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70年前,武汉兵不血刃迎解放

作者:许志刚 特邀撰稿人 吴 华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9-05-15 星期三

    1949年1月淮海战役胜利后,国共双方军事力量对比发生重大逆转,全国解放的进程加快。5月1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以下简称“四野”)发动了“汉浔间渡江战役”,从团风、蕲春一带渡过长江,形成了对武汉的战略合围。15日,国民党第19兵团司令、国民党河南省政府主席张轸率3个师2.5万余人在武昌金口一带宣布起义;下午3时许,坐镇武汉的华中“剿匪”总司令白崇禧乘坐“追月号”专机仓皇南逃;晚7时许,国民党守备司令鲁道源发表书面谈话称放弃武汉;午夜时分,最后驻扎在武汉的国民党第58军全部撤离。16日,汉口解放;17日,汉阳、武昌也相继解放。

    武汉解放,虽然没有经历战火,但也并非通电起义。然而,三镇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保护城市,迎接子弟兵进城,平稳度过了短暂的“真空期”。在这个新旧社会大变革、大交替的过程中,武汉之所以保持了稳定的社会局面,主要得益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强大攻势和中国共产党对湖北民主人士展开的卓有成效的统战工作。

粉碎“划江”阴谋 争取各方力量

    1948年底,国民党军队在淮海战场节节败退,国民党内部矛盾进一步激化。身为华中“剿匪”总司令的白崇禧,在获悉蒋介石有意“主动隐退,以促成国共‘和谈’,阻止解放军过江”之后,一面于12月24日、30日连电蒋介石,要求其“迅作对内对外和谈部署,争取时间”,拥护桂系首领李宗仁上台,为自己增加政治筹码;一面利用湖北等地的实力派和民主人士,以“民意机构”的名义发动“和平运动”,希望以局部和平及暂时喘息,来谋求与共产党“划江而治”。

    随着解放战争不断向南推进,1949年1月21日,蒋介石正式宣告“引退”,李宗仁任代理总统,白崇禧继续寄希望于李宗仁政府与共产党“划江而治”。中共中央洞观全局,在和谈中坚持原则,彻底粉碎了蒋介石及桂系军阀为维系国民党独裁统治而试图阻止人民解放军“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阴谋,同时指示中共湖北地下党组织,充分利用一切社会关系,积极争取民主人士。

    解放战争初期,中共中央南方局就已经派李声簧(李汉俊的儿子、李书城的侄子)到武汉,与李书城建立了联系,成功争取到以李书城、张难先等为代表的湖北地方元老的信任和支持。这些人在社会上极具影响力,每到紧要关头,总能不畏强暴、仗义执言、为民请命。经过长期努力,中共武汉地方党组织还广泛地团结和争取了工商界、科技界、教育界的一批爱国人士;协助民盟、民建在武汉建立组织,与各民主党派保持密切联系;团结国民党革命派人士,结成了最广泛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这些爱国人士不顾国民党当局的胁迫,坚持留在武汉,机智地与敌周旋,保护了武汉地区的工厂、学校和公共设施。

巩固隐秘战线 加强统战策反

    早在抗日战争初期,中共中央南方局就陆续派出赵忍安、李声簧、曾惇等一批骨干到武汉重新开辟党的地下工作。1948年7月,为集中力量,统一领导,做好武汉的城市工作,由曾惇、江浩然、张文澄、陈克东和刘实组成的中共武汉市委员会随之成立。此后,中共武汉地方党组织快速恢复、发展,1948年冬至1949年4月,共建立了20多个党支部,发展新党员240余名,约占武汉解放时全市党员的61%,发展党的外围组织10多个、外围人员2000余名。

1949年2月,华中“剿匪”总司令部政务委员会发布的“应变处理办法”,实为白崇禧的逃跑计划。 湖北省档案馆藏

    此外,武汉还活跃着一支重要的中共地下斗争力量:中央及武汉周围解放区各级党委城市工作部。1946年初,中共中央城市工作部和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城市工作部最早派出吴永裕、吕梁等人开辟武汉的城市工作。至1948年夏,刘邓大军在中原地区完成战略展开,建立了豫鄂、江汉、桐柏等解放区后,中共中央中原局下属的江汉区党委以及部分邻近武汉的地委、县委,先后建立了城市工作部,其中心任务是“开辟武汉及长江一带工作”。至1948年秋,以武汉为工作对象的城市工作部有11个,工作人员达2800余名,其中中共党员有50余名。

    在人民解放军兵临城下、国民党人心思变的关键时期,中共武汉市委策反工作也在陈克东的领导下果断展开。武汉解放前后,国民党国防部绥靖第六大队、海军汉口巡防处、空军汉口王家墩机场官兵经策反后毅然脱离国民党营垒,起义投诚;国民党第19兵团司令、国民党河南省政府主席张轸率部起义……武汉这样一个并非通电起义解放的中心城市,能有如此众多的国民党党政军警界首脑和核心骨干人员投向人民,这在解放战争的历史上都是鲜见的。

反击搬迁破坏 迎来解放曙光

    当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突破长江防线时,白崇禧深知大势已去,加快了撤离武汉、退守广西的部署。临撤退时,为了不让武汉这颗“华中明珠”完整地落入共产党手中,在武汉甲级党政军联席会议上,白崇禧明确提出搬迁和破坏计划:凡能搬动的,如文件档案、机器设备、金银外币、交通工具等,一律强行拆迁搬走;凡不能搬动的,如水电设施、铁路、公路、港口码头、厂房与堤防建筑等,一律就地炸毁;同时封闭报馆,逮捕进步分子等。

    中共武汉市委深知武汉这座城市的重要价值,针对白崇禧的破坏行动予以坚决反击。4月19日,武汉市委书记曾惇根据中共中央上海局的指示,在市委第二次全体委员会议上作了《为保护城市渡过青黄不接进入接管而斗争》的报告,提出反搬迁、反破坏的斗争任务。江汉城市工作部也发出《关于白崇禧阴谋破坏公共设备的申明》,揭露白崇禧在穷途末路之时的倒行逆施。中共武汉地方党组织在学校、机关、工厂、银行广泛组织应变委员会,以及护厂、护校委员会等机构,团结广大民众共同投入到保卫武汉的战斗中。

1949年5月15日上午,中共地下党员组织工人纠察队守在武汉电信局大门口阻止敌人的破坏行动。

    工人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各显神通,巧妙地与敌周旋。武汉三镇掀起了护厂护校的高潮。通过斗争,除少数军事工厂被敌人强行搬走部分机器外,电讯、交通、水电、堤防等重要设施和建筑都未让敌人的破坏计划得逞,确保了日后武汉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

    国民党守备司令鲁道源撤出武汉前,原本准备大肆破坏,武汉市民临时救济委员会获悉后派出商会领袖前去谈判制止。鲁道源要价3万银圆才答应不破坏重要公用设备和工厂,救济委员会当机立断,利用其急于逃跑的心理,采取拖延战术并与其讨价还价,结果只用了较少的钱就送走了这个“吸血鬼”。

    5月16日拂晓,走上街头的市民们惊喜地发现,满街到处可见欢迎解放军进城的标语,报童们高声叫卖着新湖北日报社的中共党员连夜赶编的《武汉解放》号外。同日,四野第40军118师由江岸头道街进入汉口市区,武汉人民倾城出动迎接亲人解放军。17日,江汉军区独立1旅进入汉阳,四野第40军153师从葛店进入武昌市区。有“九省通衢”之称的大武汉,就这样兵不血刃地迎来了解放。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5月10日 总第3371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