。22日,李宗仁以代总统身份表示愿以中国共产党所提八项条件为基础进行和平谈判。同时,白崇禧也在报上发表谈话,表示“中共所提条件均可商量”。在这样的形势下,李书城表示愿以湖北人民和平促进会代表名义赴解放区考察,要求白崇禧提出和谈条件,以作为和谈基础。23日,经白崇禧许可,李书城携白崇禧密信与李伯刚一起沿平汉铁路离汉北上。年事已高的李书城不畏严寒、艰险,冒着鹅毛大雪,坐着敞篷军车,考察和访问了解放区的许多地方,为解放区的繁荣景象所感动。

    李书城回到武汉后,白崇禧却翻脸不肯与他见面。此时的白崇禧在达到逼蒋下台的目的后,逐渐卸下和平伪装,在武汉积极备战。至此,李书城终于认清了白崇禧的阴谋和蒋桂的反动本质。他极力把自己在解放区亲眼所见的人与事,以及中国共产党的理论、对时局的主张与各项方针政策,向湖北人民和平促进会的同人进行全面介绍。在李书城的影响下,湖北人民和平促进会中的许多人进一步理解了中国共产党对和谈的主张,看清了白崇禧的和平阴谋,逐渐丢弃幻想,真正站到人民一边,为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而奋斗。不仅如此,李书城还先后到武汉大学、华中大学等高校介绍北上的见闻和共产党的政策法令,又多次在接见各界人士和新闻记者时介绍解放区的真实情况。李书城的宣讲粉碎了国民党的种种谣言,消除了人们对解放军的各种疑虑,使当时正处在黑暗统治下的武汉人民受到鼓舞,对于稳定民心起了很大作用。

危急时刻勇担重任

1946年,李书城关于不愿应选国民党湖北省参议员一事
致省政府主席王东原的信。 湖北省档案馆藏
 
    1949年4月,国共北平和谈破裂,人民解放军发起“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渡江战役。5月初,白崇禧已经做好撤出武汉的准备,从5月7日开始,在武汉的国民党党政军机关纷纷南撤。在撤退的同时,白崇禧准备对武汉的水电设施、铁路、公路、工厂与堤防建筑进行破坏。在这危急关头,李书城与张难先等人商议,决定将湖北人民和平促进会改为武汉市临时救济委员会。

    武汉市临时救济委员会成立后首先发动群众展开反搬迁、反破坏活动。李书城组织民主人士暗中联络各机关、学校、企业的人员,保护机器设备和其他公共财产,不准军队搬迁和损坏,人员也尽量留在武汉。得悉白崇禧要炸毁张公堤、武泰闸,李书城、张难先为民请命,找白崇禧谈判。在张公堤上,李书城愤怒地以手杖击地质问白崇禧:“你这不是要把老百姓往死里逼吗?你想炸可以,但是要先把我这把老骨头炸死再说!”白崇禧是李书城在广西陆军小学堂时的学生,见老师这样动怒,连赔不是,再也不敢提破坏之事。

    1949年5月15日,武汉进入最紧张的状态。由于国民党张轸军团已在金口宣布起义,白崇禧被迫率部队仓皇逃往湖南,武汉一时陷入权力真空期。这时武汉市临时救济委员会毅然担负起维持社会治安的职责,组织30余人沿街张贴由李书城、张难先、艾毓英、耿伯钊等9人联合签署的《关于真空时期维持地方治安的通告》。告诫全体市民“发挥互助精神,竭诚合作,力持镇静,各守岗位,各安生业,以期安堵如常。倘有不肖之徒,乘机扰乱,肆意破坏,或杀人放火,或抢劫奸淫,或挟仇报复,定当执行人民公意,立予逮捕,交付严惩”。在武汉市临时救济委员会的组织下,1000多名工人纠察队员和消防队员佩戴臂章,上街对全城彻夜警戒,维持社会治安,迎接解放军的到来。

    5月16日,武汉解放了,李书城以无比喜悦的心情,与全市人民一起共享胜利的欢乐。解放后,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给予他很高的荣誉,安排他担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武汉市军管会的高级参议。不久,他应毛泽东主席的邀请,赴北平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1965年8月26日,这位一生追求进步与光明的爱国老人,因病在北京医院逝世,享年83岁。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8月30日 总第3419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