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张英青岛锄奸记

作者:特邀撰稿人 陈 晓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9-08-07 星期三

    1929年8月17日,《申报》上刊登了一篇题为《自首共党被人暗杀》的消息,内容为“青岛:自首共党王复元十六日下午六点二十五分在中山路被人暗杀,中三枪,当时殒命,凶手逃逸”。国民党所宣称的“自首”,事实上是指王复元的“叛变”,那王复元是什么人?他为何叛变?“暗杀”者又是谁?“暗杀”行动都经历了哪些波折呢?

王复元忘却初心贪污变节

    王复元,出生于1900年,山东历城人,原是济南省立一中的一名校工,很容易接触到一些进步青年,所以他接受新思想比较早,还经常参加一些革命活动。我党的创始人之一王尽美在创办《济南劳动周刊》时,王复元也参与其中。他积极为革命事业奔波,一心向往加入中国共产党。经过努力,王复元于1922年如愿以偿成为一名党员。那时,中共山东党组织刚刚建立,刚入党的王复元便大展身手。他肯下苦功,积极工作,到了1927年,他已一路晋升至中共山东省委组织部部长的重要位置。

    年轻的王复元,手握重权,春风得意,这种感觉让他很受用。随着私欲不断膨胀,他开始不安于奋斗的艰苦,害怕革命的牺牲,并逐渐忘却初心和使命,走向贪污腐化的道路。

张英画像

    中共山东党组织成立早期,受时局和党员收入有限等原因影响,活动经费绝大多数来自中央的拨款。1927年4月27日,王复元出席了在武汉召开的中共“五大”,党中央让他带回拨给山东党组织的活动经费1000块大洋。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按照当时的市价,1块大洋能够买1袋面粉。王复元见财起意,回到山东后谎称在途中被窃,将这笔巨款据为己有,供自己挥霍。随后,他的私欲不断膨胀,多次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公款。1928年4月,他又从直属于中共山东省委机关印刷部的集成石印局骗走2000块大洋,导致石印局经济困难,被迫停业。

    纸里终究包不住火。王复元贪污的丑事被我党创始人之一的邓恩铭发现,当时的中共山东党组织在人力、财力等方面都十分困难,王复元如此大肆贪污,对山东党组织的破坏很大。邓恩铭找到王复元,对其进行了严肃的批评,力图使他认识错误,交回款项。但几经规劝,王复元拒不交出贪污款项。在此情况下,经中共山东省委研究,决定根据1926年8月中共中央扩大会议通过的《关于坚决清洗贪污腐化分子的通告》,将王复元开除党籍。

张英受命赴山东青岛

    王复元被开除党籍后,非但没有悔悟,还对中共党组织怀恨在心,总想伺机报复。1928年11月,他投靠国民党山东军阀韩复榘,又策动其兄王用章也叛变投敌。因“二王”对山东党组织家底摸得门儿清,王复元还担任了“捕共队长”一职。仅1929年1月19日,他就带领敌人秘密抓捕了邓恩铭、何志深等17名同志。邓恩铭也因此于1931年4月5日清晨6时,与其他22名我党重要骨干被国民党押赴济南纬八路刑场枪决,史称“四五烈士”。在王复元的精心谋划下,中共山东省委机关及各地党组织均遭到重大破坏。一时间,白色恐怖笼罩了整个山东。

    面对这一危急局势,中共山东省委采取了应急措施,把“二王”所认识的中共山东地方党组织的重要干部调往上海工作。远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对这一情况非常重视,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策,迅速作出了解决叛徒是当前山东工作中心任务的指示,并决定由中央特科第三科(内部称“红队”,俗称“打狗队”)担此任务。经过一番考虑,中央特科领导最终决定派张英前去山东锄奸。

    张英,1902年出生,原名马宗显,又名马国宪,山东潍县人,自幼习武,曾在苏联基辅红军军官学校骑兵班学习,并在维斯特拉高级军官学校深造。1928年底回国后,他主要负责周恩来的保卫工作,是出了名的“神枪手”。张英不仅政治素质好,反应机灵,办事果断,他又是山东人,会说山东方言,不易被敌人发现破绽,因此,派他去最合适。张英接到任务后,当即表示:“坚决完成党交给的任务!”

赴汤蹈火铲除奸人

    张英于1929年3月与助手王昭功一行从上海乘船到达青岛,并与中共山东省委及青岛市委负责人取得了联系。经中共党组织研究决定,先派王昭功赴济南打探王复元的踪迹。不料,王昭功到济南后很快被捕。无奈之下,党组织只好派张英再次赴济。

    当时的济南,盘查很严,单身汉不能租房。所以,青岛市委为了掩护张英,特派出山东省委工人运动部部长傅书堂的妹妹傅桂兰与其假扮夫妻共同赴济,结果两人刚到济南也双双被捕。原来,叛徒王复元在破坏中共山东省委机关秘书处时,截获了张英写给省委的密信,才掌握了张英的行踪。

    敌人对张英多次动刑,被捕当天就压了3次杠子,打了400皮鞭,但张英始终坚贞不屈。毫无所获的敌人,又转而向傅桂兰下毒手,她也始终保守着我党的秘密,身患重病的傅桂兰不久便离开了人世。为了继续完成党交给的任务,张英强忍剧痛,夜间趁守警困乏之机,靠藏在鞋底的一根铁丝,挣脱镣铐,翻越围墙,返回青岛。

    张英脱险后,中共青岛市委先是安排他养伤,之后由山东省委交通员王科仁协助其锄奸。在此期间,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徐子兴向青岛市委提供了王复元的照片和相关情报。张英和王科仁将王复元的相貌特征深深记在心里。

1929年8月17日,《申报》刊登了《自首共党被人暗杀》的消息。山东省档案馆藏

    不久,徐子兴又传回情报:“8月16日下午,王复元要到位于青岛中山路110号的新盛泰鞋店取鞋。”中共青岛市委立即作了严密部署,指示张英和王科仁提前进入现场。由于王科仁长得相对瘦小,相貌平平,近距离接触王复元不易引起敌人警惕,所以王科仁成为“进入现场”的最佳人选。张英身形健硕,又是“神枪手”,被安排在附近做好“兜底”工作。

    8月16日下午6时,一辆挂着布帘的黄包车停在新盛泰鞋店门前。坐在车里的王复元仔细观察了四周,确定无异常情况后,迅速下车溜进鞋店,早已埋伏好的张英忙示意王科仁紧跟进店,自己在店门前做掩护。

    王复元见有人跟随进店,甚为警觉,但一看王科仁一副无精打采公子哥儿的样子,以为他进店只是看鞋样,一点没注意自己,就放松了警惕。当王复元拿起捆好的皮鞋盒子转身向门口走去时,王科仁立即拔枪射击,“砰”的一声,子弹打中王复元的后背,这个叛徒身体摇晃了一下,喘了口粗气,“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为防止王复元装死,王科仁又上前一步,连射两枪。霎时,中山路上乱作一团,附近的武装警察闻声赶到,张英怒目横眉,右手紧握手枪,大喝一声:“不许动!谁再向前一步就打死谁!”武装警察们一时呆若木鸡,还没弄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英和王科仁早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中。

    在青岛繁华闹市的中心,军阀韩复榘的“捕共队长”、两手沾满我党同志鲜血的大叛徒王复元突然被击毙的消息很快传遍全国,人心大快!张英、王科仁等为党组织除去了一大祸患,使处于困难中的中共山东党组织获得了整顿和发展的机会,受到党中央的褒奖。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5月17日 总第3374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